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匙就在物管,現在就可以去看。

    奚博容和云水謠出去了,顧云念去看了慕司宸一眼,就回房間去了空間。

    慕司宸藥浴的藥,她還要提前做出來。

    這藥的制作過程復雜,所用的藥材種類繁多,需要兩三天。

    除了給慕司宸,她自己也要準備一份。

    只是給自己的,另外用溫和的藥材中和了一下,藥性沒有原本那么烈,不會那么痛苦,當然藥效也沒有那么好。

    原本她以為這個世界的古武已經沒落,她也不用著急,可以慢慢來,沒想只是她的認識太淺薄。

    知道了還有古武者的存在,顧云念也意識到留給她的時間已經不太多,她不得不加快進度。

    畢竟,她手中掌握東西太令人覬覦。

    不提空間,就是她制香制藥的手法,都是失傳的古法。

    難免有人因此聯想到更多。

    傍晚,奚博容和蕭源撞到了一起,從外面回來。

    正好,慕司宸醒了。

    顧云念讓慕司宸喝了藥,又重新上了續骨膏,就下樓,讓蕭源和奚博容跟慕司宸說話。

    云水謠帶奚博容找到了房子,就先一步回來,做晚飯,看到顧云念進來,問道:“小宸醒了!”

    “已經醒了,現在正跟小師兄他們說話?!憊嗽頗釧底?,猶豫了一下,問道:“媽媽,這個年,我們在哪里過?”

    “哎呀,看這兩天忙得。你不說,我都忘記快過年了。就還有幾天,我得抓緊時間辦年貨??上慍叭夂突鶩壤床患白雋??!痹撲ヒ慌哪源?,滿臉遺憾。

    往年飯都吃不飽,哪來錢做臘味。

    這么多年過去,她都忘了過年該怎么過了。

    至于過年的地方,猶豫了一下,她問道:“要不,我們去跟藥老和藥叔一起過。不然大過年的,他們兩老孤零零的,我們兩人也冷冷清清,不如一起?!?

    “好呀!”顧云念笑著點頭,她本就是這么想的。

    只是她們第一年搬新家,不知道有沒有要在家過年的習叔。

    而且慕司宸的傷勢,她得看著點,這個年也得留在江城了。

    “我這就去給藥叔打電話,你去叫你師兄他們吃飯了。我們早點過去,小宸在藥堂那邊,養傷也更合適?!?

    云水謠把熱好地飯菜端到飯桌上,就去打電話了。

    藥老他們當然高興,顧云念她們一起去過年。

    人老了,都怕孤單,喜歡熱鬧。

    吃過晚飯,顧云念正準備跟蕭源說過年的安排,蕭源就先一步說道:“念念,我讓人定了京城的機票,一會兒得回京城了?!?

    “這么快就走?”顧云念驚訝道,還以為蕭源至少要在江城呆到二十九。

    “嗯,還有些事要回去處理!”蕭源說得含糊,顧云念也就沒追根究底。

    她神色微凝,“那慕司宸呢?他不會跟你一起回京城吧?”

    “他就留在這邊養傷,我回去,就是要跟慕爺爺說明一下情況?!畢粼此檔?,顧云念也松了口氣。

    慕司宸的傷,并不適合顛簸,回去后沒有她的養護,恢復度也會變緩。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