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柚子玩得还是很开心的,趴在叶佳期的怀里睡着。

    夜里的榕城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打在窗户上。

    叶佳期睡在酒店的床上,翻来覆去,有点难以入眠。

    清明时节,人的情绪会比较重,她也不例外,经?;嵯肫鹨郧霸陂懦堑囊恍┩?。

    夜深了,她才强迫自己迷迷糊糊睡下去。

    雨水朦胧,黑夜漫长。

    ……

    清明节前一天。

    京城也下起了很大的雨,水珠子落下,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天地之间仿佛都笼罩了一层迷蒙的白雾,看不到太远的风景,只有白茫茫的雾气随风飘散。

    乔斯年站在书房宽大的落地窗前,灯光将他修长的身影拉得很长,他的手指间夹着刚点上的烟,侧脸轮廓隐没在窗口的黑暗里,轮廓线条愈发硬朗和深邃。

    他那一双深沉的眸子看向窗外的雨水,目光扫过乔宅的亭台楼阁。

    空空荡荡的宅子里没有任何人,他昨天把宅子用重金赎回来的时候,门上还落着锁。

    到处都是灰尘,佣人从昨天开始打扫,到了今天都没有打扫完。

    两年了。

    那一年的清明节,雨也下得这么大。

    乔斯年的心口颤了一下,夹住香烟的手也抖了抖。

    两年前的清明节,他想都不敢想,他乔斯年这辈子没怕过什么事,却能被这段早就过去的记忆吓得心惊胆寒。

    雨水中,叶佳期的肩胛骨被秦时恩打伤,她的额头、膝盖、身上都是血,头发凌乱,额角是磕破的伤。

    当年她在乔宅,虽然他对她也没那么好,时不时还会训她,但她咳嗽一声,他都会心疼半天,他至今都无法想象,她当时有多疼。

    乔斯年的眉头皱了起来,心口漾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钻心入骨,像一只只蚂蚁在心上爬动。

    他抬手,抽了一口烟。

    青色的烟雾笼罩在他的脸侧,他的眼中是难掩的悲痛。

    小柚子大概就是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怀上的,清明节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原本他因为还有很多棘手的事情没有处理,不想让她怀孕,一直都有做避孕措施。

    但后来她的情绪太失落,他怕她胡思乱想,思考了很久觉得,怀一个孩子也没什么。

    之后他再要她的时候,就没有做过避孕措施了,顺其自然。

    她身体不太好,不容易怀上,但他没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她竟有了。

    前几天,他给孙管家打过电话。

    他才得知,当初在他失踪很久都找不到时,她割腕自杀过。

    所以……他终于明白她手腕上那条疤痕是怎么回事,他也终于懂得他当初在James集团分公司因为她戴手链训斥她时,她心里头的绝望和无助。

    乔斯年猛地抽了两口烟,却怎么都压不住心口的疼痛。

    痛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什么都知道了,却太迟了。

    他如果没有出车祸,没有能找回记忆,他对她的过错是不是都永远无法弥补了?

    以叶佳期的性子,她绝对不会跟他说她承受过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