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科幻小說 > 活人禁忌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靈隱寺(第二更)
    安如霜聽到我的話后,搖了搖頭,也沒有再問什么,然后拿起了一個果子,仔細地用手擦干凈上面的水跡遞給了我:

    “怎么,你自己有手還不拿過去吃?難道等我喂你?”

    我忙把安如霜手里的野果接了過來,發現她先是把這些野果在外面用清水清洗干凈,然后在包裹在樹葉之中帶了回來。

    她的心真的很細。

    把果子放進嘴里,慢慢地咀嚼了起來,雖然這野果并不甜,也算不上好吃,甚至很酸,還帶有一點兒草腥味,但是我卻很喜歡吃,很喜歡……

    “好吃嗎?”安如霜看著我問了一句。

    “好吃,比超市里的那些水果好吃多了?!蔽伊閫?,忙把安如霜再次遞過來的果子一口吞掉。

    “真的假的?”安如霜看著我有些狐疑地問道。

    我忍住嘴里面果子傳來的酸,眨著眼點頭:

    “真的!”

    “可是我剛剛遞給你的那個果子……并沒有熟……”安如霜有些調皮地對我說道。

    聽到她的話,我頓時語塞,真沒想到,安如霜也會調侃我,她也有這么調皮的時候……。

    就這樣,安如霜坐在旁邊一直陪著我聊天,一直到我填飽了肚子,她才小心地把剩下的那些果子收了起來,用樹葉包裹好,小心地放在了一旁。

    也就在這個時候,洞口那邊傳來了一整輕微的腳步聲,我轉頭看了過去,正是邱莎莎,她此刻手里提溜著一只已經剝皮洗干凈的野兔和一捆干柴走了回來。

    “你回來了?”我看著她走進來,禮貌姓地開口問了一句。

    “不用你管??!”邱莎莎氣乎乎地說了我一句,便自顧自地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去,開始在地上收拾了起來,她先是用一根削尖的木棍把整個野兔穿透,然后在地上把那些干柴平鋪了起來,又放了一些干草在上面。

    接著她便拿出了一張符紙,纖細的手指微微一撮,那張符紙便自個兒燃燒了起來,她接著把燃著的符紙丟在木柴之上的干草上,火瞬間就燒了起來。

    邱莎莎此刻便自顧自地烤著手里的野兔,看都不看我和安如霜一眼。

    安如霜本來打算把剩下的那些野果也邱莎莎遞過去,但見她在烤野兔,便又放了回去,走到我身旁靠著我坐了下來。

    就這樣,整個山洞的氣氛開始凝固了起來,有些尷尬,我們三個在一起竟然不知道說些什么,都相顧無言。

    四周不斷地傳來了邱莎莎烤野兔發出的“滋滋滋”的聲音,我看了身旁的安如霜一眼,想問問她身體之中的那些強行吸收的陰氣全部吸收了沒有,但是想了想,還是把話給壓了回去。

    過了一會兒,山洞里面飄出了烤肉的香味,邱莎莎拿著手里烤熟的野兔慢慢地站了起來,朝著我和安如霜這邊走了過來。

    她走到我近前,先是撕下來一個兔子大腿,遞給了坐在我身旁的安如霜。

    “喏,這是給你男人吃的,你給他遞過去吧?!?

    安如霜輕聲對邱莎莎道了一聲謝,從她手里把那條烤熟的兔子腿接了過去,然后轉過來遞給了我。

    我伸出手接了過來,雖然現在我并不餓,但還是張開口啃了起來。

    “對了,我是應該稱呼你為靈鬼大人呢?還是叫你一聲姐姐呢?”邱莎莎一邊吃著口中的野兔,一邊看著安如霜問道。

    安如霜微微一笑:

    “如果你愿意的話,就叫我一聲姐姐吧?!?

    “那好,如霜姐姐,等明天天一亮,你留在這里照顧十三,我便去幫他尋找能修補他命關的藥物?!鼻襠純窗踩縊實?。

    聽到邱莎莎的話后,安如霜輕輕地點了點頭:

    “好,你準備去哪找?需要我幫忙嗎?”

