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 第六一二章 你看著我干什么?(一更)
    楊真一臉懵逼的看著溫玉凝,天書地藏篇就在他身上,那豈不是說,他便是那個能夠準確找到天機鎖位置的人?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楊真還要跟著這三個家伙做什么?

    想到這里,離開三人的借口楊真都想好了,只是還沒說出口,便聽到丁純接口說道:

    “只是找到天機鎖的位置又能如何,天機鎖內的天機劫陣九死一生?;刂?,便是化神期強者都不敢輕易硬闖,能夠獲得玄元道一清的人,無不是天眷之人,我等也不過是來試試罷了?!?

    這話讓楊真心里咯噔一聲,頓時把到嘴邊的借口吞進了肚子里面。

    有危險!

    媽的,還好沒有立刻離開,原來這天機鎖是一個如此危險的所在,如果就這么一頭闖進去的話,豈不是去找死?

    還是跟在這三個家伙身后比較踏實一點。

    楊真頓時就做好了決定,一定要跟著這三個人,趕都趕不走他。

    這時,宮三河笑著說道:“天機鎖也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這般危險,只要小心應對,我們還是有些希望的?!?

    聽聽,連一個化神期都不鳥的老頭,都說是有些希望,看來這東西還真不是那么好得到的。

    宮三河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一個青銅制作的圓盤,看的楊真差點驚呼出聲。

    這模樣,這色澤,這……簡直就是一個簡化版的羅盤!

    古生宗難道是一個盜墓賊的傳承不成?

    見到宮三河取出了羅盤,丁純和溫玉凝頓時神色一怔,躬身站在了一旁。

    宮三河對著楊真說道:“你且退開,老夫來試試,能不能找到天機鎖的位置?!?

    楊真一臉好奇的退到丁純和溫玉凝身邊,興致勃勃的看著宮三河。

    宮三河臉色凝重,手中羅盤飛速旋轉起來,嘴里念念有詞,快的楊真一個字都沒有聽出來,顯然是一種古老的傳承儀式。

    就在楊真疑神疑鬼的時候,宮三河手中羅盤上,忽然間爆發出一團土黃光芒,嗡鳴聲中,一道山河圖出現在了羅盤正上方,散發著玄奇的氣息。

    楊真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個羅盤竟然是一個圣寶,這是楊真第一次見到除了武器之外的圣寶,頓時對古生宗的評價更上一層樓。

    宮三河雖然只是古生宗的一個長老,卻隨身帶著能夠尋龍定位的羅盤,而且還是一個圣寶,很顯然古生宗的底蘊比楊真想象中的還要強大。

    而且更讓楊真有些驚訝的是,這小小的羅盤看上去雖然不起眼,消耗的真元居然如此恐怖,不消片刻時間,就連大乘期巔峰強者宮三河額頭上,都開始冒出細微的汗水。

    嗡——!

    一聲聲嗡鳴傳來,羅盤的上空,山河圖漸漸擴張,楊真定睛看去,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個山河圖,竟然有些熟悉,楊真仔細一看,才愕然發現,這個山河圖正是三人目光所及之處,偌大山河的縮影。

    這就有點恐怖了,竟然能夠如此方便快捷的畫地圖,這個東西有點用處啊。

    楊真看的眼熱,琢磨著有沒有可能看看這個東西的原理,到時候也給自己煉制一個,以后簡直不用怕迷路了,嗡的一下就能畫出這么大的地圖,當真是居家旅行的必備神器。

    如果讓宮三河三人知道楊真居然在打這種注意,不知道會不會一巴掌把楊真趕跑。

    這時,宮三河忽然深吸一口氣,雙目所及之處,山河一片氤氳,一道道復雜玄奧的紋路出現在山河圖上,像是一道道掃描儀一般,顯然在掃面整個山河。

    楊真有些古怪地看著宮三河,宮三河雖然在用地藏術,可是楊真從來沒想過,地藏術居然還能用的這么……扯淡!

    這哪里是在用地藏術,簡直就是在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雖然楊真不知道宮三河使用的是哪一道地藏術,不過也能夠隱隱看的出來,宮三河明顯是通過羅盤將天地山河收錄進來,然后再用地藏術尋找山河縮影的異常之處。

    這種辦法,和神識力量直接掃描天地山河有什么不同?

    也許有些不同,這種方法唯一的好處便是能夠避過天地山河的風水天數,直接掃描一個模型,根本不會引起天地山河的任何風水變化。

    至于其他的優點,楊真實在是想不出來,反正楊真是不會用這么low的手段的,而且地藏術中,其實是有一種法門,能夠做到避開風水天數的變化,來尋龍定位的。

    很明顯,宮三河不會這種法門,他這種辦法雖然是無奈的一種笨方法,卻也不失為一種方法,只是以宮三河如今的境界來使用,顯然還有些吃力,照這樣下去,他不但無法找到天機鎖的確切位置,還非得吐血不可。

    “噗——!”

    “握草!”楊真嚇了一跳,沒想到他念頭剛起,宮三河便吐了,而且吐的還不少,差點一個趔趄坐在地上。

    “果然是不行,天地數術,地藏玄術,果然深奧無比,這個辦法都行不通,看來我們是和天機鎖無緣了?!?

    宮三河搖了搖頭,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的苦笑,看的楊真都有點不忍心了,這老頭,何必呢。

    丁純和溫玉凝臉上也閃過一絲擔憂和遺憾的神色,丁純忽然盯著楊真說道:“你剛才說什么?”

    “???”楊真一愣:“我什么也沒說啊?!?

    “不對!”丁純臉色漸漸冷峻下來,盯著楊真說道:“方才宮長老受到天地反噬吐血,你居然罵人?我們找不到天機鎖,你是不是很失望?你剛才說的……是什么?”

    “丁純,不得無禮!”宮三河沉聲喝道,剛要說話,楊真忽然開口了。

    “哼!”丁純冷哼一聲,顯然有些不爽。

    楊真撇了撇嘴,看著丁純說道:“握草,剛才在下說的是握草,在下覺得,找這天機鎖,可能握顆草就行了?!?

    聽到楊真的話,三人都是一愣,丁純更是哈哈大笑起來,說道:“荒唐,握草就能找到天機鎖的位置,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嗎?”

    楊真盯著丁純的眼睛,笑嘻嘻的說道:“不試試怎么能知道呢?”

    丁純還沒有說話,宮三河忽然皺了皺眉頭,問道:“李小友當真有辦法找到天機鎖的位置?”

    楊真沒有回答宮三河的話,只是似笑非笑的看著丁純。

    丁純一時間惱羞成怒,盯著楊真說道:“你看著我干什么?”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