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新鮮空氣鉆入肺部,錢倉一坐在簡陋的長椅上,他的右手搭在靠背上,右腳搭在左腳之上,雙眼看著遠處逐漸沉沒地平線的夕陽。

    這一天,所有的地獄電影演員都做好了面對人蛇白練的心理準備,然而,人蛇白練并沒有來找他們的跡象,甚至沒有再邀請他們進入鬼鎮當中,仿佛已經消失不見,如果不是大量的劇組人員依然沒能回到人造鬼鎮旁的休息處,甚至可以將之前的事情當成是一場夢。

    當最后一抹晚霞消失之時,黑夜完全降臨人造鬼鎮。

    錢倉一掏出手機,由地獄電影演員的聊天群后方的數字已經達到99+的數量,各自都發表了對人蛇白練沒有出現這件事的看法,然而,卻沒有一個統一的結果。

    唯一能夠確定的事情是這件事還沒完,因為地獄電影并沒有提供他們返回現實世界的方法。

    鷹眼、千江月以及彭天,這三人依舊留在垣臨鎮當中,他們預計明天趕回來,彭天的傷勢依舊需要好好休息,而人造鬼鎮這邊又非常平靜,所以他們選擇再滯留一天,畢竟彭天的傷勢是由人蛇白練造成,人蛇白練不可能不考慮彭天受傷的情況。

    入夜,安靜的人造鬼鎮當中,出現了一絲完全不一樣的嘶鳴,這是絕望到極致的慘叫聲,然而,卻不像人類的聲音。

    錢倉一猛地睜開雙眼,他連忙起床,拿著外套便走了出去。

    因為考慮到情況隨時都有可能發生變化,所以睡覺的時候他只脫下外套。

    他將門打開,站在門口,伸頭看向人造鬼鎮的方向,黑夜當中,似乎一條巨大的蛇類在其中翻騰,表情極其痛苦。

    兩旁的房門也被打開,聽到這聲音的不光是錢倉一,還有其余的地獄電影演員,甚至還包括未被抓入鬼鎮的劇組工作人員以及人造鬼鎮的建設人員。

    所有的人都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人造鬼鎮當中。

    手電筒的燈光向人造鬼鎮照去,墻壁后方,白色的鱗片在燈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下一秒,鱗片忽然消失不見,仿佛未曾出現過一般。

    負責守夜的工人叫了幾個人陪同自己一起去查看。

    昨晚人造鬼鎮也有守夜的人員,不過被錢倉一等人支開,因為演員在這個電影世界擁有不低的地位以及不菲的金錢,所以做這件事甚至連麻煩都算不上。

    錢倉一整了整外套的衣領,也跟著走了過去。

    精心設計過的斑駁的墻面,堆放在一旁的灰色磚塊、鋼筋、混泥土,以及各式各樣用來營造鬼鎮氣氛的建造器材。

    前往探查的工作人員將所有的位置都看了一個遍,卻并沒有找到嘶鳴聲音的來源。

    一切都好像一場夢,一場共同的夢。

    錢倉一將手機拿出,里面已經在討論這件事情,他點開之后迅速瀏覽一遍,發現有一件事非常讓人意外,那就是人蛇的鱗片竟然化為了白色的粉末。

    無論是身處人造鬼鎮的梧桐,還是待在垣臨鎮的千江月,兩人身上的人蛇鱗片全部都不約而同地化為了粉末。

    【陳光:會不會我們做完昨晚的事情之后,徐宿趁亂將人蛇白練給殺了?】寓言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宗鎮:怎么可能?哪有這么簡單?】小鉆風進行反駁。

    【陳光:簡單嗎?如果將你和進入鬼鎮的演員換了一換,你恐怕也會死在鬼鎮里面(笑臉)?!吭⒀鑰爍鐾嫘?。

    【彭高:人蛇的鱗片能夠將怨氣攻擊無效化,徐宿也是鬼魂,人蛇白練對徐宿來說應該是碾壓的狀況,再加上鬼鎮本體在人蛇白練的手里,我想不到人蛇白練會輸的可能?!殼Ы亂卜⒊雋俗約旱姆治?。

