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聽到這里,不由得一陣唏噓。

    趙小冬也是個命苦的。

    “后來呢?”

    “成親第三天,俺那個短命的男人就走了?!閉孕《歉瞿腥瞬⒚揮惺裁刺厥獾母星?,他們只有短短三天的夫妻緣分,還沒同過房,她到現在都是姑娘身子。

    宋一然就道:“他走了,你的日子也變得不好過了吧?”

    趙小冬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咧嘴笑了,“你這孩子,看著冷心冷肺的,倒是個能看明白事的。俺婆婆是個寡婦,一個人把兒子拉扯大,自然千難萬難。成親第三天,喜事的熱乎氣還沒過呢,人就沒了,她能讓俺過好日子嗎?”

    “后來呢!”

    趙小冬眼神有些飄忽。后來?后來的話,說起來就長了。

    趙小冬男人下葬以后,馬寡婦不依不饒說她克夫,一個囤子都在看她們的笑話。趙小冬娘家來人,要把趙小冬接回去,馬寡婦卻說什么趙小冬嫁過來了,就是他們家的人了,萬萬沒有回去的道理。

    馬寡婦當時說的話,趙小冬到現在依然記得清清楚楚。

    “她說俺是他們家花錢買來的,沒道理她兒子前腳一死,俺就回娘家改嫁去?!閉孕《ぬ玖艘簧?,又道:“她還說,也不是不能放俺回去,但是得讓俺娘家把聘禮還回來?!?

    宋一然心想,馬寡婦的這個要求其實也不過分,畢竟才結婚三天,兒子不在了,兒媳婦要是回了娘家,那就叫人財兩失??!

    趙小冬的情緒很低落,眼睛里閃過一抹扎心的灰敗之色,她喃喃地道:“錢都花了,自然不可能還回來?!?

    這好像跟外公沒有啥關系吧???

    宋一然用手支著下巴,仔細的聽著,反正天也冷,沒事干,就當聽故事了。

    趙小冬絮絮叨叨的講了好多事,把她和馬寡婦之間那點被碾壓得稀碎的生活都講了一遍,最后又講到了馬寡婦的死!

    “她是病死的,死之前一點征兆也沒有,突然嘴就歪了,估計是中風了?!閉孕《潰骸鞍撐艿酵餉嬡デ筧?,等大伙來的時候,她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俺們想借車把人送到公社的衛生所去,結果走到半路,人就咽氣了?!?

    趙小冬苦笑一下,“她活著的時候吧,俺們天天吵,像一對瞪眼兒雞似的。她突然咽了氣,俺倒覺得心里不舒服了。她死了以后,俺也想明白了,以后的這日子啊,俺就一個人過了……”

    馬寡婦一死,傳趙小冬命硬的流言就越來越多了,還說什么她是孤星命,把馬寡婦娘倆都克死了。

    又過了幾年,便沒有人再敢提孤星命,克死人之類的話了,趙小冬也能喘口氣。

    “寡婦門前事非多,俺的脾氣要是不壞一點,只怕早就讓人欺負死了。即便就是這樣,還有人打我的主意呢!想著俺是個好欺負的!那天也是懸了,多虧了你姥爺路過,救了俺一回,要不然,俺就算不死,也得死了?!?

    具體事由,趙小冬說得含糊其辭,語焉不詳。

    宋一然多少猜出來一些,這事兒八成不太好說,趙小冬拿自己當孩子呢,怕污了她的耳朵。再有就是,這個想要欺負趙小冬的人,不太好惹,說以趙小冬不想再提往事。

    “嬸兒,是我不好,不該問你的事?!?

    趙小冬爽朗一笑,“傻孩子,都過去了,現在不挺好的嘛!”

    “好嗎?一點也不好!”宋一然皺了皺鼻子,嫌棄地道:“吃都吃不飽?!?

    趙小冬哈哈大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你這個妮,瞎說什么大實話?!彼婧笏痔酒?,“就是這年頭,沒辦法??!”

    宋一然打了一個哈欠,趙小冬就站起身來,“你歇著吧,俺回去了?!?

    宋一然點了點頭,起身把趙小冬送了出去。

    趙小冬站在門口道:“這院子,連堵圍墻都沒有,太偏了,不安全。等天氣暖和的,得想想辦法,實在不行圍個籬笆院子也行??!到時候再養條狗,俺也能放心些?!?

    “好,等天氣暖和了再說吧!嬸兒,天太冷了,你趕緊回去吧,別凍到了?!?

    “行了,你也回吧!”趙小冬把手揣在衣袖里,往家走去。

    宋一然回了屋,把門拴好,又往灶坑里添了幾根柴火,這才掀簾子進屋,鉆到被窩里去了。

    她確實有點困,早上起來太早了,又跑到山上溜了一圈,還費勁巴拉的把賴長江收拾了,能不累嗎?

    說到底,還是這副身子骨不中用,換了以前,這點工程還趕不上尋常的負重訓練呢!

    宋一然閉起了眼睛,進入了夢鄉。

    等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天都要黑了,窗外呼呼作響,不知何時起了北風,看樣子,好像是要下雪了。

    宋一然從被窩里爬起來,穿上半舊的花襖子,再用打著補丁的圍巾把自己的頭包住,把手揣到袖子里出了門。

    她這副模樣,定然跟普通村婦沒有什么兩樣,入鄉隨俗,她自然不想自己太過另類。

    宋一然頂著小北方在村子里轉了一圈,就打聽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牛找回來了,找牛的人說這老牛跑到山上,結果腿卡到石頭縫里拔不出來了,幸虧他們去山上找了,否則這牛就算找回來了,腿也廢了。

    宋一然笑了笑,揣著手回了家。

    李興盛必定以為她遭了毒手,回不來了。這才把藏起來的牛給放了出來,還故意弄了一個牛腿卡到石頭縫里的場面,把村里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牛的身上。

    這樣一來,就不會有人發現她不見了,等到人們發現她失蹤時,甚至有可能給她安上一個逃跑的罪名。只要賴長江處理得當,依照這個年代的刑~貞技術和破~案手段,只怕就算找到了尸體,也找不出什么線索。

    到最后,案子就會變成無頭公案,只能不了了之。

    李興盛。

    你三番五次害我,總不會是沒事閑的吧?

    宋一然冷笑一聲,不知道你這只老狐貍,到底想要什么呢?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