    邱莎莎搖頭道:

    “幫忙倒是不用,我準備去和龍虎宗相持的靈隱寺,那里的方丈肯定會有辦法?!?

    “靈隱寺?浙江杭州市的那個?”我聽到后,忍不住問了一句。

    “不是,此靈隱寺在河南靈山的深山之中,山中寺廟并不接受任何的香火和供奉,和我們龍虎宗一樣,里面高人層出不窮,而且很多不過精通驅邪收鬼之術,醫道也比我們龍虎宗高出不少?!鼻襠醋哦暈宜檔?。

    聽到邱莎莎的話后,我點了點頭,接著又問道:

    “河南和湘西相距可遠著呢,你明天準備怎么去?”

    “這個你就甭擔心了,我只要出了這片密林,找地方隨便打一個電話,馬上就會有人來接我?!鼻襠暈宜檔?。

    聽她這么說,我便再沒問什么,安靜地啃起來手里的兔大腿。

    吃過東西之后,邱莎莎便自顧自地在附近找了一塊兒較為干凈的石塊兒,又在上面鋪上了一層很薄的干草,便對我和安如霜打了聲招呼,躺下睡了過去。

    此時安如霜看了我一眼,輕聲對我說道:

    “十三,你睡吧,我在這里陪著你,我現在道行也恢復了一些,只要在沒有太陽的地方,都能一直陪著你?!?

    我聽到安如霜現在所說的話后,心中不免一喜,接著問道:

    “如霜,你之前吸收的那些尸菌里的陰氣,全部都吸收了嗎?”

    “嗯?!卑踩縊暈業懔說閫?。

    “那你以后能每天晚上都在我身旁陪著我?”我問道。

    安如霜嘴角一翹,想了想之后,才對我說道:

    “能啊,沒問題?!?

    “嗯!那我先睡覺了?!蔽掖鷯α艘簧?,感覺一陣倦意襲來,不知這么回事,我現在自從醒過來之后,就一直有一種或多或少的困意。

    “睡吧,做個好夢?!卑踩縊底拋諏宋業納肀?。

    就這樣,我一閉眼,就躺在這塊兒石頭上面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一直到第二天睜開眼醒過來,就在我剛剛睜開雙眼的時候,安如霜的聲音便從我的耳邊響起:

    “十三,你醒了?”

    “嗯?!蔽掖鷯α艘簧?,便看到安如霜手里拿著一個竹筒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看來她一晚上都沒睡。

    “邱莎莎她走了?”我轉頭朝著邱莎莎昨天晚上休息的地方看了過去,發現上面早已沒了人。

    “嗯,剛走沒多久,你渴了嗎?喝點兒水,然后再吃點兒東西?!卑踩縊底?,便把她手里的那個裝滿水的竹筒遞了過來。

    我的確感覺有些口渴,接過來慢慢地喝了起來,因為我是躺著,并不方便,所以喝的很慢。

    “對了十三,昨天晚上我找到你師父他們,他們一直在找你,我跟他們說了你現在的情況,讓他們先回去了,你安心留在這里等邱莎莎回來就行?!卑踩縊醋盼宜檔?。

    我把竹筒里面的水都喝完之后,便把竹筒還給了安如霜,對她說道:

    “麻煩你了,我師父他人沒事吧?”

    安如霜對我說道:“他沒事,現在自己能走,就是身上的傷口太大太深,以至于到現在還沒愈合,但是應該不會有什么大問題?!?

    安如霜的話頓時讓我心安不少,吃了一些她遞給我的野果,剛想休息一會兒,但是我卻在這個時候,突然自己有點兒憋得慌,想尿尿了……

    “十三,你怎么了?不舒服嗎?”安如霜看著我擔心地問道。

    “我……”我看著安如霜,紅著臉有些不知道怎么開口。

    “你到底怎么了?”安如霜看著我接著問道,雙眼中滿是急切的神色。

    “如霜,我……我想尿尿……”我一下子說出了口。

    安如霜聽到我這句話后,極美的臉蛋也在這一瞬間,如同一個熟透的蘋果一般,紅了起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