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一頓油水豐富的早飯,趙小冬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充滿力量。其實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小老百姓,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飽穿暖,過幾天太平日子。

    想到這里,趙小冬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雖說眼下的風聲跟前幾年比起來,確實松動了不少,但誰知道這天還會不會變呢!

    “嬸兒,好好的嘆啥氣呢!”

    趙小冬不愿意在宋一然的傷口上撒鹽,在她看來,這孩子就是個受害者??!她那時候才多大,根本什么都不懂,更不應該受到這種罪。

    “沒想啥,就是想,要是天天能吃到肉就好了?!閉孕《室饉盜思婦洳蹇拼蜈壞幕?,大笑著把話題轉移過去。

    宋一然也不拆穿她,只道:“嬸兒你就放心好了,我保證以后都讓你吃上肉?!?

    “可別??!”為了一口吃的,犯不上去冒險。

    宋一然卻道:“明明肉就在眼前,為什么要放棄呢!都說靠山吃山,我這么做也沒錯??!再說,這陣子因為狼吃人的事兒,他們都不敢上山了,正好便宜我們?”

    趙小冬能說啥,她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丫頭啊,你聽嬸兒一句話,安全第一??!現在雖然不像過去了,可形勢到底啥樣誰也說不清楚。再說,山上啥都有,你這小身板萬一碰到點活物,那就是兇多吉少了?!?

    說了半天,還是不放心。

    “那賴長江可是這一帶有名的混混,他長得人高馬大的都讓狼給咬死了。你說你這小身板……”都不夠給狼塞牙縫的呢!

    宋一然被趙小冬叨叨的頭疼,“哎喲,嬸兒,咱們不是都說好了嘛!你怎么又叨叨上了???這件事就這么定了??!你就負責幫我保守秘密,然后跟我一起吃肉,別的就不用管了。我還是那句話,平平安安的,一定沒事,行不?”

    趙小冬這回是徹底啞火了。

    雪越下越大,一直到了下午才漸漸歇住了。

    趙小冬戴著厚厚的棉手套,把門口的雪全都清掃了一遍。宋一然要幫忙,她說什么也不肯,非要自己一個人把活干完。

    “你快進屋,這么冷,凍壞了咋辦?俺這身體可結實呢,聽話?!?

    宋一然實在沒辦法,就進了屋。她準備燒火做飯,讓趙小冬吃了飯再回去。

    趙小冬帶來的貼餅子還剩下幾塊,宋一然烀了幾個土豆,準備用大醬拌著大蔥吃,再把早上剩下的那半顆白菜燉上,放一把粉條,開鍋就可以吃飯了。

    趙小冬掃完雪進屋的時候,宋一然也把飯菜做好了。

    “嬸兒,趕緊喝點熱水?!?

    趙小冬喝了兩口熱水,再一看宋一然做的飯菜,不免又嘮叨兩句,“你這孩子,咋又燉大白菜呢!這點菜得吃一冬天呢!現在都吃了,開春你吃啥?”

    宋一然只道:“那燉都燉了,不吃浪費了?!?

    趙小冬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坐下來吃飯。

    宋一然做飯好吃,主要是因為她舍得放油,她做一頓飯放的油,夠別人家吃三天的了。

    “你這孩子……”趙小冬看到油汪汪的菜,還有晶瑩剔透的粉條,頓時感覺不大好了。

    宋一然卻是笑呵呵的,“嬸兒,我是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所以不能委屈自己??斐園?,一會兒該涼了?!?

    趙小冬沒辦法,就跟著宋一然又吃了一頓“好的”。

    趙小冬走的時候,還囑咐宋一然,“把門拴好,冷就多燒點,沒事別出去??!”

    宋一然都應了,回屋簡單收拾了一下,就躺到被窩里會周公去了。

    只是到了半夜的時候,她照樣穿戴好衣裳,走出了家門。

    空氣中全是冰冷的氣味,天氣冷得仿佛能將人的呼吸凍住似的。宋一然一路小跑著往山上走,才覺得身體沒有被凍僵。但是山上都是雪,道路濕滑特別不好走,宋一然有好幾次差點從山上滾下去,要不是她反應快,這會兒只怕早就受傷了。

    好不容易趕到了設置陷阱的地方,宋一然已經氣喘吁吁了。惡劣的天氣環境,讓她的行動變得特別緩慢,平時半個小時就能走完的路,現在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

    宋一然喘了幾口氣,這才覺得胸腔里熱辣辣的感覺平復了不少,她也顧不上別的,連忙扒開積雪,想要看看陷阱里有沒有什么收拾。

    結果讓她感到很驚喜,陷阱里有三只野雞,兩只野兔。

    宋一然高興壞了,忍不住吹了一聲口哨,這可真是大收獲??!說起來還是這個年代的環境好啊,山林沒有被破壞,野生的動物隨處可見,隨便挖這么一個小陷阱,就有這么多獵物掉下來。

    宋一然忙不迭的把戰利品收進空間之中,然后將陷阱恢復原樣,再取些松枝蓋在上面,最后再往陷阱上方蓋一些雪來遮掩痕跡。

    做完這一切,宋一然覺得自己的手指都僵硬得不能動了。她連忙從雪地里爬起來,深一腳,淺一腳的下了山。

    平時宋一然上山都喜歡走大路,那條路也不能算是真正意義的大路吧,但是相對平坦一些,也好走一些,村里人上山都走這條路。按道理來說,下雪天路不好走,她更應該走大道才是,可是現在雪停了,宋一然怕自己的腳印會留下來,萬一被人瞧見就不好了,所以便抄了小路上山,又從小路下山回家。

    上山的時候倒是一切順利,可是下山的時候,卻遇到了突發情況。

    一個廢棄的小屋子里,隱隱傳來了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宋一然聽得清清楚楚,不由得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間廢棄的小屋,偶爾會有護林員在那里歇歇腳,上山的村民也會在那些避避雨,沒想到今天大雪封山,竟然還招來了一對野鴛鴦。

    她是從后世穿過來的人,思想開化,也沒覺得這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就在她要離開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一個略微有些熟悉的聲音響起,“那丫頭還真是命大?!?

    宋一然的眼睛一下子就瞇了起來,她聽得出來,那是王蓮花的聲音。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