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冬沒出嫁之前,有個青梅竹馬,叫田長甸。

    田長甸這個人長得很壯實,性格也很好,從小就知道護著趙小冬。兩個人一起長大的,到了十六七歲,情竇初開的時候,彼此的心里就再也擱不下別人了。

    只是田長甸的家里太窮了,兄弟姐妹還多。兩個人雖然情投意合,但是奈何趙家一屋子老弱殘兵,不是生病的,就是要娶親的,就指望著趙小冬出嫁時候能多要點聘禮救急呢!又怎么會同意趙小冬去嫁一個窮鬼!

    趙小冬的娘又是絕食,又是下跪的,硬生生的把趙小冬逼成了寡婦。

    誰能看到自個兒娘跪到自己面前無動于衷??!

    “出嫁之前俺就說過,俺嫁過去,以后就當沒了娘家人!”趙小冬想哭,心里一抽一抽的疼,可是她哭不出來。

    宋一然聽到這里,不由得暗道:原來嬸子也不傻,她不是自愿的??!看來她也是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傷口在自己面前揭開,所以就含糊的說是她自愿的。

    “你這個敗家的丫頭,胳膊肘就往外拐是不是????你心里還惦記長甸?是不是想把錢都拿去養漢子?俺看你就是個狐貍精,芯子里就不安分,想男人了是不是,馬蚤得不成樣了……”趙小冬的娘破口大罵,什么難聽說什么。

    這就是親情,這就是她娘。

    趙小冬早就麻木了,為了錢,為了弟弟,她娘每次見到她的時候,都跟瘋了一樣。

    趙小冬能忍,可是宋一然忍不了。

    她來到這個世上感受到的第一份善意和溫暖就是來自趙小冬,如果沒有趙小冬的照顧,自己還不知道能不能挺過來呢。她那個親媽,一看就是嚴重偏心眼兒,還有她那個弟弟,怎么瞅都不像是個好人,這娘倆是要當吸血鬼,把趙小冬逼死?。?!

    就在趙小冬的娘罵得痛快的時候,宋一然進了屋。

    “嬸兒?!?

    屋里三個人全都愣住了。

    趙小冬的娘叫向金花,五十出頭的年紀,長得一副刻薄模樣,人又瘦又黑,顴骨很高,一臉的褶子像壟溝一樣。

    宋一然一進屋,她的刀子眼就飛了過來,看宋一然像眼中釘,肉中刺一樣。向金花覺得,趙小冬的錢都給宋一然花了,自然恨她恨得牙癢癢。

    趙小冬的弟弟叫趙富貴,這個人不學無術,好吃懶做,還一身的毛病。他的目光粘在宋一然的臉上,似乎還吞了兩下口水。

    “你咋過來了?!閉孕《志旨?,連忙下炕把宋一然往屋外推,“回去,聽話?!?

    趙富貴卻飛快的起身,一下子擋在了門口,“大姐,你這是干啥?著啥急??!”

    “你讓開?!閉孕《閹我蝗煌約荷硨笠換?,疾聲厲色地道:“滾開?!彼飧齙艿蓯鞘裁吹灤?,她心里最清楚。趙小冬很怕宋一然被她牽扯進來,會被趙富貴占便宜。

    宋一然卻不動聲色的打量著趙富貴,看到那個男人不懷好意的目光時,不由得冷笑了一聲。

    向金花聽到趙小冬為了一個外人罵她的寶貝兒子時,頓時大怒,也顧不得別的,下炕就朝著宋一然撲了過來。

    “賤皮子,俺讓你勾~搭俺兒子,不識好歹的東西?!畢蚪鴰ㄇ譜潘我蝗皇萑?,又仗著自己身上有把子力氣,就想打宋一然幾下出出氣。

    她女兒手里的錢,都被這賤丫頭花了,自己要不收拾她,難消心頭之恨。

    向金花的動作非???,趙小冬反應過來的時候,她都已經站到宋一然的面前了。向金花掄圓了胳膊想要扇宋一然的嘴巴,卻不想手腕子一下子被宋一然抓住了,而且還動彈不得。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等大伙反應過來的時候,向金花已經大罵起來,“賤丫頭,你松開俺,你這個不要臉的,掏干了俺女兒的血汗錢……”

    趙小冬氣得不輕,“娘,你胡咧咧啥??!”

    “俺說錯了?這丫頭要死不活的,還不是你伺候她?沒少吃藥吧?家里的雞也都給她霍霍了是不是?還有白面,一年總共就能分兩斤,那都是錢??!”向金花覺得自己的心在滴血,那些東西應該都是她的,憑什么給外人。

    宋一然手上稍稍用力,向金花就嚎了起來,“疼,小賤~人,放開俺!你這個千人騎,萬人睡的小~娼~婦?!?

    趙小冬氣得都哆嗦了,“你們給俺走,滾出俺家?!?

    “大姐,你咋還幫外人說話呢,你沒看娘都疼成啥樣了?!閉愿還笠槐咚?,一邊欺上身來,雙手朝宋一然身上摸去,想要趁亂揩油,占點便宜。

    可惜他的那點小心思全都被宋一然識破了,人還沒等到近前呢,宋一然便抬起腿來,朝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踢了過去。

    趙富貴一點防備也沒有,被踢了個正著,頓時疼得倒在了地上,捂著被踢的下半身哀嚎不已。

    “疼死俺了,哎呀……”誰能想到這個看起來弱不拉嘰的女孩子,竟然有這么大力氣呢!

    “兒子,你咋了?”向金花急了,她就這么一個寶貝疙瘩,還指望著他養老呢!這要是被踢壞了,那還了得。

    向金花劇烈的掙扎起來,想要用另一只手去撓宋一然的臉,“小~娼~婦,老娘跟你拼了?!?

    宋一然不慌不忙地在老太太的肩膀處按了一下,向金花只覺得肩膀處又酸又麻,緊接著半個身子都動彈不得。她又驚又恐,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指著宋一然大罵,“你這個妖~女,你對俺做了什么?”

    “妖女?老太太,你可得對自己說過話話負責??!”

    向金花一下子就想起了前兩年的事,當下眼中有驚恐之色。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眼前這丫頭不好對付,今天恐怕要栽跟頭。

    趙富貴還有哀嚎,可見宋一然這一腳踢得不輕。向金花的半個身子都是麻的,根本動彈不了。

    “趙小冬,你是死人???”

    向金花一向強硬,跋扈慣了,所以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收斂。更重要的是,她不相信瘦巴巴的宋一然有打倒他們的能力,她覺得,一切都是巧合罷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