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的这个疑问,也是大青山村民的疑问。

    都说狼咬死了人,可是咬死的是谁呢!村里就那么几十户人家,家家户户,男女老少谁也不缺,都全乎着呢!那被咬死的那个到底是人还是家畜呢!又或者,根本没有狼在山上出没呢!

    这件事可不能马虎,必须要弄清楚。

    大青山是个三面环山的小村子,这里山多地少,而且土地贫瘠匮乏,根本种不出多少像样的东西来。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老一辈人就指望着大青山里的药材、山珍,野味来改善生活呢!可是这几年,风声太紧,一切的一切,都是国家的,而不是属于个人的。山上的东西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任意采摘了。

    以前采到的木耳,蘑菇等物,都是自家留着换钱。现在是要上交的,一年有一定的任务额,用以换取工分。

    然而,工分换的那点粮食根本吃不饱??!

    好在大青山物产丰富,即便每年要完成一定额数的任务,但是林子深处还是会遗留一些大自然的馈赠。胆子大的,运气好的,也能采到不少好东西,都是救命用的。

    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只要不公开闹出来,就没事。

    如今林子深处有了狼,再想平平安安的弄些山货,就不大容易了。

    山货是好东西,可是再好也得有命拿??!

    狼是极凶残,狡猾又记仇的畜生,偏偏又生得聪明,在这片地头上尝到了甜头,肯定不会轻易离开的。这次也不知道是谁倒霉,要是下次换了自己上山,被那畜生盯住了,可怎么好?

    狼咬死人的这件事,在大青山村闹得沸沸扬扬的,人人皆知。

    李兴盛自然也听到了风声。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死的人是赖长江,因为已经过去两天了,赖长江都没有回来,而宋一然那个丫头片子却活得好好的。

    真的是赖长江吗?他怎么会被狼咬死呢?

    李兴盛心里非常不安!

    赖长江死了是小事,可是他到底怎么死的,却是大事!

    分明一切都安排好了,为什么宋一然还活着?这里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是他想象不到的!如果死的那个人真的是赖长江,那么这一切是意外,还是别人安排好的。

    一想到这些事,李兴盛就坐不住了,他思前想后想了小半天,下午吃过饭以后就去了生产队队长高大山。

    农闲的时候,家家户户一天两顿饭,高家也不例外。

    高大山的爹,就是上一任村长,那个时候还没有生产队这种说法。

    高家在大青山,是有很高声望的。这也是李兴盛最不服气的一个理由!

    高大山有什么?要文化没文化,要头脑没有头脑,只不过有一个好爹罢了。

    心里虽然对高大山万般不满意,但是在李兴盛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来,他见谁都笑呵呵的,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高大山的媳妇一见李兴盛来了,连忙把人往屋里让。

    “外头冷,快进来。他爹,你看谁来了?!?

    高大山正喝酒呢,抬眼一瞧,正好看到李兴盛掀了打着补丁的棉门帘走了进来,他连忙道:“兴盛啊,来得正好,赶紧脱鞋上炕,一起喝点。孩儿他娘,给他叔拿个酒盅,添副碗筷?!?

    高大山媳妇应了一声,就去拿了酒盅。

    小炕桌上摆了一壶酒,看样子也是刚烫完,另外还有一盘花生米,一盘炒鸡蛋,几根大葱,一碗大酱,还有一小盘金烂烂的玉米饼子。

    生活不错啊,那鸡蛋还冒着热气呢!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柴小芬正好拿来了酒盅,碗筷,往桌上一搁道:“老高一个人喝没意思,正好你跟着喝两杯?!?

    高大山的媳妇是个长相一般,但是十分能干的女人,两个人结婚这么多年,柴小芬给高大山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可以说是个非?;嵘呐?。高大山他娘活着的时候,把柴小芬收拾得够呛,可是她都咬牙挺了下来。现在自己熬成了婆,说话走路都带着几分脆快劲。

    高大山的事情,她可没少帮忙出主意,是个厉害的。

    李兴盛就更嫉妒了,凭什么高大山样样都比自己强?娶得婆娘也比自己娶的婆娘好???

    两个人明争暗斗这么多年,高大山事事压他一头,这让李兴盛很是郁闷。

    虽然心里已经嫉妒得发狂了,但是李兴盛把情绪隐藏得很好,还亲手给高大山倒了一盅酒,又给自己面前的酒盅倒满了。

    “你来这是有事吧?”高大山端起酒盅,“来,走一个?!?

    李兴盛连忙跟他碰了碰杯,把酒干了。

    这酒够味儿,辛辣十足,好酒。

    “正宗的老白干,好东西??!”

    高大山笑而不语,一个劲儿的让李兴盛吃菜,他早就瞧出来了,李兴盛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两个人打了快二十年交道了,李兴盛什么德行,高大山一清二楚。

    李兴盛吃了一口鸡蛋,又夹了两?;ㄉ?,这才道:“老高,我找你来是想问问你对于狼咬死人的看法?!?

    高大山一边给倒酒,一边问:“你也听说了?”

    “闹得那么凶,能没听说嘛!”李兴盛道:“依我看,这山上到底有没有狼,是不是咬死人了,咬死的是谁,都应该尽快查清楚?!?

    高大山也是这个意思,没想到这次他们倒是想到一块去了。

    “你是咋想的?”

    李兴盛道:“这种事情,我一个大队会计,能有啥主意。要我说,不如就去找公家,这种事情他们不管谁管?”

    高大山想了想,“也对?!?

    李兴盛又道:“不过,在那之前,咱们得把看到狼咬人的证人找到,再细细的问他一遍?!?

    高大山点头,又举起酒盅来跟李兴盛碰了一下,“还是你想得周到,是得问。就是不知道这话最先从谁那儿传出来的?!?

    这对高大山来说,是个难题,兴许有人不愿意站出来呢!

    李兴盛心中暗笑,可真是个废物,他只道:“这事儿啊,你就交给我吧,不出三天,一准儿给你问出来?!?br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