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發誓,自己一定不會放過那兩個雕像,等他脫困,這雕像必碎。

    可此時,武迪看著無比蒼老的三人,武迪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他們,這濃霧腐蝕的可是氣血??!氣與血是人之根本,他們可沒自己的銀球可以提供氣血,這可怎么辦?

    就算保住了性命,可是這蒼老破敗的身體還一直存在,甚至以幾人此時的身體狀況,都不知道能不能走出這里。

    可是突然武迪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連忙勾動自己體內的銀球,他想試一試這銀球能否也幫莊重三人轉化這濃霧恢復氣血。

    只見武迪不停的勾動這銀球,他相信這銀球有靈,不然每次自己發生了無解的問題時,這銀球總是會幫助自己。

    只見武迪探出一絲氣血不斷的波動著這銀球,可這銀球就仿佛和武迪唱反調一般,沒有絲毫的動靜,就是一直在給武迪轉換著氣血,武迪不信邪,更是加大了波動的力度,只見把氣血涌入銀球之中,這次這銀球像是被逼急了一般。

    頓時銀球光芒四射,旋轉的更加快速了,只見從武迪體內繁衍出來了幾根光芒帶,連接在了莊重三人身上,頓時銀球席卷的濃霧更加龐大了,直接把一處地帶的濃霧給卷了過來,化為了一股龐大的氣血,從武迪體內的那幾根光芒帶反饋給了莊重三人,而這銀球果然給力,眨眼間,只見莊重三人的臉色都是有了一絲的紅潤,沒有之前那么慘白了,就連身體也隱約有鼓漲。

    而那塊被吸取的地區,直接形成了真空一般,而那倆雕像仿佛也是注意到了,當即把那塊地方的濃霧給補充上。

    看著這些濃霧在迅速被武迪吸入體內時,這兩雕像此時有些猶豫了,按他們之前的經驗來講,現在釋放出去的這些異獸轉化的濃霧,早夠武迪四人喝一壺的了,可是這怎么有點跟他們想的不一樣??!

    是,莊重三人是喝了一壺,氣血差點被這濃霧給腐蝕殆盡,可武迪這貨,給他們帶來的感覺是,要給他們喝一壺??!

    畢竟這濃霧可不是永遠用不完的,而是眾多異獸的血脈所轉化而來的。

    可又看到武迪那奧斯卡的演技,知道這濃霧還是有作用的。

    但這雕像卻又不是真的活物,也只是帶了點靈性,哪里懂這么多。

    他們只知道的是,凡事闖入這里的人都要死,都要被這濃霧給腐蝕殆盡,不留活口。

    只見這濃霧還在繼續噴涌,武迪這才放心了下來,剛才那一塊地區直接被吸空,那倆雕像肯定是注意到了,武迪就怕這倆雕像發現什么,從而中斷這濃霧,到時候怕是麻煩就大了。

    自己境界無法再提升這么快,莊重三人也無法恢復,這才是武迪擔心的,他巴不得這濃霧永遠不要中斷。

    這要是讓之前死在這濃霧之下的人聽到,怕是要直接復活,弄死武迪這個氣人的玩意。

    這濃霧他們想避之不染,可你到好,巴不得這濃霧釋放的更得勁點.......也就武迪這獨一份了。

    此時這見這幾根連接莊重三人的光芒帶不斷的閃耀,銀球轉化的一半氣血都從這里輸送給了莊重三人。

    只見莊重三人此時也是在不斷的吸收這些氣血,尤其是莊重,只見此時莊重背后的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黑影,只見那黑影此時也是散發著血光,在幫莊重吸收氣血,只見莊重那干癟的軀體,正在不斷的恢復之前的模樣。

    ??湛找彩僑绱?,雖然??湛彰揮瀉諛笳飫嗟畝?,可是??湛杖詞怯兇徘看蟮奶甯?,雖然現在有些干癟......只見那些氣血進入??湛仗搴?,??湛盞納硤寰尤蛔齔隼戳朔從?,只聽見嘶嘶的聲音,漸漸的??湛找彩竊諑幕指?。

    最慘的莫過于寇浩陽了,一沒有莊重的黑魔象,二沒有??湛盞奶甯?。

    武迪看了一眼還在昏迷的寇浩陽,說道:“唉,老寇,你這個就自求多福吧!我也幫不了你??!”

    看著這一切武迪現在很是放心,既然莊重三人此時無恙了,那自己也可以安然修煉了,畢竟這濃霧可不是哪里都有的,當然要抓緊機會提升境界了,雖然這銀球轉化的氣血有一半給了莊重三人,但是還反饋給了自己一半,雖然這凝聚血紅的速度有些下降了,但是依舊不容小覷??! 而那銀球,此時也是轉的飛起。

    只見武迪閉眼盤坐下來,火力全開的凝聚著血紅。

    而此時這第十層薄膜的上半身,已經全部凝聚,就差下半部分了,而這也只是時間問題,還有濃霧問題.......

