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真不算差。

    赵小冬一边把土豆和地瓜放到灶坑里,拿火煨着,一边道:“现在还算是老天爷赏饭吃,虽然咱们这儿地不肥,但是总算是旱涝保收,好歹饿不死。我小时候听老人说过,南方闹起洪灾来,可是不得了,一年到头颗粒无收啊……”

    宋一然老实在旁边听着,听赵小冬忆苦思甜,讲过去的故事。

    跟过去的日子比起来,现在这样,确实好多了。

    赵小冬用烧火棍把灶坑里的土豆和土瓜都弄了出来,直接放到一个破旧的瓦盆里,“放一放,等凉一点再吃?!?

    话说,她对这个东西并不感兴趣好不好?地瓜吃多了烧心还爱放~屁,关键是一点都不好吃!

    宋一然想,山上野味儿不少,或许她可以趁村民都不敢上山这段时间,好好改善一下伙食。

    “吃啊,想啥呢?”

    赵小冬把地瓜的皮都扒好了,只剩下底下一点,方便用手拿着。

    “我在想山上的事情?!?

    “山上,山上有啥值得你想的?”赵小冬自己扒了一个土豆,趁着热乎劲吃了起来。

    宋一然一边吃地瓜,一边想着事情的可行性。

    现在是冬天了,山上大多数动物都冬眠了,正是最安全的时候。捉点兔子,山鸡啥的,改善改善生活,也能增强点体质,对于她早日恢复身手是有好处的。

    不过,这事儿得瞒着赵小冬,要是让她知道了,她非炸了不可。等自己真的抓到东西,吃到肉了,她也就能默认自己上山的事情了。

    “丫头,你到底想啥呢?”赵小冬发现,自己就没了解过这丫头,以前吧,她闷声不说话,问她十句,能回你半句就算好的了。现在这丫头呢,倒是比以前爽利不少,可是主意太正了,心里像是时刻打着小算盘一样。

    赵小冬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她只知道自己没啥立场去管宋一然,只要照顾好她,就算对得起宋老了。

    宋一然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赵小冬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呢???

    她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但是这原主是个浑人,天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面的事情几乎不闻不问。除了让她记忆深刻的场面,她能记住的人和事实在有限。

    就好比赵小冬,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照顾自己,对一个人好,总是有原因的吧?俗套点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宋一然觉得,这倒是一个契机。

    “婶,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彼我蝗徽饣耙怀隹?,赵小冬的眼神就有点不自在了。

    有情况!

    宋一然假装什么也没发现,一边认真地扒着手里那半根地瓜的皮,一边漫不经心的问她:“为啥你对我这么好呢!”

    赵小冬显得有点尴尬,又是舔嘴唇,又是咽唾沫,都是人在心虚时显现出来的一些小动作。

    “你说我在大青山,就差人人喊打了吧?”宋一然笑了一下,“早些年一直是我外公护着我,自打他不在了,就一直是你帮着我。我想不通,这是为啥呢?”

    赵小冬干巴巴的挤出一句来:“这……这都是应该的?!?

    宋一然就叹气,“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世上的人情冷暖,我也尝了个遍。婶子,连亲爹都不一定能靠得住,世上哪儿有那么多应该的事情?!?

    赵小冬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她在心里把宋一然亲爹骂了个半死,随后无奈地道:“俺说你这孩子,咋变得这么能巴巴(能说)呢?以前八脚踹不出一个屁来!还是以前招人稀罕?!?

    宋一然就笑,“我要是又变成以前的样子,婶子你又该上火了!你放心吧,我再不会像以前那样了,我要是再那样,就对不起我外公?!?

    这句话像是触动了赵小冬似的,她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咋呼一声道:“你这么想就对了!丫头你听婶子一句话,在哪儿不是活着!现在可不比以前了,你好好的活着,比什么不强?”

    宋一然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婶子,我以后都听你的?!?

    “好孩子?!?

    “那你为啥对我这么好呢?”

    “还能因为啥,还不是因为你外公……”赵小冬话还没说话,就回过味儿来了,恨不能把鞋脱了扇自己几个嘴巴,她怎么就顺嘴秃噜出来了呢?

    宋一然却想,果然还是因为外公的关系。

    原主的外公是个非常厉害的医生,而且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也许就是因为他对赵小冬有恩,所以赵小冬才会执意这样帮自己。

    宋一然笑了笑,“婶子,你就告诉我吧,不然我也不安心。我如今也懂事了,再不会像以前那样不知道好歹了?!?

    赵小冬想了再三,最后咬牙道:“行吧,那俺就跟你说说?!彼鹕碚驹诿趴诔馔房戳思秆?,确信屋外没有人了,这才坐了回来。

    宋一然想,莫非这赵小冬跟宋老爷子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这么紧张!

    随后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不尊重,就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赵小冬小声跟宋一然道:“俺婆家的事儿,你知道吧?”

    宋一然刚醒过来那几天,还真不太清楚这事。

    后来她村里人你一言,我一嘴的说闲话,这才东拼西凑的把赵小冬婆家的事理了个大概。

    赵小冬不是大青山本地人,她是赵家屯的,前几年日子不好过的时候,她娘病倒了,偏偏弟弟的亲事也迫在眉睫。姑娘家彩礼要的有点高,如果这门亲事不成,将来她弟弟就更不好说亲了。

    赵小冬为了家里着想,干脆咬着牙嫁到了大青山马寡妇家。

    马寡妇的儿子是早产儿,胎里带来的弱症,一副病痨相,怎么看都像是活不长的。这十里八村的人家,都不愿意把闺女嫁过来当寡妇,所以即便马寡妇给的彩礼高,她的儿子也始终说不上媳妇。

    马寡妇害怕夫家断了香火,就四处给儿子说亲。

    赵小冬脸上写满了苦涩,“俺为了拿钱给俺娘治病,也为了给俺弟弟说媳妇,就把自己卖了?!?br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