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冬的話也不無道理,有的時候,就是需要放手一搏。山上遇到狼的危險雖然大,但是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家人被餓死吧!

    不過,眼下正是風口浪尖的時候,想來大伙應該能安分幾天。

    宋一然心里有了主意,就打了一個哈欠。

    趙小冬當下道:“你睡吧,俺走了?!?

    “嬸兒,你再待會兒唄!”

    “不待了,這天也怪冷的,俺早點回去捅捅炕灶,你快歇著吧!”

    宋一然把趙小冬送了出去,關好門,回屋睡覺去了。

    到了后半夜,宋一然猛地睜開了眼睛,從被窩里坐了起來。

    萬籟俱靜,窗外除了風聲,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了。

    宋一然哆嗦著穿上了棉衣棉褲,心想大青山這鬼地方,還真是冷??!真不知道原主在牛棚里睡了那么多年,是怎么挺過來的。她穿好衣裳,下地穿了棉鞋,又從墻上摘下一件破舊的棉襖子穿在最外頭。

    這件棉襖子有些大,下擺處正好能罩住她的大腿,棉襖有些舊了,是孫老頭的遺物。雖然穿死人的東西有些不吉利,但是好歹這件棉襖能擋些風寒,再說宋一然也不嫌棄,就一直穿著。

    最后,宋一然拿出一塊半舊的頭巾,將自己的頭和耳朵都包住。她將雙手揣在袖子里,頂著北風出了門。

    外面一個人也沒有,連狗叫聲也聽不到。宋一然攏了攏身上的舊棉襖外卦,一溜煙的往山上跑。

    夜色濃重,伸手不見不五指,可是宋一然行走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卻如履平地,十分輕松。

    作為小分隊的一員,她的視力自然是極好的,但是還沒有到能夜視的地步。現在的她,卻如同一只行走在夜晚的豹子一樣,不但身手矯健,而且暗夜中的一切都清晰的呈現在她的眼中,就像白天一樣。

    宋一然心里犯嘀咕,難道說這也是空間里面的霧氣帶給她的好處?

    她來不及細想,一頭扎進林子里,開始上山。

    山野里陰涼異常,宋一然的身體雖然恢復了很多,但是原主身體底子太差,‘裝備’也弱到爆,所以宋一然還是有些受不住,只能加快速度在林子里穿梭,好讓身體快速熱起來。

    宋一然‘料理’賴長江的時候,順便在山上挖了兩個簡易的陷阱,她想趁著村民都不敢上山的時候,趕緊捉點獵物打打牙祭。

    宋一然用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就來到了她布置的陷阱前,她先是將手放到唇邊哈了幾口氣,使勁搓了幾下讓掌心有了些溫度,這才小心翼翼的將陷阱上的偽裝都撤了下去。

    宋一然挖陷阱的技術,是跟一位野外生存經驗非常豐富的老兵學的,無論是哪種山地地形,她都能找到合適的布置位置,保證自己獲得最大的收獲。

    陷阱里有兩個黑影,一看就是有獵物中招了。宋一然美滋滋的爬在陷阱邊上,伸手下去將兩個已經變硬的獵物提了上來。

    一只兔子,一只野雞。

    小是小了點,總比沒有強吧!

    宋一然將陷阱恢復原狀,又在上面撒了一些土和枯葉,這才提著兩只獵物下山去了。

    三更半夜的,山上一個人也沒有,宋一然也不用掖著藏著的,拎著兩只獵物就回了家。

    一進屋,宋一然才覺得自己的身上有了暖和氣,她拴好門,打了一個冷戰,這才跑到了爐灶前烤火。

    宋一然將獵物往旁邊地上一放,順手將一旁籮筐里的松枝取過來一些,塞進爐灶里。爐灶里的火很快就旺了起來。宋一然周身上下暖和了不少,肚子也饑腸轆轆起來。

    她將野兔扔進空間之中,燒水撥了野雞毛,動作利落的清洗野雞的內臟。

    野外生存挑戰的時候,一般是半個月一周期,每個人只發一包壓縮餅干,一包牛奶,一塊巧克力。要想活著,不被淘汰,就得自己想方設法找吃的。野菜、野果、河里的魚,山上的兔子、野雞、蘑菇,甚至連草甸子上的田鼠,都會成為他們的腹中餐。

    只有吃飽了,才能有力氣進行對抗,才不會成為淘汰者。所以宋一然不但會挖陷阱打獵,還特意向炊事班的老班長請教各類野外食材的處理辦法。她這個人,心靈手巧,除非自己不樂意干,否則什么活都難不倒她。

    宋一然很快就將野雞收拾干凈,切成大小均勻的小塊。又從墻角的破舊籃子里,摸出一個土豆,三兩下去皮切滾刀塊備用。

    家里沒有多少菜油,好在這只野雞很肥,下蔥段和姜片翻炒兩下,香味就出來了。再加入土豆,醬油,少許鹽翻炒,最后放點開水,干紅辣椒小火慢燉。

    宋一然坐在灶坑前,不停的抽動著鼻子,大炕里傳來陣陣香味兒,簡直要把她的饞蟲勾出來了。

    太香了!

    她‘穿’到這兒的時間也不短了,一直都處于缺油水的狀態,天天吃糠咽菜的,別說吃好了,連吃飽也達不到。

    這對她來說,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頓好飯。

    宋一然也不怕別人聞到味兒,她這個房子周圍四下無人,離她最近的鄰居也有幾百米那么遠,三更半夜的都睡覺得,誰能聞到味兒??!

    很快,鍋里的湯汁就收得差不多了,宋一然打開鍋蓋,一股濃郁的香味兒撲面而來,深吸一口氣,全身的毛孔都舒坦的張開了。

    宋一然迫不及待的將雞肉盛出來,坐在灶臺旁邊就開吃。

    雞肉非常嫩,咬一口特別彈牙,純天然野生的雞肉,味道可比后世那些養殖場里出來的雞好多了。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根本沒法比??!土豆也很軟爛,配上原汁原味的雞湯,咬上一口軟糯十足,真是太好吃了。

    宋一然一口氣將大半的雞肉都吃到了肚子里。

    胃雖然得到了滿足,可是舌頭還很饞,總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但是她很有良心,特意給趙小冬留了一碗雞肉,其中還有一只雞大腿。

    至于明天要怎么跟趙小冬交待這個雞肉的事嘛……

    宋一然覺得,或許她應該實話實說。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