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日子,你就在里面懺悔吧?!卑茁嚼淅淶畝鋁艘瘓浠?,就和幾個人朝深處走去,順著拖拽的痕跡,沒用多長時間,白陸的腳步停在了一處垃圾旁。

    “白總,我們來吧?!幣桓鋈松锨?。

    白陸沒有理會他,伸手開始在不知道已經堆放了多少天的垃圾中翻找,劇烈的惡臭充斥著鼻腔,身后的幾個人都不由得皺眉,但白陸卻仿佛什么感覺都沒有似的,什么味道都聞不到,只是在一味的翻找。

    最后,一個土黃色的袋子出現在了最底端,白陸布滿臟污的手頓了頓,緩緩的拉出了那個布袋,輕輕的解開了布袋上緊緊綁著的繩子,一張血肉模糊的臉出現在了視野里,周圍的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

    白陸伸手的摸向了天天的脖子。

    莫清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晚上躺在床上都沒有休息好,實在忍受不了心中的慌亂不安,抬眼看了眼已經蒙蒙亮的窗外,從床上坐了起來。

    緩緩的推開房門,扭頭看到了剛好也探出頭的周舟,愣了愣:“你沒睡?”

    周舟也看到了莫清清,吐了吐舌頭:“一晚上沒睡好,想出來轉轉?!?

    莫清清指了指自己:“我也是,總感覺心慌慌的?!?

    走到周舟身邊:“蘇南星呢?”

    “我昨天晚上讓他回去了?!敝苤坌ψ趴冢骸案蘸門齙攪?,咱兩出去轉轉吧?!?

    莫清清點頭,兩人坐了電梯打算去樓下。

    “這會早餐應該差不多有了,我們要不先去吃個早飯?”周舟看了下時間,扭頭看著莫清清。

    莫清清沒什么胃口,但是怕周舟餓了,就點頭:“行?!?

    “你要是實在吃不下,我給你點份粥吧?!敝苤劭醋攀翟謔敲皇裁次縛諛米挪說ジ傻裳鄣哪邇?,忍不住開口。

    莫清清愣了愣:“???”

    周舟無奈:“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莫清清搖了搖頭:“不知道怎么就是,心很廣,很不安,總感覺……不舒服?!?

    周舟無奈:“你別多想,別總想一些有的沒的,孕婦本來就敏感,你再一多想,自己給自己制造緊張氛圍?!?

    莫清清無奈的扁了扁嘴:“我不知道怎么,見不到天天總感覺很慌,怎么都沒辦法平息,越想越慌?!?

    “純粹是多想,今天白陸不就會把天天帶過來么?放心,也就那么一小會就見面了?!敝苤叟牧伺哪邇宓募綈?。

    莫清清點頭,但還是控制不住的不安。

    門口那邊不知道怎么,突然的有些嘈雜,莫清清心更煩了。

    周舟注意到莫清清的情緒起伏,隨意看了眼那個方向,便收回了視線:“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莫清清點頭,那邊的聲音漸漸近了,莫清清隨意的看了過去,愣了愣,皺了皺眉,被醫生和護士圍著從周舟身后幾米處窗邊走過的人,竟然是白陸。

    莫清清頓時心臟一緊,視線中白陸懷里抱著的人的小手一閃而過。

    莫清清身體開始微微顫抖,緊緊的瞪著眼睛盯著白陸,在一群人從她和周舟身旁的窗戶走過后,莫清清驚恐的捂住了嘴。

    白陸沒有看到路過的餐廳窗戶里,坐著的莫清清和周舟,緊緊抱著懷里奄奄一息的天天,朝著急診室的方向跑。

    周舟正在個服務員說著關于莫清清飲食上注意的幾個,扭頭打算問問莫清清還有沒有什么需要,結果對面的座位卻空無一人。

    周舟愣了愣,扭頭看著服務員:“她?”

    服務員搖頭:“我也沒注意?!?

    一旁的另一桌人開口好心提醒:“我剛才看到那個小姐像是追著剛才那一群人走了?!?

    周舟一時沒聽明白,還沒來得及開口問,剛好從外面走進來兩個病人,聽到這邊說剛才的那一群人,忍不住開口:“你們是沒看見,慘的啊,六七歲的孩子,臉被刀子劃的血肉模糊,造孽啊,真不知道那父母是怎么看孩子的,現在送去搶救,救不救的過來還是一說?!?

    “人孩子爸不就抱著孩子呢么,你別一怎么什么事都推給父母,現在的保姆那些都不是什么好玩意,沒準就是家里的保姆心里陰暗把人孩子……”

    周舟開口打斷了那人的話:“你剛才說的是,一個六七歲的孩子?”

    那人見有人問,點頭:“對啊,全身是血,不知道還有沒有呼吸……哎你去哪?!?

    周舟在那人話音剛落就立馬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跑出了餐廳。

    眾人看著一瞬間消失的身影都有些發愣。

    周舟從一邊拉住一個護士:“剛才那一群人,去哪個方向了?”

    護士被嚇了一跳,但還是盡忠盡職的指了一個方向:“那邊右拐跑后盡頭左拐就是,送到急救室了?!?

    “謝謝了?!敝苤勐踝挪階優芟蜆戰?,抬眼看到了走廊盡頭站著的一動不動的莫清清,心涼了半截。

    莫清清站在拐彎處,看著不遠處直對著的急救室,白陸被醫生攔在了門口,急救室的房門被緊緊的閉上了。

    莫清清踉蹌的后退了幾步,扶著墻勉強穩住了搖搖欲墜的身形,機械性的邁著步子朝前方走去。

    白陸站在急診室門口,沒有注意到另一端的莫清清,拿出手機接通了打過來的電話。

    “怎么樣?”白葉焦急的聲音傳了過來。

    白陸轉身看著潔白的墻壁:“情況不是很好?!?

    “還活著么?”

    白葉想了想,艱難的開口。

    白陸沉默了,半晌后淡淡的開口:“或許吧?!?

    兩邊都陷入了沉默,片刻后白葉開口:“不要讓清清知道?!?

    “我盡力?!卑茁繳焓趾鶯蕕拇吩諏飼獎諫?。

    白葉聽到了這邊的動靜,卻不知道該怎么勸白陸:“瞞得住么?”

    白陸低頭,瞞得住么?他也想知道,淺淺的嘆了口氣,身后急診室的門傳來了一聲輕微的響動,白陸扭頭看了過去,一瞬間身體僵了片刻。

    “白陸?怎么了?”白葉察覺到一絲不對勁,不由得開口。

    白陸看著趴在急診室門上的莫清清,強烈的不安席卷全身。

    “清清,你怎么在這?!卑茁嬌?,聲音中聽不出絲毫的緊張和焦慮,只有詫異。

    莫清清顫抖的拉著急診室的門,僵硬的扭頭:“天天呢?”

    白葉聽到白陸那一聲莫清清之后,就知道事情已經不可能解決了,立馬起身出了大宅,從司機手里要了車鑰匙。

    “我陪你去病房,醫生說了你不能……”

    “天天呢!”莫清清尖利的聲音打斷了白陸的話。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