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派你們來的?”

    三個混混聽到張子陵的問話,不由冷笑出來,那個持槍綠毛混混更是抬起手槍瞄準張子陵。

    “華夏人,我們可不管你會不會功夫,你老實一點!”

    “我可不認為,你能躲得了子彈!”

    另一個混混盯著張子陵也說道:“你乖乖跟我們走,放心,我們不會要你命的!”

    “是嗎?”張子陵眼中紅芒一閃,嘴角泛起一絲微笑。

    當張子陵準備動手時,卻看見一位金色短發少女出現在這三個混混身后,抬起手中的木棒就往持槍的那個綠毛混混頭上砸去!

    砰!

    綠毛混混直接被砸暈了過去,金發少女趁機往地上一滾撿起那把手槍,瞄準剩下兩個想要撲過來的混混。

    “不許動!”

    “OK!OK!你別沖動!”兩個混混舉起手來,退到一邊。

    “雙手抱頭蹲下!”金發少女一邊退后,一邊喝道。

    那兩個混混也真的沒有反抗,乖乖的蹲了下來,雙手抱頭,一動不動。

    金發少女來到張子陵旁邊,抓住張子陵的手。

    “跟我走,別怕!”金發少女對張子陵說道,一邊用槍對著兩個蹲下的混混,一邊拉著張子陵往巷外走去。

    張子陵苦笑著看著這金發少女,任由她拉著自己走向出口。

    “你們老實點!整天就知道做這些事”

    金發少女走到兩個混混旁邊時,還用腳狠狠踢了他們一下。

    等兩個人來到小巷入口時,金發少女直接將那手槍扔到了一旁,拉著張子陵就往外逃去。

    “快跑!”

    “你把槍扔了干嘛?”張子陵不緊不慢地跟在金發少女身后,問道。

    “我、我不會用槍!”金發少女一邊狂奔一邊說道。

    “那里剛才拿槍的時候氣勢還這么足?”

    “不那樣怎么嚇他們?”金發少女氣喘吁吁地說道,“我不行了,歇一會兒!”

    在跑過兩條街后,金發少女直接找到一個長凳坐在了上面,大口喘著粗氣。

    看著氣喘吁吁的金發少女,張子陵笑了笑,走到旁邊的商店買了兩瓶礦泉水,扔了一瓶給金發少女,坐到她的旁邊,說道:“謝謝你了?!?

    “不用謝!”金發少女毫不客氣地接過礦泉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

    這時張子陵才仔細觀察起來金發少女的樣貌。

    齊肩金色短發,眼睛是標準的藍色瞳孔,鼻尖微微翹起,五官看起來點綴地很完美,倒是一個標準的西方美人胚子。

    金發少女皮膚很白,穿著牛仔衣和破洞牛仔褲,很有股女漢子的味道。

    “喂,你是怎么被那三個盯上的?”金發少女一口氣將那瓶礦泉水喝完,望向張子陵問道。

    “我不知道?!閉拋恿暌×艘⊥?。

    “不知道?”金發少女用手撐著下巴想了想,“那估計你是被某個人記恨上了?!?

    “他們是什么人?”張子陵問道。

    “他們???”金發少女將空礦泉水瓶扔進遠處的垃圾箱內,“他們是這一帶的混混,專門接教訓人的任務?!?

    金發少女又望向張子陵問道:“我在這小鎮沒見過你,你是來旅游的嗎?”

    “算是吧,”張子陵笑了笑,“來找一些人?!?

    “來找人?”金發少女眼睛一亮,“你要找誰?跟我說說,說不定我可以幫你找到!”

    “我也不知道,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原來你什么計劃都沒有??!”金發少女嘟囔著,“還以為能夠賺一些外快呢!”

    “你很缺錢?”

    “偶爾缺?!苯鴟⑸倥锪搜鍤?,“好了,我把你從險境中救出來了,我算算……”

    金發少女說著說著,開始掰著手指頭盤算著:“救人,得罪了他們,狂奔了兩條街,嗯……”

    “不多,你就給我五十歐元吧!”金發少女的手伸向張子陵。

    “五十歐元?”張子陵一愣,“什么意思?”

    “我救了你啊,你總得給我勞務費吧?”金發少女用手在自己脖子處扇了扇,“我這么累,還出了這么多汗,總不能什么都沒有吧?”

    “難道你不是見義勇為么?”張子陵看著金發少女的模樣,哭笑不得。

    “見義勇為?那是什么?我什么時候說過我是見義勇為了?”金發少女將臉湊到張子陵兩部數厘米處,盯著張子陵眼睛說道:“華夏人,你該不會想賴賬吧?”

    “這里可是我的地盤!”

    張子陵往旁邊挪了一點點,與金發少女稍稍拉開距離,苦笑道:“可是我還沒來得及換歐元?!?

    “那你是怎么買水的?”金發少女指了指張子陵手中的礦泉水問道。

    “從剛才那些人身上摸的,剛好夠這兩瓶水?!閉拋恿晏頌?。

    “我不信!”金發少女狠狠搖頭,“你肯定在騙我,我搜搜!”

    說罷,金發少女就撲到了張子陵身上,雙手開始摸索起來。

    “姑娘……男女授受不親?!閉拋恿昕醋旁謐約荷砩纖僚暗乃?,苦笑道。

    “那都是你們華夏的說法!”金發少女一邊搜著一邊說道,隨后皺起了眉頭,“怎么會,你真的沒有錢!”

    “你看我沒騙你吧?”張子陵看著一臉沮喪的金發少女,笑道。

    “唉……”金發少女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看來是白忙活一場了。

    “誒?等等!你說你是從剛才那些人身上偷的錢?”金發少女突然眼睛一亮,望向張子陵問道。

    “是拿?!閉拋恿昃勒?。

    “都一樣!”金發少女擺了擺手,滿不在乎地說道:“原來你我是同事??!”

    “同事?”

    “就是賊嘛!”金發少女拍了拍張子陵的肩膀,“怪不得我看見你就感覺很親切,原來是這樣子的?!?

    “賊……”聽到金發少女的話,張子陵搖頭笑了笑。

    如果張子陵是賊的話,怕是這世界一天之內就被張子陵洗劫個精光了。

    “對了,那你之后有什么計劃沒?”金發少女又問道。

    “先找一個住的地方再說?!?

    張子陵說道,正想說自己身上還有著一張黑卡,卻被金發少女一下打斷了話語。

    “那好,你就先住在我那里吧,錢先欠著!”金發少女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對張子陵說道:“我知道你現在沒錢,但是我們同行就要互相幫忖,更何況你是國際友人,你不用謝我?!?

    “……”看著金發少女那拍胸脯的模樣,張子陵一陣無語,不過也沒有再說自己身上還有一張黑卡的事。

    反正住哪里不是???有著這么一個小美女在身邊,倒是很愜意。

    “好吧,就暫時住你那兒!”

    張子陵無奈地笑了笑,點頭答應。

    “很好,看來我艾拉幫又獲得一位小弟了!”金發少女小道,拍了拍張子陵的肩膀,正色道:“以后你要好好干!”

    “艾拉幫?”

    “對??!我叫艾拉!”

    “那現在幫里有多少人?”

    “加上你,現在一共有兩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