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耽擱下去,你兒子就死透了?!彼我蝗喚裥》宜?,幫高奇做起了心臟復蘇。

    這孩子呼吸沒有,心跳也很微弱,再不施救,兩分鐘都用不了,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了。

    心臟復蘇至少要持續三十分鐘以上,才能讓患者恢復生命體征,這是一個跟死神搶人的急救方式,前世宋一然做了不下千次。

    她很熟練,只是怕沒有人信任她,畢竟她現在只是一個十四的孩子。

    柴小芬猶豫了,就在這個時候,高秀娟突然走過來,指著宋一然的鼻子罵道:“俺小弟都死了,你還想折騰他?”

    宋一然盯著高大山,一字一句地問道:“我自幼跟著我外公,打從認字那天起,我看的就是醫書!這人救不救,高叔你給句痛快話?!?

    高大山當下打了一個激靈,“救,救!”他怎么把宋老爺子給忘了!

    高秀娟再要說什么,卻被高大山痛罵了一句:“閉嘴,滾出去!”

    高秀娟哇的一聲哭出來,推開人群跑了出去。

    宋一然可管不了那么多,她一邊解高奇的衣裳,一邊道:“屋里人太多了,不利于空氣流通,都出去?!?

    此時她仿佛就是高家的主心骨,高大山連忙把屋里的人都趕了出去。只留兩個親戚在一旁幫忙。

    人們沒有走遠,還圍在高家屋外,有人大窗外看熱鬧,都想看看宋一然要怎么救人。

    她說能救就能救嗎?人都死了啊了!

    宋一然迅速解開高奇的衣裳,找到胸外心臟按壓處,將左手掌貼在他的胸處,兩手重疊,左手五指翹起,雙臂伸直,利用自己上身上力量,向下按壓。

    三十次為一組,然后進行人工呼吸兩次。

    當眾人看到宋一然捏住高奇的鼻子,然后嘴對嘴的給他吹氣時,這些人全傻眼了。

    “親……親上了?”

    “屁話,高奇才多大點?這是渡氣吧?”

    “哎呀媽喲,這也太不要臉了?!?

    屋外說什么的人都有,只是屋里的人都緊緊的盯著宋一然的動作,誰也沒有去理會。

    不知是誰把油燈點著了,昏暗的燈光把整間屋子都籠罩在一片橘色的光調之中,卻讓人感受不到一絲的暖意。

    做了大概有十多分鐘的時間,高奇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看熱鬧的人都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

    “假的吧,她能救人?”

    “人都死了???”

    “你說隊長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咋也跟著胡鬧呢?”在他們看來,趕緊給孩子換衣裳埋了才是正經,折騰啥呢!

    柴小芬此時的心已經涼透了,她絕望了,知道自己的兒子救不回來了,最后一分希望也被壓垮了。她像是被抽干了力氣一樣,整個人半靠在高大山懷里,雙眼無神。

    高大山則是雙眼通紅,緊緊的盯著自己的兒子,生怕錯過什么。

    又過去三分鐘,高奇還是一動不動。

    高大山終是沒有忍住,雙肩不由得顫抖起來,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來,無聲的哭著。

    柴小芬絕望的哭喊著,仿佛要跟著小兒子一起去了似的。

    “動了!”不知道是誰突然喊了一聲,一下子把大伙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原本在眾人眼中已經死透的高奇,突然吐出兩口水來。

    “兒子!”高大山又驚又喜,猛然爬到了孩子身邊。

    能吐水,說明還活著。

    柴小花眼中又有了希望,巨大的驚喜包裹住了她,讓她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此時宋一然身上已經被汗水打透了,但是她還在堅持,她知道孩子救回來了,至少暫時救回來了。她又猛地按了幾下,高奇竟然又吐了兩口水,緊接著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雖然他的哭聲有些微弱,但是人卻是活了過來,若是細看,還能發現他的臉頰和嘴唇上的青白之色已經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絲絲紅潤。

    直到這一刻,筋疲力盡的宋一然才住了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陌生又熟悉的感覺,雖然累,卻是酣暢淋漓。

    “媽呀,真活了!”

    “真是見了……”硬生生的把鬼字給咽了下去。

    “高家小子活了,救回來了!”

    這真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人們奔走相告。

    柴小芬抱著失而復得的孩子放聲大哭!只是這哭聲里不再是絕望,而是極大的歡喜,隱隱還摻雜著一絲后怕。

    “孩子,俺給你磕頭了?!輩裥》野押⒆油嘰笊交忱鏌環?,就給宋一然跪下了,然后就要磕頭。

    宋一然哪里受得起,不管怎么說,兩個人差著輩分呢!

    “嬸子快起來!”宋一然力氣很大,把柴小芬架住,道:“你這是干啥呢,我可受不起?!?

    她很冷靜地對一旁同樣激動不已的高大山道:“叔,孩子雖然救過來了,但是還是應該送到衛生院去,大冬天肺子里嗆了水,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要是燒起來得了肺炎,再合并心肺感染,怕是我就白費工夫了?!?

    高大山瞬間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連忙道:“對,孩子他娘,你先別哭了,趕緊給孩子換衣服,拿兩個鋪蓋,得把人送到衛生院去?!?

    “老二,老三搭把手?!?

    一直站在屋里的兩個男人,是高大山的兩個親兄弟。

    眾人七手八腳的忙活起來。

    宋一然悄悄的出了屋,“借過,讓一下??!”她拿上自己的背簍,離開了高家小院。只是這一路上,她收獲了不少村里人的注目禮,想來大伙也都聽說了她救人的事,很多人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吧!

    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能結交高大山,倒是不錯的事。

    只是槍打出頭鳥,風言風語怕是也少不了。

    只不過,救人永遠是她的第一選擇。

    宋一然加快了腳步往加走,遠遠的,她便瞧見有個人影徘徊在小小的矮房門口,看身形就知道是趙小冬沒錯。

    宋一然勾了勾嘴角,快步迎了上去,“嬸兒,你咋來了?!?

    趙小冬道:“俺都聽說了,不放心你,過來瞅瞅?!?

    “進屋吧,有啥話進屋說?!彼我蝗荒貿鱸砍?,打開門鎖,推開門走進了屋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