華夏的所有人都非常的激動和興奮。

    他們幾乎認定了是無名干的這件事,但是在激動的同時,大家也都忍不住的開始擔心了起來。

    無名也跟涅槃圣主一樣,有能力吸干天地氣源。

    從這一點來看。

    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無名也不需要炸毀天地氣源,既然氣源被炸毀了,那就代表無名肯定是遭遇到了不得不炸毀天地氣源的情況,也就是說無名很有可能在找到氣源的時候遭遇到了涅槃,有可能已經跟涅槃對上了。

    甚至,可能已經碰到了涅槃圣主!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那么,炸掉氣源的無名,現在恐怕已經身處在危險中了。

    雖然非常的擔心無名的安慰,但是因為相隔太遠的緣故,大家根本無法給予無名援助,只能暗暗的祈禱無名一定不要有事,祈禱無名在炸毀掉氣源之后,就立刻趕回國。

    可這邊。

    氣源之地中。

    “咳咳……”

    隨著爆炸的落幕,整個氣源之地的地表都被炸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圓形巨坑,氣源之口已經完全的消失了。

    氣源之地的禁制也消失了。

    在這個圓形巨坑的外圍,土地被炸得極為的松垮。

    幾塊幸存下來,非常殘破的巨大的參天古樹的樹干后方,那松垮的土地中,突然就伸出來一只手。

    這只手抓住土地,然后拼命的用力。

    松垮的土層上凸。

    一個腦袋,從土層中冒了出來。

    仔細看去,這是一張無比蒼白的臉,臉上沾染著非常多的鮮血,看上去就宛如一個將死之人一般,一眼看去就給人一種非??膳碌母芯?。

    這人,正是方丘!

    在引爆氣源的瞬間,他就被爆炸發出的恐怖的能量沖擊力,瞬間沖擊在身上,即便有滿滿一身的內氣作為防護,也被爆炸產生的沖擊力,在土地中沖出去了數百米。

    即便用全身的能量凝結而成的能量護罩,也在瞬間被擊破,巨大無比的沖擊力狠狠的沖擊在身上,直接將其轟成了重傷!

    從地下爬出來。

    “噗!”

    方丘嘴巴一張,立刻就吐出一口鮮血,仔細看去那鮮血之中似乎還摻雜著一些東西,看上去像是臟器的碎末。

    沒有遲疑,方丘立刻盤坐下來,一動不動的開始暗暗的吸收天地之氣,蘊養臟腑。

    他完全沒有想到。

    引爆一個氣源,竟然會造成如此可怕的狀況,要不是因為事先做好了防護準備的話,這一次的爆炸恐怕就真的把他的小命給收了。

    “圣主死了嗎?”

    方丘沒有妄動,而是一邊暗中恢復,一邊暗自猜想。

    他是在爆炸的最尾部,也就是最外圍的地區,爆炸之力都差點把他給炸死,那么身處爆炸正中央的涅槃圣主呢,他會如何?

    在方丘看來。

    爆炸中心的爆炸力,肯定比外圍更加的可怕,就算涅槃圣主的實力再強,處在爆炸中心,也很有可能被直接炸死。

    就在這時。

    撐著重傷,方丘強行把神識釋放出去,探查四周的情況。

    神識剛一動。

    方丘就立刻發現,在那前方這個巨大圓坑的中心有動靜!

    因為在五百米范圍內的緣故。

    方丘生怕被發現,不敢再吸收天地之氣恢復,立刻斷掉吸收天地之氣的線,然后閉目,聚精會神的用神識來感應。

    一進入狀態。

    圓坑底下的情況,就立刻清晰的浮現在了方丘眼前。

    只見。

    一道身影,半跪在距離圓坑地面約莫有一米的空中,整個人都懸浮著,渾身上下無比的狼狽,身上那一套古式長袍,也已經破爛不堪了。

    “嘶,嘶……”

    深吸幾口氣,圣主一臉陰冷的瞇著眼,擦去嘴角的流淌出來看的鮮血,那一雙眼眸就好像毒蛇一般,緩緩的轉動著,掃完四周。

    與此同時。

    一股精神力,快速的波蕩出去,開始探查四周。

    可結果。

    卻什么都沒有探查到。

    這邊。

    在察覺到涅槃圣主竟然也能使用精神力來探查的時候,方丘立刻用自身的精神力把自己包裹起來,完全屏蔽掉了涅槃圣主的探查。

    隨著圣主的精神力從身上波動而過,方丘發現涅槃圣主的精神力也非常的強大,已經達到了一花巔峰境的緣故,與自己相比,明顯要弱上一些。

    察覺到這種情況。

    方丘心中稍微一松,沒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個方面,比圣主更強。

    不過。

    仔細想想也是。

    如果涅槃圣主的精神力也修煉得無比強大,也能跟隨上他自身境界的話,恐怕他早就達成三花聚頂了吧?