    因為昨夜利用人蛇鱗片消除明星鬼魂的計劃成功,所以他們現在涉及鬼鎮以及人蛇白練的事情都敞開了說,唯一依舊注意的地方是他們依然使用扮演的角色的名字相互稱呼。

    【宗鎮:我也是這樣想的(點贊)?!啃∽攴繅彩敲揮鋅推?。

    寓言沒有再接話,甚至連表情都沒有發。

    【錢若思:那我們剛才看見的景象,究竟是怎么回事?】梧桐提出疑問。

    【陶真如:會不會是人蛇白練想欺騙我們?他選擇假死,躲在暗處,讓徐宿自己露出真身,接著他再出現,將我們一網打盡?!科び跋芳尤胩致?。

    【萬瑤:大概吧……能騙到人嗎?別說是徐宿,連我們估計都騙不到?!拷癲恢С制び跋返牟虜?,不過她也沒有給出新的猜想。

    討論依舊在繼續,錢倉一沒有發言,也沒有回應。

    垣臨鎮的醫院中,彭天躺在病床之上,他的身體恢復得比他預想得要快得多,現在已經能夠正常行走,不過跑步還是稍微有些吃力,考慮到恢復速度會越來越快,明天他將會恢復正常,不會再影響行動。

    他住院的時候,并沒有遇到預想中的粉絲堵住門口的情景,醫院的工作人員對個人信息的?;せ顧悴淮?,他猜測可能的原因是大部分人對于追星并不感興趣。

    昨晚死在醫院的護士引來了警察的盤查,但是調查監控之后,發現并沒有任何人殺死護士,所有的行為都是她自己所為,包括暈倒以及暈倒之后躲在辦公室。因為辦公室內沒有攝像頭,所以無法判斷她身上的肉都是誰吃的。

    變態殺手的傳說在醫院中傳播,更多的人認為這名護士遇到了厲鬼。

    彭天心中對這名護士的死懷有歉意,如果不是他,這名護士也不會死在怨鬼手中。

    考慮到人蛇白練的實力,千江月和鷹眼并沒有日夜守護彭高,僅僅只是維持在一個能夠迅速趕到的距離。

    現在彭天依然沒有表明身份,一切似乎都停留在即將變糟的時刻。

    彭天晚上起床上廁所,他迷迷糊糊將門打開,接著將門關上,再閉著眼睛釋放。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廁所內響起,是徐宿的聲音,也是彭天期望聽到的聲音。

    “彭天,你不要回答我,也不要問我問題,聽我說就行?!?

    “現在鬼鎮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動,不過我們的計劃依然不變,我們第一步計劃已經成功一大半,可以開始進行第二步計劃?!?

    “我需要你想辦法準備好公布鬼鎮真實存在的消息,你需要開始在網上預熱,散播關于鬼鎮的無證據消息,讓這一消息逐漸出現在人們的視野當中,隨后,你需要聯系參演《僥幸》的演員,說服他們出面作證?!?

    徐宿的聲音結束,沒有再說。

    彭天此時已經清醒,剛才徐宿說的話他聽得迷迷糊糊,不過卻記住了關鍵的要點,他心中有些疑惑,不過這一切都被喜悅給沖淡。

    他輕喊兩聲,“還在嗎?”

    廁所內沒有任何回復,一切都如同幻夢。

    彭天回到病床之上,他仔細思考剛才徐宿說的話,頓時這件事比想象中麻煩許多,利用水軍造勢基本上沒有難度,無非是錢的問題,而賀健有許多錢,這些錢彭天能夠使用。至于第二點,說服《僥幸》的演員,這一點難度相當高,甚至不一定能夠成功。

    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打了鷹眼的手機號碼。

    半夜,鷹眼和千江月緊急趕到醫院當中。

    “廁所里面?”千江月開始檢查起廁所,不過無論他檢查得如何細致,都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

    “他讓你準備公布鬼鎮真實存在的消息?”鷹眼嘴唇緊抿。

    “沒錯,而且很突兀,不過他說鬼鎮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想他可能是擔心自己被人蛇白練發現,所以才選擇馬上回去?!迸硤斕妥磐?,微微嘆氣。

    “徐宿能夠自由出入鬼鎮么?”千江月問道。

    “不能吧……”彭天不是非常確定。

    “我們能夠拿到‘有緣人’的信件,說明他有可能可以離開鬼鎮,當然也可能是他能夠將信件送離鬼鎮,或者利用怨力遠程書寫信件?!庇パ塾沂植逶誑詿敝?,他看著醫院的窗外,內心非常疑惑。

