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修真小说 > 惟吾逍遥 > 第八百一十三章:神殿议事
    魔雍城。

    沉迷闭关修炼不可自拔的墨天微并不知道北辰殊已经傻傻地被人骗了,不过与此同时,研究魔界通道起点的她也遇到了难题。

    “怎么会这样?”

    她苦恼地看着身前那个巴掌大的阵盘,此时阵盘上有着一道道细密的裂缝,显然已经损毁——这正是她这段时间研究传送魔图与两界通道颇有成就之后,才做出来的一个试验模图。

    两界通道的原理与传送魔图并不一样,但在前期有一定的相似之处,这一点与诸天万界是一样的。

    墨天微曾经几次踏入过两界通道,对它也算有些了解,再加上她这段时间潜心钻研修炼,理论方面的知识已经基本了解,而今天就是她第一次尝试自己构建通道。

    ——以她的实力,想要开辟贯穿两个宇宙的通道自然是想也别想,她此时正在构建的只不过是一个超微型通道,连接地点就是从门口到她所在的位置。

    可惜,这样的尝试都失败了,就更别说那等需要跨越两界的通道,墨天微自然心中苦恼。最苦恼的事情还在于,她甚至都找不到失败的原因——明明一切都是按照规矩来的,怎么会这样呢?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能为外人所知的秘密,如果无人指点,我大概很难搞清楚?!彼踝牌屏训恼笈?,若有所思,“不过,我现在也找不到什么魔图宗师来指点自己,只能自己琢磨了?!?

    墨天微很快将阵盘收了起来,实验虽然失败了,但这只代表着她在架构通道方面有诸多不足,但是原本她也只需要推算魔界通道的起点,这只关乎理论,不考实操能力……

    但是就在她要开始推算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心头——话说回来,既然我只需要知道魔界通道的起点,那么我为什么不去绑架几个知道内情的魔族刑讯逼供呢?

    毕竟历史上魔界曾经数次入侵诸天万界与仙界,知道魔界通道所在之地的魔族定然不少,或许这种事情根本用不着她自己算,只需要按照剑修的老规矩办就行了。

    注:老规矩即“我不会不要紧,有人会就行了”。

    墨天微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微妙。

    她确实忘记了这一茬,关键是这种推算阵法之类的东西还挺有趣的,一不小心就勾起了她学习的热情,结果就一下子刹不住车了。

    “算了,学都学了,现在不学以致用那才是真的浪费?!蹦煳⒛参孔约?,“也不能什么事情都想着靠别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说服了自己之后,墨天微继续推算魔界通道的起点。

    圣魔源书之中记载了许多个魔界通道,根据之前在诸天万界得到的消息,许多通道的位置不曾变动,想来魔界通道的位置是固定的。

    在没有看见完整魔图的情况下,想要根据终点推算起点对魔族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对墨天微而言这恰恰不足为虑,因为她可以用一些小手段来辅助。

    她取出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这或是是过往游历时收集而来的,或是一些道友送的,珍贵与否先不说,但其中许多都极为独特,是某一世界的“特产”。

    ——根据这些“特产”之中蕴含着的禁制、气息,墨天微可以取出一个代表那一方世界的“特殊代码”,将它代入魔族目前最常见的一些跨界魔图结构之中,据此完善魔图结构,然后就和解方程有些类似,可以得到一个大概的范围,而这正是两界通道起点的时空道标可能存在的范围!

