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真不算差。

    趙小冬一邊把土豆和地瓜放到灶坑里,拿火煨著,一邊道:“現在還算是老天爺賞飯吃,雖然咱們這兒地不肥,但是總算是旱澇保收,好歹餓不死。我小時候聽老人說過,南方鬧起洪災來,可是不得了,一年到頭顆粒無收啊……”

    宋一然老實在旁邊聽著,聽趙小冬憶苦思甜,講過去的故事。

    跟過去的日子比起來,現在這樣,確實好多了。

    趙小冬用燒火棍把灶坑里的土豆和土瓜都弄了出來,直接放到一個破舊的瓦盆里,“放一放,等涼一點再吃?!?

    話說,她對這個東西并不感興趣好不好?地瓜吃多了燒心還愛放~屁,關鍵是一點都不好吃!

    宋一然想,山上野味兒不少,或許她可以趁村民都不敢上山這段時間,好好改善一下伙食。

    “吃啊,想啥呢?”

    趙小冬把地瓜的皮都扒好了,只剩下底下一點,方便用手拿著。

    “我在想山上的事情?!?

    “山上,山上有啥值得你想的?”趙小冬自己扒了一個土豆,趁著熱乎勁吃了起來。

    宋一然一邊吃地瓜,一邊想著事情的可行性。

    現在是冬天了,山上大多數動物都冬眠了,正是最安全的時候。捉點兔子,山雞啥的,改善改善生活,也能增強點體質,對于她早日恢復身手是有好處的。

    不過,這事兒得瞞著趙小冬,要是讓她知道了,她非炸了不可。等自己真的抓到東西,吃到肉了,她也就能默認自己上山的事情了。

    “丫頭,你到底想啥呢?”趙小冬發現,自己就沒了解過這丫頭,以前吧,她悶聲不說話,問她十句,能回你半句就算好的了。現在這丫頭呢,倒是比以前爽利不少,可是主意太正了,心里像是時刻打著小算盤一樣。

    趙小冬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她只知道自己沒啥立場去管宋一然,只要照顧好她,就算對得起宋老了。

    宋一然心里一直有一個疑問,趙小冬為什么會對她這么好呢???

    她雖然有原主的記憶,但是這原主是個渾人,天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對外面的事情幾乎不聞不問。除了讓她記憶深刻的場面,她能記住的人和事實在有限。

    就好比趙小冬,她不可能無緣無故的照顧自己,對一個人好,總是有原因的吧?俗套點說,就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宋一然覺得,這倒是一個契機。

    “嬸,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彼我蝗徽饣耙懷隹?,趙小冬的眼神就有點不自在了。

    有情況!

    宋一然假裝什么也沒發現,一邊認真地扒著手里那半根地瓜的皮,一邊漫不經心的問她:“為啥你對我這么好呢!”

    趙小冬顯得有點尷尬,又是舔嘴唇,又是咽唾沫,都是人在心虛時顯現出來的一些小動作。

    “你說我在大青山,就差人人喊打了吧?”宋一然笑了一下,“早些年一直是我外公護著我,自打他不在了,就一直是你幫著我。我想不通,這是為啥呢?”

    趙小冬干巴巴的擠出一句來:“這……這都是應該的?!?

    宋一然就嘆氣,“這幾年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世上的人情冷暖,我也嘗了個遍。嬸子,連親爹都不一定能靠得住,世上哪兒有那么多應該的事情?!?

    趙小冬張了張嘴,還是沒能說出什么來。她在心里把宋一然親爹罵了個半死,隨后無奈地道:“俺說你這孩子,咋變得這么能巴巴(能說)呢?以前八腳踹不出一個屁來!還是以前招人稀罕?!?

    宋一然就笑,“我要是又變成以前的樣子,嬸子你又該上火了!你放心吧,我再不會像以前那樣了,我要是再那樣,就對不起我外公?!?

    這句話像是觸動了趙小冬似的,她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咋呼一聲道:“你這么想就對了!丫頭你聽嬸子一句話,在哪兒不是活著!現在可不比以前了,你好好的活著,比什么不強?”

    宋一然點了點頭,“你說的對!嬸子,我以后都聽你的?!?

    “好孩子?!?

    “那你為啥對我這么好呢?”

    “還能因為啥,還不是因為你外公……”趙小冬話還沒說話,就回過味兒來了,恨不能把鞋脫了扇自己幾個嘴巴,她怎么就順嘴禿嚕出來了呢?

    宋一然卻想,果然還是因為外公的關系。

    原主的外公是個非常厲害的醫生,而且是一個非常熱心的人,也許就是因為他對趙小冬有恩,所以趙小冬才會執意這樣幫自己。

    宋一然笑了笑,“嬸子,你就告訴我吧,不然我也不安心。我如今也懂事了,再不會像以前那樣不知道好歹了?!?

    趙小冬想了再三,最后咬牙道:“行吧,那俺就跟你說說?!彼鶘碚駒諉趴誄饌房戳思稈?,確信屋外沒有人了,這才坐了回來。

    宋一然想,莫非這趙小冬跟宋老爺子之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這么緊張!

    隨后又覺得自己這個想法有些不尊重,就不敢再胡思亂想了。

    趙小冬小聲跟宋一然道:“俺婆家的事兒,你知道吧?”

    宋一然剛醒過來那幾天,還真不太清楚這事。

    后來她村里人你一言,我一嘴的說閑話,這才東拼西湊的把趙小冬婆家的事理了個大概。

    趙小冬不是大青山本地人,她是趙家屯的,前幾年日子不好過的時候,她娘病倒了,偏偏弟弟的親事也迫在眉睫。姑娘家彩禮要的有點高,如果這門親事不成,將來她弟弟就更不好說親了。

    趙小冬為了家里著想,干脆咬著牙嫁到了大青山馬寡婦家。

    馬寡婦的兒子是早產兒,胎里帶來的弱癥,一副病癆相,怎么看都像是活不長的。這十里八村的人家,都不愿意把閨女嫁過來當寡婦,所以即便馬寡婦給的彩禮高,她的兒子也始終說不上媳婦。

    馬寡婦害怕夫家斷了香火,就四處給兒子說親。

    趙小冬臉上寫滿了苦澀,“俺為了拿錢給俺娘治病,也為了給俺弟弟說媳婦,就把自己賣了?!?br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