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嘍,大家好,又和各位見面了。

    最近,阿油找到了一本關于幻想的寫作指導書,個人感覺收獲頗豐。

    為什么這樣說呢?主要是里面說的一點非常契合本書目前的情況。

    任何一本都分為三個部分:開篇——黑暗陰沉的中間部分——高潮(結尾)。

    目前,本書正處于黑暗陰沉的中間部分,具體有多黑?大概黑洞那么黑,看不見光的那種,當然,指導書中的黑暗單純指的寫作方面,但是我這里的黑暗,還雜糅了其他原因。

    簡單來說可以歸結為內因、外因和現實原因三種。

    內因,指的寫作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下面我會聊到,并且也只會聊這方面的內容。

    外因,書籍類型本身面臨的外界壓力,這個不多說,靈異已死,懸疑當立!

    現實原因,我只能說……生活就是他媽的這么操蛋。

    那么,下面說說內因,也就是與大家關系最密切的內容。

    如果將整本書比喻成一座城堡,那么,開篇就是從第一塊磚開始搭建城堡,不用考慮前面的鋪墊,作者充滿熱情。

    結尾(高潮)就是將最后一塊磚蓋上,作者,看得到盡頭,心情激動。

    中間部分處于兩者之間,是建造城堡的過程中最艱難、復雜,也是需要時間最長的部分,然而,建造城堡可以沒有驚喜和刺激,但是寫作不行。

    因此,換一個更恰當的比喻,例如,游樂項目。

    如果比喻成一個沼澤游覽項目,那么作者是帶路的導游,讀者是坐在滑板上的旅客。

    讀者的目的很明確,想要在穿過沼澤的同時順便有一趟愉快的旅程,而作者要做的事情就是帶著讀者穿過沼澤,同時讓讀者始終愿意坐在滑板上。

    如果讀者對目標感覺無趣(口味),會選擇離開;如果讀者一腳踩在坑里(毒點),也會離開;如果讀者發現自己一直停在原地不動(水),或者在來回轉圈,同樣會選擇離開。

    有經驗的作者,通常能夠處理好這些。

    當讀者感覺無趣的時候,他們會繞一點遠路,帶讀者去看沼澤里的精靈、七色花,冒著綠光的骷髏,讓讀者重新提起興趣,暫時忘記旅途的枯燥,愿意繼續坐在滑板上。并且,在這過程中,作者會始終帶著讀者朝目標前進,只會偶爾提醒目標在哪,大概還有多遠,同時避開路上的大坑。

    最后,當讀者站在終點,回憶整趟旅程時,不僅有穿過沼澤的成就感,還有途中的各種曲折趣事。

    真是一次心滿意足的旅程!讀者會這樣想。

    而缺乏經驗的作者,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

    他們因為看見讀者喜歡精靈,就帶著讀者找遍沼澤的精靈,結果丟失最重要的目標,而實際上,讀者對精靈的興趣并不大,之后,讀者選擇離開;又或者因為擔心讀者中途會對目標不感興趣,于是一路向目標狂奔,讀者感覺自己像在坐過山車一樣,從頭到尾都在擔心自己會不會掉在沼澤里面,根本沒有心情欣賞沿途的風景;也有的作者忘記目標在哪,盲目亂轉……

    阿油,屬于缺乏經驗的作者。

    目前這趟旅程正在以極緩慢的速度前進,緩慢到連我都忘記了一些事。

    我筆下的英雄(主角)究竟想去哪里?想做什么事情?他的目標是什么?他在為自己的目標而努力嗎?

    用指導書中的話來說就是:

    一個迷路的作家不再控制沖突結構,允許沖突變成圓形或完全崩潰,允許角色之間只是在漫無目的地交談。因為他們在一段路一段路地旅行,總是在進行一個不重要的任務。他們拖延、放慢故事情節,把事件拖得太遠,導致完全迷失在黑暗的沼澤中。

    當然,說了這么多,可能會有讀者想問,“你究竟想說什么?”

    簡單來說就是,我“卡文”了,因為無限流分卷之間聯系薄弱的緣故,如同一個一個明確的終點站,所以直到現在還能維持讀者的興趣,然而,也是因為無限流的緣故,讓我無法順利到達終點。

    造成目前困境的原因有很多,我就不一一細說。

    與其糾結于問題的成因(實際上的確需要糾結,不過是作者糾結,而不是讀者),倒不如思考如何解決眼下的困境。

    說清楚問題的情況之后,解決的辦法已經呼之欲出。

    既然已經在沼澤里迷失太久,那么,剩下的時間自然是盡快趕往終點。

    在的世界里,字數代表重要性,因此這樣做就有許多問題,例如頭重腳輕,挖坑不填,等等等等,但是,毫無疑問,這是目前最好,也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如果不這樣,要不了多久,結果只有一個,連人帶車一起翻在沼澤里,永遠無法到達終點。

    我不想這樣。

    應該有一個戲劇性的結局。

    更何況,我寫的是商業幻想,因此,主角在經歷了這么多磨難之后應該成功,應該達成自己的目標,應該實現他的夢想,不然結果與“翻車”無異。

    這事既然單獨發個單章出來,也就是定下了,就是說,反對無效(哈哈)。

    接下來說說上兩卷的事情,一卷是工廠,寫的時候一直在想會不會被和諧,現在看來并沒有,當然,究竟是內容的確不違規,還是成績太差無人關注(笑),我也不知道。

    雖然開頭略微有點懸疑靈異的感覺,但是后面基本變成了戰斗,所以上一卷,也就是《健忘》這卷,特地注意了這一點。

    關于《健忘》這一卷的結尾,也許還有讀者不懂,究竟哪一個才是真相。

    我想說,懸疑總是會留下一點懸念不揭開,而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可能會有讀者認為卡文是靈感的問題,其實我想說,任何作者都不會缺靈感,他們缺的是讀者感興趣的故事,以及讓讀者興奮的展示方式。

    其實點子有很多,我寫作軟件里面就收集了一堆,隨便舉兩個例子。

    自助餐廳,鬼魂藏在食物中,演員之外的顧客當成炮灰,死的人越多,鬼就越厲害。讀者一開始肯定是想一一排查,完全可以順著這個思路,再進一步,將鬼設置成幾種食物混合才會出現,而破解的方法就是另外幾種食物,當然,其中肯定還要設置一些誤導線索,加一些上廁所鬧鬼的情節。

    又或者設置一個末日場景,人類必須待在高樓中,低層會有鬼出沒,人類只能通過飛行裝置和兩棟高樓之間的橋梁連接,期間發生了一些事情,演員需要下樓救人或者處理一些事情,接著不斷向下探索。當然,這個范圍太廣了,展開來寫字太多,不展開寫又沒寫清楚,基本不會采用。

    點子是有的,但是寫的時候總感覺束手束腳,施展不開,只能讓主角一點一點推進,究其原因,還是題材本身和類型的限制太多,無法營造出懸疑和恐怖(劃掉)感。

    而且主要既要冷靜帥氣愛思考,又要感受到恐怖,且被嚇得不行,真的做不到??!

    再加上是網文,需要時刻維持主角視角,而主角又是不死的存在……

    當然,說我筆力不行,也沒錯,我承認我沒法駕馭,也許有人能夠駕馭,不過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寫這種題材,不對,即使想寫也不能寫了(嘿嘿嘿)。

    總之,說了這么多,繞了幾圈,其實就是想說一件事,本書該奔結局了,關系不大的電影,能跳就跳,20卷什么的,只是預計,大家應該知道什么是“不可抗力的因素”。

    然后就是,請大家期待錢倉一的精彩表現。

    “誰不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