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宛如一發炮彈,在此刻寂靜的巖層之下上演。

    他的眼前,是飛速下墜的巖層,那一層物質,愈發顯得古老,熔漿或許已經燃燒了無數年,現在依舊沒有熄滅的兆頭。

    現在,眼前的光陰早已逝去。

    光線化作無數的黑暗,頭頂的一片白色天空,宛如一張郵票的大小,是蒼白無力的,也是一種對于生的追求。

    這個世界,故此變成一片的灰暗。

    他的身體一抖,一口血猛然噴出,血紅色,有無數血絲回蕩,九曲回腸。

    帶給他最大的打壓--

    隱約可見,是一條宛如鞭子的東西,在鞭策玄中世。

    “疼……頜天……我想你了?!?

    他的聲音,是斷斷續續的。

    而現在,他一手捂住胸口,呼吸粗重無力。

    他的心都被這一條尾巴的絕殺,而停跳了。

    這是何等劫難,他幾乎要與世長辭。

    他將自己的嘴唇咬出血來,但是還是不夠。

    自己的聲音,宛如一片空洞在回蕩,世間萬物,都在下墜,以前那些巖層,還沒有等他去抓住,就已經迅速上升到他的頭頂。

    是那么殘酷的現實,排山倒海,紛沓而來,都是這些磨難。

    眼前的世界都在虛幻中度過,他在無數的熔漿之上,離那一片夢魘的影子,只差了幾米路程。

    而在此刻,他只能據理力爭。

    “千闕劍,你吧我害慘了,豈不是要救我?我和你,不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嘛?”

    言外之意,就是要千闕劍將他托舉。

    剛才他的身體,被龍尾一抽,就直接落入眼前的深淵內,那一條龍,現在已經和他分道揚鑣。

    他必須將這條龍殺死才對,不論他在何處,無論他要殺多少光陰。

    但他還是要向前。

    向上的千闕劍,一時間身上多出了細弱的光芒。

    “呲呲呲”的聲音,已經從它的身上閃現,讓玄中世的身體,宛如忽上忽下的游魚,在瞬間高出了巖漿數十米。

    他繼續開始和千闕劍砥礪前行的路程。

    一時間,千闕劍自己充當苦力,將世界的磨難打碎,讓玄中世坐享其成,仿佛乘著升降電梯,飛速地上升。

    很快他,就到了剛才自己所掉落的鷹嘴崖旁邊。

    看著那一條蒼龍的影子,玄中世就有些掙扎了。

    他不該去將這條龍激怒,但它現在已經發現自己的存在,他要作死呢。

    因為他會被螭吻弄死……

    但其實,他若不是因為千闕劍,也早就死了。

    這豈不是最為艱難的選擇?

    他該做的,是運籌帷幄,還是讓這千闕劍,為他做主?

    玄中世轉念一想,還是決定在這兒先支付一下,看那蒼龍怎么決定。

    他喘了口氣,發現自己早已被折磨得體無完膚。

    他的身上,有無數傷口,因為剛才風刃的襲擊。

    縱使他有那強大的防御能力,還有自愈能力,他還是無法擺脫這世俗的影響。

    只不過現在,他的血液在飛速流逝,他生產的血液,還不足以流干。

    那么,他該怎么辦呢?

    千闕劍也著急起來。

    千闕劍的身上,有無數的光點在閃爍。

    自己也實在沒有那些力量,賺讓玄中世被拉扯,萬一撕碎了傷口,事情豈不是更加不好?

    都是淚!

    他的身體在很大的傷害中堅持下來,已經很不容易。

    “砰--”

    在瞬間,他的頭頂上,卻突然出現了一抹聲音。

    這聲音是剛強不屈的,恍如宇宙塌陷,恍如世界在崩潰。

    在此驚心動魄的時候,玄中世驚訝地瞧著眼前的世界一看,發現了那恍如山洪暴發、又恍如碎石子在蹦跳而碎裂的聲音。

    這眼前的鷹嘴崖--

    頭頂的一片庇護,剛才他視若珍寶的歇腳點。

    早已在螭吻的怒氣下,剛剛時候,就化作了無數的碎片,碎石玩轉,濺起無數的連環。

    它們開始向自己傾瀉,宛如下了一場石塊的雨。

    還有,是無數的巨大石塊,也開始在自己的眼前出現了。

    落入他的世界之中,這就是一次磨難,這鷹嘴崖,幾乎有千噸之重,分解成了無數小塊,依舊是很重的。

    而且,這些碎粉,也要將它埋沒。

    這個世界,都開始對他散發出排斥感。

    幾乎可以催魂了,世界變得如此的蒼白,他的眼前就直接成為了碎石的雨。

    這一場雨,下得如此之轟烈。

    世界都被此震撼,在空氣中多出了無數尖銳的石頭,劃過了無數切割空氣的軌跡,讓他產生了一種錯覺。

    自己,這是做了什么豐功偉績?

    他,被這碎石直接壓垮了。

    而這世上,究竟還有什么防身之所?

    他懷疑,這兒已經沒有了,或許連那一只龍也這樣認為。

    它應該是估測,自己死了。

    那恐怖的龍吟聲,也逐漸消失了。

    玄中世現在,已經在這石塊下滑的空間中,身體帶來的無數疲倦,讓他不得不選擇死亡。

    千闕劍的身上,一片劍光產生。

    它如此癡纏自己,不想將自己所坑害。

    身上,就直接散發著劍氣,將眼前的世界,都開始揮戈相向去。

    千闕劍的劍鋒,遙指那些石塊。

    這些有的如同牛犢子大、有的若輕羽之小的石塊,都被千闕劍逐個瞄準,似乎要全部殺滅。

    它的力量是如此微薄,但若是自己加入,是不是會順理成章地逆襲?

    這是它的一個妄想,但也頗為虛幻。

    而此世界中,千闕劍最不服的就是這些碾軋,以數量去戰勝它的石塊,讓它恨之入骨,卻又無可奈何。

    千闕劍的身上,若有所思的亮光,開始越發迅速地掙扎。

    被自己所束縛,千闕劍已經沒有累那兩根銀線,但是,它卻越發幽閉了。

    這是為什么?

    還是它的心的原因。

    只不過現在,世界開始慌亂。

    那銀線已經消失,但是在千闕劍的思想上,兩根銀線豈不是完好無損?

    但是,玄中世一動不動,仿佛是被嚇傻了!

    “你逃啊……”

    若是此刻,千闕??梢運禱暗幕?,它會不會這樣子抱怨,自己或許認錯了一個像模像樣的主人。

    它難不成認了一個膽小鬼?

    不,這不科學……百镀一下“浮光禍世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