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玄幻小說 > 超神道術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交易(求訂閱)
    除此之外,其他諸人,白子岳全都沒有見過,只是隱約感覺到,有些人身上的靈壓不小,顯然是已經踏足了煉氣期第七層以上的存在。

    按耐住心中的激動,白子岳一臉平靜的與謝古蒼踏入其中。

    “諸位,我沒來晚吧?”

    謝古蒼微微一笑,打著招呼說道。

    “沒呢,除了你還有張顯師沒來,另外吳老也還沒到,不算晚?!?

    馬上就有人招呼著說道。

    “謝老香,就等你了,趕緊入座?!?

    坐在上首的一位老者,也是一臉微笑著起身,笑容可掬的邀請道。

    緊接著,他目光有些疑惑的望向了謝古蒼身后的白子岳,開著玩笑說道:“謝老香,你是不是知道我老周大出血,拿出了金桔靈葉茶招待,這才帶徒弟來蹭吃喝來了?”

    “你周老頭的摳門性誰不知道?沒事相求,會這么大方?”

    謝古蒼哼了一聲,這才說道:“這位是我新認識的一位道友,擅長制符,同樣是一位散修?!?

    “在下白子岳,見過諸位道友前輩?!?

    白子岳拱了拱手,開口說道。

    “制符?老徐,看來你是遇上對手了?!?

    一位看起來三十來歲,一身大紅衣袍,靚麗過人的美婦輕笑一聲,望向了一旁一個清瘦的中年男子,說道。

    “制符,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活計,凡人得法,同樣可以制符。

    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能夠發揮出作用,威力的法符。

    這行啊,入門簡單,但真正的門檻,卻在門里面?!?

    那清瘦中年人搖了搖頭,不以為然的說道。

    白子岳默默的沒有說話,而是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廳中各人,以此對照著謝古蒼之前的介紹。

    之前上首的,應該就是這金雅閣的主人周立成,與謝古蒼接話的應該叫做趙五根,綽號五老根。

    那位美婦,他沒猜錯的話,正是天香閣的閣主紀鳳娘,果然與他所想一般,天香閣背后,確實是與修仙法之人有關,只是不知,那與天香閣齊名的另外兩家,又是如何?

    至于那老徐,名叫徐鵬興,與他一般,都是善于制符,之前仙法集會之中,其他人所用符箓,大多都是由他提供。

    另外幾個,李勛李主薄自不用多說,還有兩個,一人是半老徐娘的模樣,被稱作血娘子,眉眼一臺,就讓人感覺到一股冷意,按照謝古蒼所說,極不好惹。

    至于剩下的一位,白子岳估計應該就是與李勛同屬于官府,不過卻是在登仙閣任職的裴元武。

    最后兩個,自然就是那五老根所說的,張顯師和散修老人吳老了。

    其中那張顯師據說乃是一位煉丹師,丹道精妙,特別是華靈丹,據說對于處于煉氣期的修仙法之人,都有助長修為的效果,極受歡迎。

    而吳老,綽號散修老人,據說此時已經一百三十多高壽,整個仙法集會,也都由他組織而成,實力也是所有人中最強,煉氣期第九層,據說早就開始謀求突破之機……

    很快,就有侍女送上了靈茶,白子岳到了聲謝,聽著幾人相互寒蟬,忍不住打開茶杯,抿了一口茶葉。

    對于這所謂的金桔靈葉茶,他心中也是好奇的緊。

    “好茶!”

    白子岳忍不住脫口而出。

    他是吃過好茶的,前世之時,號稱萬元一兩的頂級茶葉,他也不是沒有嘗過。

    但這金桔靈葉茶,不僅天生茶味比之那等頂級茶葉不弱,本身更是蘊含著一股靈氣,隨著茶水灌入他的體內,不斷沖刷,讓人身心都忍不住一陣顫動,接著就有股清涼舒適之感,不斷浮現,不愧是為靈茶。

    “這金桔靈葉茶自然是好茶,三年才成熟一茬,一茬也才不過八兩,平時我自己可都不舍得喝上一口,今天可直接泡了二兩下去。

    讓得老周我啊,心肝都疼,比丟失了萬兩銀子還心痛?!?

    周立成聞言,忍不住接話說道。

    “周老頭,下這么大血本,加上這次集會特意放在你這金雅閣,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這次肯定是有事相求了?!?

    謝古蒼也是忍不住抿了口靈茶,而后揶揄的問道。

    “還是謝老香了解我,不過具體何事,還是等吳老到了,再一同分說?!?

    周立成也不尷尬,失笑一聲,開口說道。

    見狀其他人也不勉強,白子岳則是望向了李勛李主薄,正想開口,一道道略顯熱情的聲音相繼響起。

    “吳老!”

    “吳老來了,還有張顯師,你們你們怎么一道來了?!?

    “吳老別來無恙啊?!?

