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成有些紧张的拿起了手机,一看号码,不得不说更是紧张了。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有些后悔了,因为不管孙平能不能帮他挡下这次更大的麻烦,自己都可能得罪了一个本不应该得罪的人。

    不过眼下既然情况已经是这样了,韩城东知道,后悔也没用了。他调整了下呼吸,按下了接通键。

    “白……白校长!我是韩城东!”

    “韩城东!你们学院是不是有个叫张余的学生?”电话那头传来了冷冰冰的声音。

    果不其然!韩城东听到张余两个字,也是心下紧张,急忙道:“对对对!是……是有这么个学生!”

    “我你们学院搞什么!我怎么听说有人故意针对他?你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针对他干什么?!庇行┗鹌陌仔3?,顿时是语带生气的道。

    “不是不是!白校长您误会!没人故意针对他,只是他想请个假,学院刚好想要开会讨论一下而已?!?

    “开什么玩笑!请假讨论干什么?你把我当傻瓜是不是!请假都要讨论,不是故意针对人是什么?!?

    韩城东听到这冷汗都下来了,急忙道:“白校长您误会了!我们只是刚好开会讨论到这件事,本来是想开会讨论之后,把学院请假的规则稍微调整一下的,不过考虑到张余同学的实际情况,我们已经决定先不调整了。您不信!可以问孙校长,他人也在这呢!可以证明我说的?!?

    “老孙也在!那好吧!你把电话交给他!”

    韩城东听到这急忙把电话再次递给了孙平,跟着用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孙平虽然也有些不情愿,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捏鼻子接了。道:“白校长!我是孙平!”

    “老孙!那个叫张余的学生是什么情况?”

    “嗯!情况有点特殊。不过关键的问题,还是出在那个学生的身上。学院可能是处理他的问题晚了点,他对学院有很大意见,所以有点不依不饶的?!?

    “老孙!你别怪我说话不客气,不是他对你有意见吧?”

    “没有!没有!我一个副校长,能和一个学生有什么意见。不过关于这个学生的问题,我还是希望能和你交流一下?!?

    “你说吧!我听着呢!”

    “怎么说呢!学院有学院的规章制度,作为学生本来就应该无条件服从。有意见可以提,但不能用捣乱教学秩序的方式,影响学院的正常运作管理。所以关于这件事!考虑到学院工作的具体困难,学?;故怯Ω谜驹谘г旱慕嵌瓤悸俏侍?。至于那个学生,你要是放心,可以交给我来处理。我保证不会把问题扩大化,尽量做到两个方面都满意。你看行吧!”

    “老孙!这么说吧!咱们在一起搭班子,已经有些年头。你呢!还比我大一岁,很多时候,我非常尊重你的意见。但这并不代表,所以的事情,我都必须要尊重你的意见。这个叫张余的学生,情况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我不管韩城东是不是你的人!也不管你对那个学生有什么意见!我希望你能尽快又说调整。这件事你要考虑到我的难处!我不管你怎么处理,搁置矛盾,不是扩大矛盾,我不希望再听到这个叫张余的学生有意见!我的意思,你能听懂吧?”

    孙平听到这,也沉默了下来。不得不说自己和对方搭班子这么多年,对方可是第一次对自己说这么重的话??杉歉鼋姓庞嗟难?,能量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桓鏊悸啡?,那小子能让京苝的校长都都感觉到压力,那么压力只可能来到更高的层次,说白了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行了!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彼锲剿低旯叶狭说缁?。

    房间内是安静异?!?

    一众学院领导虽然不知道孙平在电话里到底和白校长到底谈的怎么样了,不过考虑到孙平怎么也是副校长之一,白校长应该不太可能为一个学生让他太过下不来台,虽然这个学生不是普通学生。

    孙平沉默了好一会,叹了口,道:“韩院长!关于张余同学的事情,你们学院有很多地方确实有欠妥当。这证明你们学院在处理学生问题上,思想太过较僵化。既然有错误就要承认,毕竟学生工作,首先要考虑的是学生的实际情况,其次才是学院的规章制度。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吧?”

    韩城东听到这点了点头,其实不光是他,这屋里的其他人,也都听明白了,说白了就是孙平妥协了。

    想到这,众人都齐齐的望向了聂凯安……

    聂凯安当然也不是白痴了,这会自然有些脸色发白!

    韩城东也看行了聂凯安,随即脸色一板道:“聂院长!赶紧向张余同学道歉吧!”

    聂凯安听到这转而是一脸的尴尬,有些犹豫的道:“院长!我……”

    “我什么我!有错就要认!”韩城东脸色不快的打断道:“之前说要开会讨论的也是你,现在出现了问题,承担责任的当然也是你了。张余同学人家本身没有错,那错在谁?你说说!”

    聂凯安听到这沉默了!

    周围的人也都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只能说聂凯安得罪错人了。

    聂凯安沉默了一会,道:“对……对不起!”

    “大点声!”韩城东大声道:“那么大点声音!我都听不清,更何况人家张余同学坐那么远了?!?

    “对不起了!张余同学!”聂凯安只好加大了音量,对他来说,既然事情已经这样,就算不情愿,也只能低头认错了。

    张余听到这,笑了笑,道:“聂院长!突然说这种话,实话说让我也挺没心理准备的。是不是我又有什么地方欠妥当了,有的话,您直说,能改的地方我一定改?!?

    面对着张余的冷嘲热讽,聂凯安虽然有些难堪。但他能混到副院长的位置,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夹着尾巴做人的道理。想到这,他干笑了一下,道:“真是不好意思了!张余同学。之前的事情的确是我考虑的不周,工作安排的也不是很恰当。而且最近开学阶段,工作量也大,任务也重,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态度。对于这点!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希望你也能考虑到学院的难处,接受我这个正式的道歉。好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