    “秋水界的凝水婉璧、血云界的月河血砂……”

    墨天微一个个点过去,发现东西已经都备齐了,不由暗暗赞了自己一句——看来喜欢收集东西确实是个好习惯,之后便开始推算。

    殿内渐渐安静了下来,这里被她布下了无数魔图,就是为了防止她施展诸天万界术法时气息外泄。

    墨天微专心施术,一道道光芒从那些零零碎碎的宝物之上飘起,五颜六色,凑到一起像是霓虹灯,但是只有她才能看清,那些光芒所笼罩着地方已经看不见宝物,只剩下一团团高度完善的禁制组合体。

    ——如果换在诸天万界,这种事情是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否则也不至于直到今天,诸天万界仍有许多生灵体内的禁制无法解析。

    一切全都是因为这里是魔界,这些来自诸天万界的宝物受到魔界天道排斥,这种排斥的力量让它们无时无刻不处于沉重的压迫之下,体内的禁制自发运转,又因为她使用了许多个术法组合,再加上天赋神通洞悉雷瞳,才让她看见了这奇妙的一幕。

    此时的墨天微就像是最严谨的科学工作者,任何无关紧要的情绪都被暂时抽离,她的心中一片冷静,仿佛一台具有高度智慧的机器,不会出现任何错误。

    “唰唰唰!”

    一道道剑光从墨天微指尖飚射而出,并不具备强大攻击性的剑意禁制没入一个个光团之中,按照墨天微的心意,迅捷而又精准地将一个个禁制组合拆解细分,最终取出她所需要的那一部分,开始剑道共鸣,化虚为实,模拟衍化!

    这一过程持续的时间不算短,饶是墨天微如今修为了得,当结束时也不免感到心神疲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以她的境界想要一口气解析如此之多自然禁制的奥秘,还是太勉强了一些。

    不过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她只是服下了一枚早已准备好的丹药,补足消耗的心神,然后迅速将这一个个禁制分别代入早已准备好的基础阵盘之中,开始“求解方程组”。

    临时性的两界通道,诸如小极乐天之主与秦神意曾经联手打开的通往破碎宇宙的那一条,更多借的乃是宝物的感应以及他们强悍的修为,若不是仙界天道早已接管破碎宇宙,这也是不成的。

    真正稳固、可以长期存在、自由开闭的两界通道无不需要大量魔图阵法作为基础,这些基础魔图阵法的结构与传送魔图阵法有异曲同工之妙,结构极为严谨,几乎不存在误差,这也是墨天微能求解“起点”的前提。

    不过,办法摆在这里,但是想要解析也不容易,这需要大量时间……

    在题海之中徜徉的墨天微几乎已经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解开它,就能找到回去的路!

    ?

    第二重魔域,魔刹城。

    月魄俯视着跪伏在眼前的主事,月眉微蹙,“怎么,不过是个宵小之辈,你竟还未将人捉住么?”

    那主事听月魄殿主用这等语气说话,心中早已惶恐至极,暗恨自己当日为何要独自揽下这么一桩害死人的差事,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但无论他心中有多么后悔,月魄殿主要听的都不会是他的求饶,而是具体的情况,主事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将自己这几年来调查的情况一一道来:“禀殿主,仆已查遍第二域魔刹国,但是没有丝毫音讯。而月棱副殿主当日说此贼已经往魔刹城的方向来了,可仆来来回回差了许多遍,皆未曾发现……”

    闻言,月魄的脸色沉了沉,只觉得眼前这主事真真无用至极——当年月棱曾经为此事还来过她的这座分殿一趟,她那时候很是奚落了对方一番,扬言必能找到那小贼,孰料这都几年过去了,竟毫无进展!

    这岂不是要她在月棱面前丢人么?

    月魄可不会管问题在于她为什么要说大话——她说的话即便是大话,那手下这些人也必须给她实现,而没有完成她期望的这个主事,自然便也得不到她的饶恕。

    “哼……”

    她轻轻挥了挥手,很快便有人上来将那主事捉住带了下去,那主事心中绝望,但却不敢求饶,因为殿主最讨厌听见别人求饶。

    殿内少了个人,又安静下来,月魄却是这才开始发愁起来——处置了没本事的手下自然是一桩快意事,但是手下没了,时间又不容她再换别人来,为了保住自己的颜面,那事情就只能她自己做了。

    “一个小贼而已!”月魄恼怒道,“难不成本座还抓不住了?”

