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柚子玩得還是很開心的,趴在葉佳期的懷里睡著。

    夜里的榕城下起了小雨,淅淅瀝瀝打在窗戶上。

    葉佳期睡在酒店的床上,翻來覆去,有點難以入眠。

    清明時節,人的情緒會比較重,她也不例外,經?;嵯肫鷚鄖霸陂懦塹囊恍┩?。

    夜深了,她才強迫自己迷迷糊糊睡下去。

    雨水朦朧,黑夜漫長。

    ……

    清明節前一天。

    京城也下起了很大的雨,水珠子落下,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響。

    天地之間仿佛都籠罩了一層迷蒙的白霧,看不到太遠的風景,只有白茫茫的霧氣隨風飄散。

    喬斯年站在書房寬大的落地窗前,燈光將他修長的身影拉得很長,他的手指間夾著剛點上的煙,側臉輪廓隱沒在窗口的黑暗里,輪廓線條愈發硬朗和深邃。

    他那一雙深沉的眸子看向窗外的雨水,目光掃過喬宅的亭臺樓閣。

    空空蕩蕩的宅子里沒有任何人,他昨天把宅子用重金贖回來的時候,門上還落著鎖。

    到處都是灰塵,傭人從昨天開始打掃,到了今天都沒有打掃完。

    兩年了。

    那一年的清明節,雨也下得這么大。

    喬斯年的心口顫了一下,夾住香煙的手也抖了抖。

    兩年前的清明節,他想都不敢想,他喬斯年這輩子沒怕過什么事,卻能被這段早就過去的記憶嚇得心驚膽寒。

    雨水中,葉佳期的肩胛骨被秦時恩打傷,她的額頭、膝蓋、身上都是血,頭發凌亂,額角是磕破的傷。

    當年她在喬宅,雖然他對她也沒那么好,時不時還會訓她,但她咳嗽一聲,他都會心疼半天,他至今都無法想象,她當時有多疼。

    喬斯年的眉頭皺了起來,心口漾著一種難以言說的感覺,鉆心入骨,像一只只螞蟻在心上爬動。

    他抬手,抽了一口煙。

    青色的煙霧籠罩在他的臉側,他的眼中是難掩的悲痛。

    小柚子大概就是兩年前的這個時候懷上的,清明節前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原本他因為還有很多棘手的事情沒有處理,不想讓她懷孕,一直都有做避孕措施。

    但后來她的情緒太失落,他怕她胡思亂想,思考了很久覺得,懷一個孩子也沒什么。

    之后他再要她的時候,就沒有做過避孕措施了,順其自然。

    她身體不太好,不容易懷上,但他沒想到,在那樣的情況下,她竟有了。

    前幾天,他給孫管家打過電話。

    他才得知,當初在他失蹤很久都找不到時,她割腕自殺過。

    所以……他終于明白她手腕上那條疤痕是怎么回事,他也終于懂得他當初在James集團分公司因為她戴手鏈訓斥她時,她心里頭的絕望和無助。

    喬斯年猛地抽了兩口煙,卻怎么都壓不住心口的疼痛。

    痛得他喘不過氣來。

    他什么都知道了,卻太遲了。

    他如果沒有出車禍,沒有能找回記憶,他對她的過錯是不是都永遠無法彌補了?

    以葉佳期的性子,她絕對不會跟他說她承受過什么。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