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長甸是知道宋一然的,他雖然覺得宋一然是趙小冬的累贅,但是他并沒有什么資格和立場去說這個話。更何況,上次趙小冬來找他,讓他幫忙賣一些獵物,說那些東西都是宋一然那個孩子挖陷阱得來的,所以他對宋一然的態度還可以。

    至少這孩子有了謀生技能,不必再拖累趙小冬。

    “哎哎,好孩子?!碧锍さ櫸笱芰慫我蝗灰瘓?,就問趙小冬,“這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嗎?沒事瞎跑啥,帶著孩子回去吧!”

    誰是孩子???你們全家都是孩子。

    宋一然假笑了一下,“叔,我是來買東西的?!?

    “別跟著搗亂,跟你嬸子回去吧!”

    “咋是搗亂呢?有生意送上門,咋的,嫌棄我人小,不做這買賣?”宋一然挑眉道:“叔,你這是怕我沒錢吧?”

    “哈哈……”

    宋一然的話音剛落,又站起一個人來,這個人沒有田長甸高,身高也就一米七出頭的樣子,身形略微富態了點,神態有些玩世不恭,看起來很像是一個游手好閑的混混。

    “這話說的好。長甸啊,不是俺說你,生意都送上門了,咋能不做呢!你當兄弟們這點東西是大風刮來的???不用錢???”那人一邊說一邊上前來,推了田長甸一把,走到了宋一然面前。

    這是怎樣一雙眼睛??!

    宋一然的鼻子以下都用圍巾圍住了,只露出一雙眼睛,但就是這樣一雙如同被泉水洗滌過的眼睛,把姜大海給鎮住了。

    姜大海臉上輕挑的神色盡數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些許的鄭重之色。

    “小姑娘,貨都在那邊兒呢,要什么,你得自己過去挑。俺們這里的東西,都不用票,不過價格,自然要貴一點,”

    趙小冬緊緊的跟在宋一然身邊,這個姜大??剎皇鞘裁春萌?,比起賴長江來,一個半斤,一個八兩。

    宋一然拿眼睛一掃,就知道桌子上的東西不全,上面擺的除了毛巾、牙刷、臉盆、香皂,這些日用品以外,一件有分量的東西都沒有。

    看來這些人把東西都收起來了。

    “怎么,沒有小姑娘看好的東西?”姜大海又讓人點了兩盞油燈,“你可瞧仔細了,俺這里的貨,可是十里八村最全的,大姑娘小媳婦喜歡的紅頭繩,花手絹,俺這里都有?!?

    宋一然嗤之以鼻,“誰買那些東西!”

    “那你要什么?”

    宋一然悄聲問姜大海,“有酒嘛?”

    姜大海先是一愣,緊接著哈哈大笑起來,“有意思,俺還沒見過這樣有意思的小姑娘呢!酒倒是有,可是你要酒干什么?”

    趙小冬皺眉拉了她一下。

    “這不是快過年了嘛,喝一口全當解乏了?!彼我蝗揮值潰骸懊┨ㄎ銥陜蠆黃?,二鍋頭就行?!?

    二鍋頭也不便宜??!

    “行,俺這兒還真有二鍋頭,不過不便宜?!苯蠛I斐雋礁種竿?,比量了一下。

    “行??!”宋一然一本正經地道:“那就來兩瓶?!?

    趙小冬知道宋一然主意大,這孩子不會無緣無故的買酒,肯定是有用處的。她心里很著急,強忍著沒有說話,想看看宋一然到底要干啥。

    “行!還要別的不?”

    宋一然又問,“那個,元寶紙錢啥的,有沒有?”

    趙小冬這才想起來,之前宋一然跟她說過,想去祭拜一下宋老爺子和老馬頭的事情。

    姜大海神色不明,深深的看了宋一然一眼。雖然時局比之前強了不少,但是這些都是舊社會的糟粕,是要被唾棄的。前幾年,這些東西要是敢露面,非被人批死不可。

    “祭拜先人,不帶些東西,怕是說不過去?!?

    姜大海這才道:“五塊錢一包,紙錢、蠟燭、元寶啥都有?!?

    “你怎么不去搶??!”五塊錢!換成糧食也夠吃十多天了。

    “就是這個價,就是這個行情。你也不想想,除了俺這兒,你上哪兒能淘換到這些東西來?!?

    這是實話,沒有人敢賣。

    “好,五塊就五塊?!彼我蝗恢苯猶統鼉趴榍?,把錢往桌子上一拍,“兩瓶二鍋頭,一包東西,快點,我們等著要用呢!”

    姜大海豎起一根大拇指來,贊道:“痛快!”一邊說著,一邊給旁邊的人遞了一個眼色,當下就有人去取貨了。

    看來狡兔三窟??!

    很快,東西就取回來了。

    宋一然瞧都沒瞧,就把東西裝到了籃子里。

    “丫頭,不打開看看,不怕俺糊弄你?”姜大海覺得眼前這小丫頭膽子大得出奇,跟他之前接觸過的人都不太一樣。他姜大海威名在外,害怕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怎么這小丫頭就不怕他呢!難不成是不知道他的名號?

    細想之下,又覺得不對!

    眼前這種場面,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應付得了的,鄉下人沒見識,到了這地窩子里,還不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偏偏這丫頭,氣定神閑,像是來串門一樣,真有意思。

    “不用了,我信得過你?!彼低暾餼浠?,宋一然就扭頭跟趙小冬道:“嬸兒,咱們回去吧!”

    趙小冬點了點頭,帶著宋一然往外走。

    田長甸是連忙請示姜大海,“大海哥,俺送送他們?!?

    姜大?;恿嘶郵?,示意他們可以走了。

    幾個人順著土階往地面上走,不一會兒就先后爬出了秘道,又出了屋子,往鎮上走。經過土丘的時候,還能看見兩個望風的人,他們跟田長甸找了聲招呼,就扭過了頭去。

    “行了,你別送了?!閉孕《潰骸鞍趁僑系寐?,一會兒就坐車回村兒里了?!?

    田長甸似是有話要說,還看了宋一然一眼。

    宋一然很識相的想要避一下,卻被趙小冬拉住了,親昵地挽著她的手臂,“你回吧!”說完就拉著宋一然走了。

    這兩個人有事兒??!

    宋一然回過頭去,發現田長甸還站在那里,目光中滿是不舍。

    “你倆咋回事??!”

    趙小冬就道:“你一個孩子,問那么多干啥?!?

    “就說說唄,他就是你的那個青梅竹馬?”宋一然道:“看著年紀也不小了,沒成家嗎?”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