    ……

    就連李勛,也是頗為尊敬的開口打著招呼,白子岳也不由將目光轉了過去。

    花白的頭發,卻被精致的用道簪扎起,長長的胡須,幾乎將脖子都給遮住,面色卻顯得白皙而紅潤,雙目漆黑而有神,看起來絲毫不像已經一百三十多歲的老者,反倒更像是一個五六十歲的小老頭。

    “吳老,周丹師?!?

    白子岳也是起身,開口打著招呼。

    “我和吳老也是剛巧在門口碰上了?!?

    張顯師先是應了一句,接著望向白子岳,道:“新人?”

    “是的,再下白子岳,是謝古蒼謝前輩介紹而來的?!?

    白子岳回應道。

    “嗯,謝老香跟我提過?!?

    一旁的吳老也是開口說道。

    點了點頭,張顯師也不再分說,與其他幾人打著招呼。

    一翻寒暄過后,吳老喝了口靈茶,說道:“本來這一次,并不想這么快招呼各位參加者仙法集會。

    不過前幾天周老頭找上我,說有要事召集大家,有事相求。

    我就想著,干脆就將這仙法集會提前,這才招呼著大家過來。

    不過,周老頭的事,我們可以先押后,老規矩,我們先做交易?!?

    其他人也是紛紛點頭。

    仙法集會,本就是交易為先。至于其他之事,等交易完了再去詳談也不遲。

    “還是我先來吧,你們也知道我已經一百三十多高齡了,自知大限將至,但修仙法一生上百載,自然有一顆拳拳的求道之心。

    所以,我還是那句話,我需要一枚開竅丹,或者退而求其次,有破障丹也成,甚至只要能夠提供消息,我都愿意拿出這可延年益壽的養生玉出來,作為交換。

    養生玉之中記載的長春功,自然也隨即送上。

    靠它,我老吳,才可在如今一百三十多歲之時,保持著戰斗力,才敢于去沖擊那更高層次的關卡?!?

    說著,吳老一臉期待的望向了所有人。

    “吳老你也知道,這吳江縣畢竟太小了,不管是開竅丹還是破障丹,可都不是普通靈丹,除非朝廷封賞,不然是不可能出現在我們這小地方的?!?

    那裴元武嘆了口氣,說道。

    “哎,散修艱難啊?!?

    吳老嘆了口氣,這才說道:“我也只是例行詢問。

    這枚銅鏡,是我前段時間外出偶得之物,有著定人心神的作用,雖只是二十七禁制法器,卻也有一定的妙用了,誰想要?開價?”

    很快,那天香閣的紀鳳娘和周立成都開口叫了價,最后則被周立成以三十塊大小不一的下品靈石,加上一盒百年份的人參,換到了那枚銅鏡法器。

    緊接著,張顯師走了上去,開口說道:“最近我打算煉制一爐蓮心丹,其他材料都大致備齊了,尚缺蓮心丹一種名為苦心草的靈材。

    我可以用三枚華靈丹作為交換。

    或者如若你們信得過我張某人的煉丹技術,一旦丹成,我也可以送上一枚蓮心丹。

    對了,這蓮心丹可是有著增長精神神識的妙用,對于精神力較弱之人,補充效果還是挺不錯的?!?

    “剛巧,我前段時間外出,碰上了一株苦心草,正苦于不好處理呢,就與張丹師交換吧?!?

    那五老根連忙起身,從自己的收藏中拿出了一盒靈材,遞了過去,說道:“這蓮心丹既然能讓張丹師愿意以三妹華靈丹作為等價交換,想必十分不凡,那我就選擇等待一二,要拿蓮心丹了?!?

    “好!”

    張顯師大喜,同意了下來。

    緊接著,很快相繼都有人上前拿出自己想要交換的物品,或是需要那些東西,一一報價,誰身上擁有,價格合適,自然就可以作為交換。

    當然也有如吳老一般,所需之物或是太過珍貴,或是太過稀少,是以并沒有人擁有的情況。

    如此,提出交換之人就只能大失所望了。

    其中,倒是有血娘子拿出了一門名為三色純元法的修仙之法作為交換之物,白子岳倒是起了一些興趣,畢竟這好歹也是能夠直接修煉到練氣第九層的功法,如若這次換取紫氣觀神法不成,也好做一個補充。

    可惜,對方要兌換之物,乃是一種水屬性靈物,一元重水,且非此物不換,他也只能徒呼奈何。

    帶到有一人提出要求沒能滿足,失望落座,白子岳終于按奈不住,站了起來,對著所有人拱了拱手,說道:“各位前輩,晚輩早些年因為僥幸,獲得了修仙之法,這才踏上了修仙法之路。

    不過,因為機緣淺薄,所獲的那修仙之法,卻是一門殘缺之法。

    只有上卷完好,下卷卻是沒有的。

    所以,晚輩想要借著這次的機會,看看能否得到那修仙之法的下卷,才好讓得晚輩不至于無法可修,一直停滯不前?!?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