    “先發給他們看看?!鼻Ы履貿鍪只?,將彭天的發現整理之后發了出去。

    他沒有再使用固鉑爾語,畢竟每次使用都會降低少量評分,現在已經將監視他們的怨鬼除去,自然沒必要再特意使用固鉑爾語。

    “徐宿的目的是什么?”鷹眼問道。

    “我不太清楚,雖然我被他放在魚簍子里面放了很久,不過他基本上都不和我說話,總是不停地換地方躲藏。我認為即使是人蛇白練也沒有徐宿對鬼鎮了解?!迸硤熳讜諏瞬〈采?。

    “根據程星淵他們的說法,我記得怨鬼與惡鬼有差別,鬼鎮大部分都是怨鬼,人蛇白練近期才開始將惡鬼也招納到鬼鎮當中?!鼻Ы掠沂置嗣擄?,他看著地面,干凈的瓷磚上倒映出他的容貌,“我想徐宿的目的是為了制造出怨鬼與惡鬼之間的矛盾?!?

    “如果他能夠出來,為什么需要通過你?!庇パ凵舷麓蛄苛艘謊叟硤?。

    “不難理解,就像去酒店吃飯一樣,對于富豪來說,每天都去酒店自然沒問題,他們能夠承受起這種消費,但是對于普通人來說,偶爾去一次沒問題,但是沒辦法天天去,普通人沒辦法承擔起這種消費?!鼻Ы亂槐呋馗慈嗽旃碚虼Ψ⒊齙奈侍庖槐哂胗パ厶致?。

    他抬頭看了一眼,見兩人在等待他繼續說下去之后,他接著剛才的話繼續說道:“徐宿就是普通人,他出來一次可能不會被人蛇白練發現,但是如果他頻繁出來,被發現的概率將變得非常大,因此他想出一個辦法,那就是將《僥幸2》的演員替換成自己的人?!?

    “按照他的想法,當《僥幸2》開拍的時候,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你,之后你再將他的想法傳給我們,因為你的進出都是由人蛇白練控制,因此人蛇白練很難借此發現徐宿干擾的蹤影,不過畢竟是人蛇白練,狡猾與謹慎都相當可怕,他觀察到你的不對勁之后,迅速聯想到了徐宿?!?

    “徐宿策劃許久的計劃因此而暴露,不過并不算失敗,至少他已經讓人蛇白練精心培養的明星鬼魂踏入黃泉,人蛇白練想要維持原本的掌控力需要更多的時間,而即使人蛇白練能夠慢慢培養,只要他還沒有解決掉徐宿,一切又都會回歸原樣,這樣就變成了死循環?!?

    千江月剛說到這里的時候,彭天開口打斷了千江月的話。

    彭天從床上站起,他右手握拳捶在左手掌心,興奮地說道:“你剛才說了‘循環’?”

    “嗯?”千江月抬頭看著彭天,“沒錯,我是說了,沒有問題?!彼匭孿肓艘幌倫約核檔幕?,沒有找到前后矛盾的地方。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們還記得我之前告訴你們消息的時候只寫了幾個詞嗎?當你說到循環之后,我馬上想到當時徐宿和我說話的時候我不理解的內容,他一直告訴我人蛇一定會失敗的原因是因為正在與天道對抗,而天道的力量是循環的力量?!迸硤旖饈偷?。

    “循環的力量?”千江月眉頭緊皺。

    “程星淵他們曾經和我們說過人蛇白練堅持宿命論的事情?!庇パ矍椴蛔越飭降懔燈鵠?。

    “哦,有點意思?!鼻Ы旅濟裊艘幌?,“這下變成了理念的對抗?!?

    “也有可能是他們理念不合,所以才會反目成仇?!庇パ勱贍艿那榭齜賜乒?。

    “人蛇白練相信宿命論嗎?”彭天眨了眨眼。

    “沒錯,他認為萬事萬物都有自己的宿命,只要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預定的宿命畢竟會達到。當然,程星淵他們沒敢反駁,畢竟他們好不容易才從鬼鎮逃出,哪敢反駁?!鼻Ы碌閫?。

    “有什么問題嗎?”鷹眼注意到了彭天的不對勁。

    “我只是很好奇,因為我也曾信過一段時間,不過不久,我后面發現沒有意義之后便不再浪費時間思考這些問題。我感到奇怪的事情是人蛇白練的宿命論與徐宿的天道論,應該是同樣的東西,為什么兩人會發生沖突?即使有不同的地方,也必定會有相交的地方,就像有重疊部分的兩個圓圈?!迸硤熳笫趾陀沂值氖持竿痹誑罩謝艘桓鋈?。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