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時小販的反應那再明顯不過了,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但是小販一看李七夜,道行近無,那只不過是凡人一個而己,他頓時膽氣大壯,陰陰一笑,冷冷地說道:“嘿,無知凡人,竟然敢口出狂言,大言不慚,玷污我三萬年的金字招牌,今天如果你們給個說法,就休想走?!?

    小販這耍潑的態度頓時讓石叟臉色一變,他并不想惹是生非,更何況這里是齊臨城,在齊臨帝家的腳下,如果惹出什么事來甚至會給他們鐵樹門招來滅門之災。

    石叟站出來正欲道歉,但卻被李七夜只手一橫攔住了,李七夜眼皮都沒有撩一下,平淡地說道:“你動手試試,你動一根手指頭,我今天就把你頭顱摘下來頭球踢!”

    李七夜這平淡的話頓時讓小販僵住了,雖然眼前這個平凡的男子是平淡無奇,是一個道行近無的凡人,但當他說出這樣的話之時,他感覺全身徹寒,自己連動一下的勇氣都沒有,直接慫在了那里。

    李七夜看都不多看他一眼,轉身就離開了,沈曉珊急忙跟了上去,在李七夜身邊低聲地說道:“謝謝?!庇鍰溆兇攀瘓〉奈氯?。

    “小伎倆而己?!崩釔咭顧嬉獾匭σ幌?,繼續前行。

    賀塵都不由好奇地看了看直接慫在那里站著一動都不動敢的小販,他都不明白為什么剛才還那么兇的小販現在直接慫在那里了。

    石叟一句話都沒有說,默默地看了看小販,然后又默默地看著李七夜,他不由側首沉思起來。

    李七夜帶著沈曉珊他們亂逛了一番,最后他們來到了一個不起眼的長街,在一個小店鋪前停了下來。

    這個小店鋪并不起眼,抬頭一看,店鋪上掛著一個木匾,這個木匾已經很老舊了,而且日長月久,木匾也有些松動了,木匾掛在那里已經是歪斜了。

    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店鋪,卻有著一個霸氣的名字,木匾上雕刻有“帝閣”這兩個字,而且這兩個字筆走龍蛇,磅礴大氣,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于大師之手。

    在這“帝閣”兩字的右上角不起眼的地方烙印了一個小小的印章,印章上刻有一只烏鴉,如果不留心仔細去看根本就無法發現這枚印章。

    李七夜看著歪斜掛在那里的木匾,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后帶著沈曉珊他們邁步走了進去。

    沈曉珊他們跟著李七夜走了進去,才發現這個小店鋪其實也不小,差不多有一個廳大小,只是門面太小而己,讓人沒能多去留意。

    這個小店鋪雖然取了一個“帝閣”這樣霸氣沖天的名字,但是里面卻一點都與這個名字不相配。

    只見在這小店鋪之中堆滿了東西,這里堆一堆亂石,那里堆一堆枯木,另一邊又堆一堆舊家具等等……

    總之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店鋪,更像是一個垃圾堆放之地,所有的東西都隨意地被扔在地上,被隨意地堆放,根本就沒有人去打理。

    在這小店鋪之中只有一個老掌柜,這個老掌柜一雙老眼昏花,此時他正穿針引線,欲把長線穿入針眼中,好去縫他那已紀很破舊的老棉袱。

    老掌柜全神貫住地穿針眼,而李七夜也不去打擾他,只是背負著雙手,看著他穿針眼,好像是在欣賞一件藝術一樣。

    賀塵是一個年輕人,他倒是閑不住,他四周張望,對什么東西都感興趣,看看這個,敲敲那個。

    當李七夜靜靜地看著老掌柜穿針眼的時候,沈曉珊一直留在李七夜身邊,她對于李七夜選中這一家店鋪是十分好奇,這店鋪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他呢。

    雖然說此時李七夜道行近無,就是一個凡人,但在沈曉珊心里面眼前的男人是博學多才,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無所不通,讓她心生敬愛……

    至于石叟他就更寡言不語了,不過他留意李七夜的一舉一動,對于他來說李七夜給了留下了很多的疑惑,經過一番接觸,他也慢慢明白為什么他師兄會對一個凡人如此的恭敬了,單是他這份定力就難有人能比的。

    過了好久之后,老掌柜終于把線穿過針眼了,在這個時候他如釋重負,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在這個時候他回過神來才發現有客人在等待著。

    “實在不好意思,讓各位客官久等了?!崩險乒衤凍齪桶男θ?,笑呵呵地說道:“人老眼也花了,做事不利索。不知道四位官人需要什么呢?是典當寶物還是購買奇珍呢?”