    就在武迪潛心凝聚薄膜時,咳咳,聲音傳來,只見寇浩陽居然率先醒來。

    只見寇浩陽睜開眼睛,看著自己的身體,一時有些發愣,這,這怎么回事,剛剛自己一個恍惚怎么身體就變成了如此模樣?

    而在他周圍還躺著同樣遭遇的莊重和??湛?。

    此時寇浩陽看著自己這副干癟的身體,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命是保住了,可這軀體,自己怕是永遠沒有再恢復的可能了。

    寇浩陽也是看見在自己面前打坐的武迪,以及連接在自己三人身體上的光芒帶,頓時有些不解,可突然這連接自己的光芒帶一陣光芒閃動,寇浩陽只感覺到一股純粹的氣血朝著自己傳遞而來。

    這氣血直接補充了寇浩陽的軀體,這這,寇浩陽抬起頭震驚的看著武迪,因為這光芒帶是從武迪體內傳出的,也就是說這股純粹的氣血是武迪傳遞而來的?

    寇浩陽看著面前完好無損的武迪,連忙開口道:“武迪,住手,別再傳遞氣血了,你這樣會死的?!笨芎蒲艚辜鋇乃檔?。

    顯然寇浩陽是不知道武迪可以轉化這濃霧為氣血,焦急的喊道。

    雖然他不知道武迪為什么不受這濃霧腐蝕的影響,可這氣血的傳遞也不是憑空而來的吧!所以此時的寇浩陽很是焦急,他怕自己拖累了武迪。

    而武迪也早已注意到了寇浩陽醒來,見寇浩陽如此神態,他本來想說實情的,可是想到了外面那兩雕像還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

    只見武迪,咳咳,一股鮮血從嘴角流了出來,整個氣血都有些消耗的樣子,只見武迪朝著寇浩陽眨了眨眼,要是按以前寇浩陽絕對明白武迪是什么意思,可此時情況卻不一樣,寇浩陽哪顧得上這些。

    看見武迪咳血,這頓時讓寇浩陽焦急不已,寇浩陽本想說些什么,可是武迪率先開口了,只聽見武迪說道:“老寇,我沒事,抓緊時間恢復氣血,我有辦法,不用管我?!?

    這話一出頓時讓寇浩陽感動不已,正所謂患難見真情,此時的武迪已經上了寇浩陽患難兄弟的賬本上了。

    只見寇浩陽眼角有淚的說道:“兄弟,如果堅持不住了就停下來,哥幾個不會怪你的,有你這個好兄弟,此生無憾了?!笨芎蒲粢桓閉媲榱髀兜乃檔?,說罷當即閉眼開始吸收氣血。

    而武迪看著寇浩陽這副真情的樣子頓時有些頭疼,心中想道:“這老寇,平時精明的跟什么似的,怎么現在如此糊涂了?!?

    顯然寇浩陽沒看懂他的眼神,可是武迪也不能直白的告訴寇浩陽,自己在吸收濃霧轉化氣血吧!這讓外面那兩個雕像大佬怎么想?一下子斷了這濃霧可就不好了。

    看見專心吸收氣血的寇浩陽,索性武迪也不再解釋了,也是專心的凝聚薄膜了。

    此時薄膜已經凝聚到了腿部,有著這么多的氣血供應,這薄膜上的血紅凝聚的飛快,就這一會,足以頂上武迪幾個月的修煉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此時的寇浩陽已經恢復了肉身,只見寇浩陽全身氣血彭拜仿佛換血一般,甚至能在表皮看到內腑之中那流淌的氣血,一股紫火瞬間自燃起來,只見在寇浩陽身上不斷往出冒著黑色的污垢,這寇浩陽居然是在用紫火淬練自己的肉身。

    但其中反應最大的是莊重和??湛斬?,此時二人還在沉睡,那股氣血進入二人體內的景象甚至比寇浩陽還要嚇人,只見莊重背后的那黑魔象此時黑霧濃郁到令人發指,不時的從莊重身上傳來一陣咆哮和威壓,很是恐怖。

    而??湛盞姆從Ω喬苛?,這些氣血本來就是那些異獸血脈轉化而來的,其中蘊含著許多異獸的血脈,而??湛帳粲諮?,雖然不是異獸,但本體卻也如期形,加上這異獸氣血入體,這對??湛綻此悼梢運凳嗆么ξ尷?。

    只見此時的??湛?,鼻口之間不斷的噴吐著白色的霧氣,就連身體都出現了一道道金色的紋理,很是不凡。

    而武迪此時是更是滿頭大汗,因為他的第十層薄膜已經全部凝聚而成了,此時武迪看著已經全部凝聚完畢的薄膜,靜靜的等待這薄膜融入身體之中。

    只見這薄膜此時散發著一股紅光,慢慢的貼緊武迪的表皮,融入武迪的體內。

    “??!??!”武迪痛苦的喊道,這熟悉卻又痛苦的感覺再次席卷了全身,境界一時提升一時爽,一直提升一直爽,可這實在爽的有點疼??!

    只見此時的武迪全身在冒汗,仿佛被蒸煮出來一般,只見其骨內閃爍著光芒,全身仿佛如同剛從熱水里撈出來一般。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