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金花大發雷霆,“趙小冬,你是死人???你娘和你弟弟都倒在這兒了,你還端上架子了,動都不會動了是吧?”

    趙富貴一身的冷汗,他生怕自己被踢廢了,之前想要占宋一然便宜的想法也沒有了,現在只想好好教訓一下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頭。

    “大姐,俺要是廢了,你也別想好!”

    趙小冬也很意外,沒有想到宋一然會輕而易舉的就把這兩個人撂倒了,不過眼下還有麻煩事要解決呢,可不是問這事兒的好時機。

    “你們想怎么樣?”趙小冬的話特別冷,一點溫度也沒有。

    向金花根本沒有聽出來,以為閨女念在血脈情分還跟她一條心呢!

    “你去把這個丫頭狠狠揍一頓,給老娘抓花她的臉!還有,她踢了你弟弟要命的地方,必須賠償俺們?!?

    “她什么都沒有,你想讓她怎么賠?”

    向金花眼珠子一轉,立刻道:“讓她陪你弟弟睡覺,拿身子抵債!”等這個賤丫頭身子敗破了,看她還怎么得意。有了這個把柄在手,還怕她會不聽話嗎?反正她也沒有親人了,誰會管她的死活,到時候就把她嫁給老光棍,弄一筆錢花。

    “你要是不把這件事情辦成了,你就不是俺閨女!”

    趙小冬氣得周身上下直哆嗦,“太不要臉了,你們滾,給俺滾出去!俺沒有你們這樣的娘家人,滾?!閉孕《穹枇慫頻?,順手拿起炕上的苕帚,朝著趙富貴的身上劈頭蓋臉的打了下去。

    趙富貴這會兒還疼著呢,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只能用胳膊護著自己的頭,“大姐,你瘋了,瘋嗎?你為啥就打俺一個……哎喲,別打了?!?

    向金花也急得不行,可是她現在還不動,只能在嘴上討便宜,“趙小冬,你這個喪良心的,老天爺怎么不降個雷把你劈死??!別打了,那是你親弟弟?!?

    趙小冬用苕帚抽打了趙富貴數十下,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要耗盡了。趙富貴也被打得哀嚎不止,整個人蜷縮在地上,疼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趙小冬拿氣喘吁吁的走向向金花,向金花嚇了一跳,“你要干啥,俺是你娘!”

    趙小冬把苕帚扔到了向金花的腳邊,沉聲道:“就因為你是俺娘,俺對你一直都抱有幻想,想著你雖然偏心,但俺好歹是你的閨女,你總會留一兩分臉面給俺??墑前誠氪砹?!就算掩把自己賣了,也堵不住你的貪心,你們要吸干凈俺的血,還要對一個孩子下手,你們喪盡天良??!”

    向金花目光有些閃躲,看著有些瘋狂的趙小冬,不敢說話。

    宋一然上去抱住趙小冬,“嬸兒,別難過了,不值得的?!?

    話雖如此,但是他們畢竟是血脈至親??!

    “你說的那是人話嗎?”趙小冬抹了一把眼淚,沖著向金花喊道:“小然就是個孩子,她還是個孩子??!你怎么能有那種想法呢!你是人嗎?”

    大概是被氣急了,趙小冬翻來覆去的說這么一句話,她還是個孩子??!

    宋一然抱住激動的趙小冬,輕聲安撫她:“嬸兒,我沒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此時此刻,宋一然心里的感動,多過于憤怒。

    像向金花和趙富貴這樣的人,她見多了,相比之下,趙小冬的這份維護之心,更難得。

    鬧了這么一通,趙小冬早就體力不支了。

    宋一然扶著她坐到炕上,讓她靠在柱子上,輕聲道:“嬸兒,你歇會兒,這件事兒交給我?!?

    趙富貴和向金花心里突然竄起一股寒意來。

    宋一然蹲到了向金花的面前。

    向金花盯著她那巴掌大的小臉咽了一口并不存在的唾液,她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竟然會有一種汗毛直豎的感覺,好像被一只狼盯上了一樣。

    “世上怎么會有你這樣的母親,生了孩子,卻不能公平對待,害了自己女兒的一生還不夠,還想壓榨她繼續為你們賣命,成為你們的奴隸嗎?”宋一然冷笑一聲,“怎么,我聽說你們還想把她賣給老光棍?”

    啥意思?

    向金花的腦袋有點短路,啥叫壓榨?奴隸這兩個字她聽懂了!但是她沒覺得自己做錯。她一把屎,一把尿的把閨女養大了,讓她替這個家做點事情怎么了?閨女是外姓人,早晚要嫁到婆家去奉獻的,把她養這么大,可不能白養吧!她熬死了男人和婆婆,跟沒出嫁有什么分別?咋就不能再嫁一回換點彩禮!

    向金花想得理直氣壯,心想老娘還想把你賣了換錢呢!

    宋一然知道跟這種人廢話沒有用,“看樣子,你把主意打到我頭上來了?!?

    向金花心里一驚,心想這人莫不是妖怪,咋連自己想啥她都知道呢!

    宋一然笑了笑,“沒關系,看在你是嬸子老娘的份上,我給你一條活路?!?

    向金花哆嗦了一下,問道:“你……你想咋滴?俺告訴你,今天你踢俺兒子的命根子,還推了俺,這事兒沒完。你拿一百塊錢出來,要不然,俺就去公~社告你!”

    “告??!”宋一然慢慢的靠近向金花,“看看你們母子倆能不能活著走出這個門?!庇銼?,她用一只手攥住向金花的手臂,另一只手飛快的在向金花的肩膀點了幾下。

    向金花大叫一聲,倒地不起。她好像很疼的樣子,在地上不停的翻滾,嘴里不停嚷嚷:“疼死了,疼死了??!”

    趙小冬很詫異,瞧她滿頭大汗,表情痛苦的模樣,倒不像是裝的??墑侵皇塹慵趕?,難道真的那么疼?

    宋一然看著滿地打滾,痛苦不堪的向金花非常有成就感。

    在外人看來,她只是在向金花的肩膀上點了幾下而已,實際上,宋一然是調動自己體內的真氣,嘗試著用真氣代替銀針去刺激向金花的穴道,只是宋一然沒有想到效果會這么好。

    “饒了俺吧,俺下次再也不敢了……”這會兒向金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大冷的天,她躺在地上出了一身的汗。

    宋一然就道:“從此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們過來糾纏我嬸子,否則的話,小心我要你的命!”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