    “你們這里也能典當寶物購買奇珍?”聽到老掌柜的話,沈曉珊都不由多看了幾眼這里,眼前這里的所有東西都亂丟亂放,根本就像垃圾一樣,哪里有什么寶物奇珍。

    “是的,買賣公道,金字招牌,童叟無欺?!崩險乒窈桶匭ψ潘檔?。

    “這個瓶子多少錢一個?”此時東看看西瞅瞅的賀塵終于在一張桌子下找到了一個玉瓶,這個玉瓶布滿了塵灰,當他吹開了塵灰之后,只見這個玉瓶溫潤可愛,越看越喜歡,不由動了買下來的念頭,所以就詢價。

    在賀塵的心目中看來,眼前這小店鋪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根本就是跟賣垃圾差不多,所以他手中這一只玉瓶他絕對有那個實力買下來。

    “呵,呵,呵,公子好眼力,這只玉瓶來自于金洲,它在這里放了一些年頭了,如果公子喜歡,那就五千萬顆道賢境級的混沌石吧?!崩險乒裥ψ潘檔?。

    “五,五,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聽到這樣的報價,賀塵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手都抓不穩,手中的玉瓶一下子往下掉,這把他嚇得魂都飛了起來,幸好他反應快,一下子把往下掉的玉瓶接住。

    “掌柜,你,你,你不會是糊涂了吧,這,這,這一個玉瓶值得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此時賀塵說話都結巴。

    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那是他想都不敢去想的數目,道賢境界的混沌石,不要說是他,就是他們鐵樹門都難拿得出一顆,至于五千萬顆的道賢混沌石,那是把鐵樹門賣了都值不了這么多錢!

    如此的天價,這怎么不把賀塵嚇得哆嗦,緊緊地抱著這個玉瓶呢,萬一不小心打碎了,那就慘了。

    “這,這太夸張了吧?!本褪巧螄憾季醯貌豢傷家?,這樣的一只玉瓶竟然要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這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小店金字招牌,童叟無欺?!崩險乒窈桶匭嗆塹廝檔?。

    “取金洲最罕見的淺氏溫玉而雕,乃是一塊完整的溫玉切割雕刻而成,手法大成,用的是天族奪天巧手,以血氣蘊養,至少蘊養有三萬年,而且蘊養此瓶者乃是天族三大祖血之一的血統,所以讓此瓶擁有了鎮神怯魔之效……”在沈曉珊和賀塵被這只玉瓶的價格驚呆之時,李七夜也只是看了一眼,淡淡地說道。

    “……這個玉瓶已經有些年頭了,算時間也應該是獵帝之戰前后所制,所以此瓶賣到五千萬顆道賢混沌石的確價格公道,這樣的玉瓶若是放在大賣場,或者拿去拍賣,應該能賣到七千萬顆道賢混沌石?!?

    聽著李七夜娓娓道來,沈曉珊他們聽得一驚一乍的,他們都不知道李七夜所說是不是真的,所以當李七夜說完之后,他們都不由看著老掌柜,他們都想知道李七夜有沒有說對,或者這只不過是李七夜信口開河。

    聽到李七夜娓娓道來,老掌柜不由大驚,肅容,整衣冠,走在李七夜面前,向李七夜鞠首,說道:“小老有眼不識泰山,先生博學讓人嘆為觀止,一眼能知乾坤,先生滿腹經綸實在罕見?!?

    看到老掌柜這樣的態度,賀塵都看得有點傻眼,李七夜娓娓道來,口若懸河,但他卻完全說中了,一眼便能看出這只玉瓶的乾坤,這是何等驚人的見識。

    石叟也不由為之震撼,他是一個修士,在小門小派也算是一個人物,見識也不少,但他根本看不出這只玉瓶的珍貴玄妙,然而現在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隨口就能道破,如數家珍,這樣的眼力,這樣的見識,只怕是許多修士強者都會為之汗顏吧。

    沈曉珊也是吃驚,但也有點是意料之中,在她心目中眼前的男人就是學識廣博,舉世無雙,被他一口說出來歷,也不足為奇,不覺間,她都不由以他為傲,那怕他是一個道行很淺的凡人,此時在她心目中也是一個奇男子,是一個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偉男兒。

    “小術而己?!倍雜誒險乒翊罄?,李七夜坦然受之,平淡地說道。

    “先生乃是奇人,小店貨物不多,請先生品評一二?!崩險乒衩κ茄肜釔咭構劭?。

    好不容易,賀塵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此時此刻他小心翼翼地把玉瓶放回原位,此時的他說多小心就有多小心,怕一不小心把這玉瓶打碎了,那就慘了。

    在剛才賀塵還這里看看,那里瞅瞅,敲敲這個,摸摸那個,現在想起來賀塵都嚇得一身冷汗,萬一弄壞了某一件寶物把他賣了,不,就算是把整個鐵樹門賣了,都不夠支付。(未完待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神武新区最好赚钱职业 同桌游戏怎么赚钱收益 马云教我们怎么赚钱 捕鱼来了打金币技巧 赚钱手机试玩 把老公当赚钱 大富彩票网址 猎魂觉醒活力赚钱 卖微信群赚不赚钱 北京麻将作弊器免费 捕鱼大富翁牛游戏网 泰国卖豆腐赚钱吗 用想象力赚钱免费下载 吉祥棋牌吉林麻将群 捕鱼来了一天能挣多少 单身狗喜欢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