    她立刻命令那位主事的副手前来拜见,又取出了月棱当日留下的一些用于追踪的东西,准备施展神通。

    但就在这时候,月魄腰间的玉佩忽然散发出蒙蒙光芒,她顿时脸色便是一变,挥手将殿中所有人斥退,复又打开殿中所有禁制。

    玉佩上笼罩着的光芒温暖而柔和,犹若月华一般,月魄不敢耽误,立刻分出一缕魔念进入玉佩之中,眨眼间世界变幻,眼前出现了一方巨大的殿宇,殿中共数百王座,而她正落在靠后的那几个上。

    月魄一扫王座的数量,不禁悚然一惊,“竟然是神殿议事!”

    在月魔族,诸多分散在外的月魔殿殿主可以算是一方“封疆大吏”,能担任殿主的不一定实力极强,但一定天赋杰出、背景深厚,如她便是如此。

    月魔族的神殿议事即所有分殿殿主共同议事,这可以说是月魔族中规格最高的会议,即便是月魄也只参加过一次,却不想今天竟然又遇上一次。

    月魄眉头微皱,她如今不在族中,许多消息都不如以往灵通,倒是不知道这次神殿议事究竟因而而召开。

    须臾,一道蒙蒙虚影落在她身旁一方王座之上,月魄扫了一眼——正是月棱那一处分殿的殿主,月轩。

    不过,月轩比她的资历要老,天赋也更强,她敢和月棱争长短,却不敢与月轩过不去,因此平日里除了礼节性的望来,倒是没有其他交流。

    但这一次,月轩却是先与她搭话了:“月魄,听月棱说那件事情你已经有些头绪了,不知现在结果如何?”

    月魄心中一突——她现在最怕被问到这件事情,结果月轩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就是一个小贼,至于如此上心么……

    心中腹诽,表面上却不能露了痕迹,月魄露出一个成竹在胸的微笑,“还请月轩殿主再给些时间,那小贼确实狡猾了些,不过我已知道了她的行踪,到时候必会给月轩殿主一个满意的答复?!?

    月轩一笑,只微微颔首,忽然又说起了其他事情:“月魄你可知晓今日神殿议事,所为何事?”

    “我在外久了,倒是未曾听闻什么消息,月轩殿主如此问,莫不是你知晓此事?”月魄好奇问道,“可否告知?”

    月轩的目光却已经落在了渐渐坐满的众多王座之上,笑容变得愈发神秘起来:“不必我说,很快神主就会说起此事……”

    月魄便也不问了。

    如月魄这样的小殿主议论纷纷,但坐在最前面那些王座上的殿主却是一个个都很沉默,也没有与人交流的打算——他们已经通过一些渠道知道了今日议事的主题。

    “也不知道神主与祭司会有什么决定?!?

    “那也只是谣传,真要为此大动干戈,恐怕反而会生出是非来?!?

    ……

    他们心中各有想法,而这时候神殿最上方的王座上终于出现了两个绝美的女子——正是月魔殿的神主与月魔族的祭司。

    两位大能的出现让所有月魔都闭上了嘴,神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神主的目光仿佛洞穿虚空一般,落在了每一个王座之上,那些在外权势惊人的殿主只感觉心中凛然,纷纷恭敬地垂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神主的修为又增强了!”月魄心中暗暗吃惊,“神主原本便是魔圣巅峰,难道……已经突破到了魔君一层?”

    若如此,那倒是个极好的消息。

    神主收回目光,用一种毫无起伏的语气宣布了此次神殿议事的主题:“今日神殿议事,所议者有二?!?

    众殿主纷纷收敛心神,打起精神,专心听神主的讲话。

    “一,蛮湮城附近将有通往深渊之地的裂隙出现,这是我族等候已久的机会,此次务必要进入深渊之地,获得古魔圣心?!?

    闻言,月魄顿时便是一惊,没想到竟然是这件事情!

    这倒确实值得来一次神殿议事了,不过——这都只能排在第一位,那第二个消息又是什么?

    神主无视了众魔的眼神,再次开口:“二,我已进阶,不日将前往第十三重魔域拜见魔祖,接受赐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