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霆琛下腹緊了緊,悶聲說:“不是?!?

    “那是為什么?”黎璃不明白。

    這女人到底是真單純,還是假單純?

    顧霆琛心底一陣煩悶,冷聲問黎璃:“你裝什么清純?出軌你出過,還被人抓住過。黎璃,你會不知道我為什么不愿意理會你?”

    黎璃被他罵得一陣懵。反應過來,她頓時紅了眼眶。

    他怎么可以這么說她?

    就算是有誤會,他也不該這么說??!

    看著黎璃的眼淚,顧霆琛冷笑:“怎么,還委屈了?”

    黎璃不想理會他,轉過頭去不說話。

    看著她這副消極抵抗的模樣,顧霆琛心底的憤怒更多。

    他大步走到黎璃面前,修長的手指掐住黎璃的下巴,逼著她回頭:“看著我?!?

    黎璃拼命掙扎。

    她也是有自尊的人。被顧霆琛這樣侮辱,她怎么回頭?

    黎璃誓死抵抗的架勢,讓顧霆琛心底的怒氣更深。

    他加大了力度,冷聲說:“看著我!”

    黎璃沒辦法,被迫抬起頭來。

    顧霆琛眼里,氤氳著深沉的色澤。有氣惱,有探究,更多的,卻是黎璃看慣了的那種情緒。

    他就是個禽獸。

    黎璃在心底罵了他一句,說:“你放我走?!?

    “黎璃,你在做夢嗎?”顧霆琛毫不留情地嘲笑她,“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把我顧霆琛當成什么人了?”

    “我把你當成人渣,混蛋,不可以嗎!”黎璃失控地大吼,“顧霆琛,你憑什么這么對我!你對梁安琪那么呵護,你憑什么對我這樣?”

    說著說著,黎璃就哭了。

    她的哭不是楚楚可憐的流淚,而是心痛到極點的嘶嚎。

    被她一吼,顧霆琛瞬間冷靜下來。

    他有些尷尬,放開了黎璃。

    黎璃頓時躲得遠遠的,像只受傷的小獸一樣,躲在旁邊不停嗚咽。

    顧霆琛蹙眉:“別哭?!?

    黎璃不聽,還哭得更厲害了。

    顧霆琛有些僵硬地伸手,想要撫摸黎璃一下。然而他還沒碰到黎璃,就被她躲開了。

    她對他到底有多防備,才會做到這個樣子。

    顧霆琛徹底怔住,手指狠狠痙攣了一下。

    他靜靜盯著黎璃看了一會兒,忽然轉身,大步走出了病房。

    剛剛走出病房,顧霆琛就看見了一個讓他意外的人。

    顧媛站在他的病房門口,嬉皮笑臉的看著他。

    以她的脾氣,勢必是要問起這件事的。

    顧霆琛冷冷的看了顧媛一眼,就想離開。

    “哎,哥,別走?!憊隨卵奐彩摯?,一把攔住顧霆琛,“你跟我嫂子,怎么樣了?”

    顧霆琛被她攔住去路,走又走不了,不耐煩的蹙眉:“什么怎么樣?”

    可惜從小到大,顧媛已經看了太多他的冷臉。這會兒被顧霆琛嚇唬了一句,她一點反應都沒有,還是嘻笑著問:“你說呢?當然是你跟嫂子的關系啦?!?

    呵呵。

    顧霆琛冷笑:“我和她的關系,就是沒有關系?!?

    “怎么會?”聞言,顧媛難掩失望,“哥,你跟嫂子待在一起那么久,難道就一點事情都沒想起來嗎?”

    顧霆琛冷笑:“每次相處不久,她就抗拒我抗拒成那個樣子。顧媛,你告訴我,我連跟她好好相處都做不到,還談什么找回回憶?”

    這么說,黎璃跟顧霆琛之間,相處得并不好?

    “不會吧?”顧媛難以置信,“我嫂子是個特別好的人。她為人很隨和的,怎么可能跟你動不動就生氣?哥,是不是你把人家惹著了?”

    顧霆琛微微一窘。

    的確,顧媛猜對了。

    “哥?!幣豢醇瑣〉謀砬?,顧媛就猜到了,到底發生了什么。她忍不住嘆氣,“我嫂子就算再溫柔,再體貼,也是個女人。女人都是需要哄的,你一個大男人,你就不能哄哄她?”

    “夠了?!憊瑣∥⑴?,“你今天到底是干什么來的?如果你的目的只是說教,那你現在就回去?!?

    看得出來,顧霆琛是真的生氣了。

    顧媛也沒敢再跟他扯皮,老老實實地回答:“是媽讓我來的?!?

    又是顧老夫人?

    顧霆琛蹙眉。

    從前,顧老夫人很少插手他的感情。偏偏到了黎璃身上,顧老夫人又為她開了先河。

    這女人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為什么顧家人一個兩個,全都心甘情愿的為她說話?

    “哥?!憊隨旅豢闖齬瑣⌒牡椎耐渫淙迫?,說,“媽說過了。這一次你要是沒跟嫂子和好,那就趕緊給你們安排下一次見面?!?

    居然還有下一次?

    顧霆琛頓覺頭痛,揉了揉太陽穴:“下一次,就不用見面了?!?

    顧媛搖頭:“那不行,這是媽的意思?;故撬?,你連媽的話都不聽了?”

    事實上,顧霆琛還真不打算聽顧老夫人的話。

    “我……”

    他剛要開口,顧媛就看出他的心思,提前懟了回去:“哥,媽最近給你操的心,可真是太多了。就在你昏倒,變成植物人這幾個月里,她變老了好幾歲。咱媽有多注重修飾,哥,你也知道。你真的忍心,就讓她的心愿落空嗎?”

    被顧媛這么一說,顧霆琛真的猶豫了。

    “好?!背烈髁季?,顧霆琛淡淡開口,“盡快安排下一次見面?!?

    “耶!太棒了?!憊隨驢牡靡槐娜吒?,“哥,我就知道,你心里還是有咱們這個家的!”

    顧霆琛眉頭皺的更深,冷言:“別急著給我扣帽子,我先把丑話說在前頭?!?

    顧媛臉上的笑意收斂了幾分:“哥,怎么了?”

    “記住?!憊瑣±瀋?,“我的時間有限,不可能陪你一次又一次的擺家家酒。顧媛,我再給你兩次機會,讓你幫著黎璃找會議。記住,你的機會就只剩下兩次了?!?

    顧媛聽得一愣:“哥,這怎么行?萬一下次和下下次,你都找不回那段回憶呢?”

    “那就是黎璃自己沒有福氣。做人,要學會認命?!?

    顧霆琛輕描淡寫地回答一句,低下頭去批閱公文。

    顧媛光是站在旁邊聽著,就覺得深深地不是滋味兒。

    平心而論,她當然想要顧霆琛跟黎璃重新在一起,最好是把梁安琪甩的遠遠的,越遠越好。

    可是……

    如果顧霆琛和黎璃之間真的成了敵對的狀態,那么,她還會這樣堅持下去嗎?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