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文宇发觉吧,不管媳妇做什么,自己都这么的喜欢。

    夫妻二人没有直接过去,而是看似闲溜达,查看一下马儿吃的草料了,看下中午准备做什么菜了。

    就很是自然的到了那人所在的位置,那人身边的几个人,很显然已经得到了林川转达的指令。

    见到俩主子过来,也都很是自然的跟主子打招呼。

    都不用谁给个眼神的示意,牧莹宝二人就能准确的知道那个特别的人是哪个。

    因为,此刻,他正轮着大斧子劈柴呢。

    这个被易容顶替的人,牧莹宝见到过,却不似跟林川他们那么熟,因为这个人平时就不在养心殿。

    牧莹宝个人觉得,之所以挑这个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对方认为,脸稍生的人不容易露馅吧。

    二人过来的时候,此人虽然没跟大家一样开口打招呼,却也暂停了手中的动作,很是恭敬的看了看他二人,然后又继续干活了。

    “哇,宇哥,你看咱的人,真是厉害啊,上战场能杀敌,干别的也这么不错?!蹦劣ū苁强牡目渥?。

    薛文宇笑着点点头,没有开口,这种事,媳妇尽兴最好了。

    “看看这柴劈的,长短粗细均匀,就跟尺子量过似的?!蹦劣ū绦渥??!澳鞘裁?,你们都好好的瞅瞅?!彼埂墒印亩郧瞧叩热怂档?。

    “属下无能?!?

    “属下无用?!奔父鲇ūο肪г罕弦档?,亦是很惭愧的回应到。

    表情那也是很到位的,没忘记给那人投以嫉妒、不满的眼神。

    “那什么,尽量多劈点用不了就用马车装了路上用。虽然柴火这种东西沿途都不缺,可万一遇到下雨啊什么的,哪有现成备着的好。赶紧给那边也送些去,看看他们捡的什么柴,炒菜火不够旺,那炒出来的菜能好吃么?!蹦劣ūΤ浞盅菀镒诺奔抑髂傅姆绶?。

    牧莹宝倒也没点名让谁送柴到大灶台那边,但是劈柴的这位一看,身边那几位就跟没听到似的,犹豫了一下,赶紧放下手中的斧子,抱着劈好的柴朝大灶台那边走。

    他若是此刻回头,就能看见刚刚对自己各种夸的女主子,此刻正跟其他人挑挑眉,那几位都是一脸的贼笑。

    乔七等人那叫一个开心啊,原本还琢磨着,既然夫人说以后都挑重的脏的活让这个人做,那他们就得装欺负人的恶人。

    现在更好了,夫人过来弄这么一出,大家的欺负人就变得更加理直气壮了——-夫人不是夸你了么,不是说我们了么?

    那好,你干得好,那就都你干呗!

    为了不表现的太过,牧莹宝二人也没多停留,给了几个人一个你们懂的眼神就往回走了。

    送柴那位知道,自己表现的好,入了夫人的眼,还不是很清楚当这个红人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真的是那老头?”看着媳妇脸上的笑意,薛文宇有些不信的问。

    媳妇最在意自己人的安危,一个上午已经追问了好几次,回去查的人怎么还没回。

    现在居然笑的这么开心,也没了半点为那个被易容顶替手下担忧。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她已经确认了那个手下性命无忧。

    刚刚他也观察了那位,被顶替的那个手下谁说没有林川他们在自己跟前的次数多,但也不是一点不熟悉。

    但是,不光是外貌,身高体型,他真的没看出什么异常。

    “我能够确定,就是那只老狐狸了。宇哥,现在江湖上已经无聊到这种程度了么,他不在江湖上飘,怎么盯上咱了呢”牧莹宝还是有些不解。绝世唐门 fo

    不是早就从陶老头那,还有无影门,黑蝠帮三处得到了关于这老狐狸史宁吉不是个恶人的话,也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了。

    “你身边已经有好几位江湖上身份显赫的人物,正如上次他所言就是纯好奇吧?!毖ξ挠钊险娴南肓讼滤档?。

    “这样么?你说他这么大年纪,好好的日子不过,来找虐,何苦呢?”牧莹宝有些想不通。

    闻言,薛文宇停下脚步,朝媳妇看了看;“既然确定他没有恶意,那还如此待他,妥当么?”她可是一直说尊老爱幼的!

    “当然妥当了,你也知道的他会功夫,他的身体也挺不错的,先不说别的,他这不是自己上门找的么,何况,也只是让他干点体力活,又没有做侮辱他人格尊严的事儿,有什么不妥的啊。

    再者说,你看看他那个精神头,我觉得他还挺乐在其中的?!蹦劣ūΡ咚?,边看着那只老狐狸回到原位置后,立马又拿起斧头开始劈柴了。

    薛文宇也看过去,果然,那史狐狸的动作,干脆利落。

    “进去坐吧,起风了?!毖ξ挠钋W畔备窘苏逝裰?

    图子已经开始往这边送碗筷,端菜了。

    午饭,四菜一汤。

    清蒸老虎鱼、糖醋排骨、红烧狮子头、鸽子汤,唯一的素菜就是凉拌豆芽菜。

    有了花大厨,伙食的标准跟没就没有跟在京城有什么区别。若说区别,也就是就餐的环境,换成帐篷里而已。

    牧莹宝夹起一个狮子头,咬了一口,叹口气,摇了摇头。

    “怎么?不合口味?”薛文宇见她如此,边问边也夹了一个尝了一下,虽然还是不及媳妇做的,但也是很不错了。

    “原先吧,我自认自己是个顶级的吃货来着。现在才知道,跟他相比,真的是惭愧啊?!蹦劣ūψ蕴静蝗绲乃低?,又咬了一大口。

    “这能一样么?就像你所说的,你喜欢下厨是个人爱好,而他呢,他,用你说的那个词,他的专业就是厨子。而他又跟其他的厨子不同,是你这个无影门的门主专用厨子。

    对于他来说,他所要做好的事,就是你的饮食。

    所以,他费尽心思,绞尽脑汁的去做。

    而你,你还是个大夫,一个不分身份尊贵卑微,不管患者拿得出拿不出诊金,只要你遇上,你都要不管不顾的去救治。

    他怎么能与你相比啊,在为夫心中,你比他厉害千倍百倍呢。

    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大夫,你是我最好的妻,你是辉哥最好的母亲?!毖ξ挠钜涣鲎詈?。

    “我就随口感慨一下,你干嘛啊,赶紧吃?!蹦劣ūμ拍腥怂盗苏饷匆淮蠖?,心里是又感动又好笑。

    薛文宇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说这么多。

    难道是,听不得她说她自己半点不好,不如旁人?

    他自然也清楚,此次出来不是游山玩水的,西项和乌羽国正在打仗。

    打仗么,最无辜的就是百姓了。

    但是薛文宇心里也是有顾虑的,早到了有用么,西项国会怎么想?

    西项会不会跟他们求助,薛文宇不敢保证,但是绝对能确定一点,西项对于他们的到来,肯定会误会,觉得延国这是想趁火打劫。

    到时候,恐怕会生出别的什么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