    經過這么多年的修煉,精神力也只打到了一花巔峰的程度,也就是說,涅槃圣主雖然在自身實力和境界的修煉上是絕對的天才,但是在精神力的修煉上,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武者,絕對稱不上天才。

    看來,自己回去以后,有必要把精神力的修煉告訴老爺子等人了,讓他們也開始修煉,在未來對對涅槃圣主,就有更大的把握了。

    不過。

    在此之前,必須要活著回去才行!

    在神識的籠罩下,涅槃圣主根本沒有探查到方丘這個人的存在。

    “哼!”

    休息了一會兒,同樣受了不輕的內傷的圣主,才支撐著身體重新站起來,緩緩的升騰起來。

    掃了四周一圈。

    發現,所有護衛在四周的手下,全都在這次的爆炸中死絕了,唯一還有一點生氣的,就是一直守在氣源之地入口處,身穿白色禮服的大尊者。

    看上去,大尊者應該還有半條命。

    腳步一邁。

    圣主撐著內傷,瞬間來到大尊者身邊,把大尊者扶著盤坐了起來,然后往大尊者體內渡入一些內氣,進行治療。

    在大尊者的治療下,被炸掉半條命,已經快要陷入昏迷的大尊者,才好不容易的清醒過來。

    “圣,圣主,屬下……”

    大尊者清醒過來的第一時間,立刻就要向圣主下跪。

    “先養傷?!?

    圣主壓住大尊者的肩膀,說道:“這件事,稍后我再跟你算賬?!?

    大尊者不敢遲疑,立刻閉目養傷。

    這時。

    圣主卻落下腳步,站在地上。

    “現身吧,我找到你了!”

    腳步剛剛落定,圣主就一臉漠然的張口喊了一句。

    聽到這話。

    方丘知道圣主肯定是在詐。

    因為有巨大的樹木殘軀遮擋的緣故,圣主根本就看不到方丘所在的位置,再加上有神識屏蔽,方丘可以肯定圣主絕對不可能發現他。

    所以。

    當圣主的話聲喊出來之后,方丘一動不動的繼續裝死。

    同時,身體也在自發的,讓人無法感應和察覺到的,自然吸收天地之氣,雖然速度不快,但是因為吸收過氣源精華的緣故,這種吸收的速度跟平日里自然吸收的速度相比,明顯要快上很多。

    因為這種情況的存在,方丘倒也不急著吸收天地之氣來恢復。

    對他而言,裝死是最好的辦法。

    “怎么,還不愿現身嗎?”

    “那就死吧!”

    圣主的話聲,驟然陰冷。

    然而。

    話聲落下半天,卻沒有半點動靜。

    少許。

    “呼……”

    一個喘息聲傳來。

    大尊者的傷勢稍微的穩定住了一些。

    “如何?”

    圣主頭也不回的問道。

    “傷勢穩住了?!?

    大尊者立刻張口應聲,然后立刻告罪,說道:“是屬下無能,既然沒有察覺到此地早就被埃國能力者,布置下了引爆氣源的方法!”

    “是埃國的能力者嗎?”

    圣主瞇眼掃望四周。

    “圣主神功蓋世,天下無雙,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逃過圣主的法眼,圣主沒有找到動手之人,就代表要么引爆的人已經被炸死了,要么就是提前設置好的引爆之法?!?

    大尊者張口說道:“這一路以來,埃國能力者都以自爆而戰,會想到引爆氣源這種手段,也就不奇怪了?!?

    圣主輕輕點頭。

    大尊者所說,跟他的猜測有重合的地方。

    因為之前探查到了異樣的緣故,圣主認為肯定是有人主動引爆的,但是因為自己沒有探查到的緣故,心里也認定引爆氣源的人,應該已經被炸死了。

    畢竟,連他都在這場爆炸中受了不輕的內傷,就算是華夏那幾個老對手來,恐怕也要被炸個半死!

    “雖然氣源被毀,但是氣源精華在三天之內,還會存留在這篇空間內,請圣主吸收!”

    大尊者站起身來,說了一句之后,立刻轉身準備退出氣源精華的覆蓋區。

    “留下來吧?!?

    圣主張口,說道:“能吸收多少,全憑你的造化?!?

    “謝圣主?!?

    大尊者欣喜若狂,趕緊盤坐下來嘗試吸收氣源精華。

    因為之前沒有吸收過,所以吸收起來非常的有難度,必須先煉化一點點,吸收到體內完全轉化成自身的能量,才能繼續吸收。

    也正是因此。

    圣主才會那么說。

    那邊。

    確定四下無人,圣主也開始盤坐起來吸收。

    “哼,想要把氣源精華全吸收掉?”

    方丘心中冷哼一聲,當即立刻催動體內僅剩的氣源精華,把自身完全的籠罩起來,然后把籠罩住自身的神識撤掉,在氣源精華的覆蓋下,同樣可以躲過涅槃圣主的探查,然后利用氣源精華的氣息,開始瘋狂的吸收這一片天地間的氣源精華。

    在這種情況下,圣主根本感應不到任何異動,因為氣源精華的流動是很正常的,更何況這一片區根本沒有任何其他的能量氣息存在。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