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興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啥完意?”

    “俺也是聽說的?!憊誦【晁趿艘幌虜弊?,“那孩子都淹死了,結果又讓老宋家那丫頭救活了?!?

    淹死的人還能救活?沒聽說過??!

    高奇掉到水庫里的事,李興盛也聽說了。只是他這個人,一向明哲保身,會不在有事的時候讓自己處于風口浪尖之地。他和高大山面和心不和,這事兒明眼人都知道,他過去,只會讓別人覺得他是在看高大山的笑話,而且他也不想去摻和高家的事。

    孩子沒成年就死了,這是晦氣事兒,按老理兒,祖墳都進不去!他去湊那個熱鬧做什么!

    只是沒有想到,宋一然那個賤丫頭,居然把人救回了,她哪兒來的本事???

    宋老頭?。?!

    聽說宋老頭以前可是了不得的神醫,難不成他的本事都傳給他外孫女了?

    不對??!這學醫可不是鬧著玩的,沒有文化咋學呢!

    李興盛十分不解,“得了,我去瞧一瞧?!彼ヌ教礁嘰笊降牡?。

    顧小娟連忙道:“他爹,聽說孩子送到鎮上衛生院去了?!?

    李興盛點了點頭,“你跟孩子們干活吧,我得看看去?!?

    顧小娟也不敢說別的,把李興盛送了出去。

    “娘,爹走了?”李興盛的大女兒李愛軍走了出來,“是不是去鎮上了?!?

    “你別管那么多了,當心你爹生氣?!?

    “哦??!”李愛軍應了一聲,“那俺去糊紙殼了?!焙礁鮒嬌且環智?,雖然錢很少,但是積小成多,也能貼補家用。

    “去吧!”顧小娟轉頭望向屋外,眸子里滿是失望和不甘。

    同樣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人,還有王蓮花,此時她一臉驚恐,像是聽到了什么噩耗一般,緊緊的盯著站在她面前的兩個兒子,失聲道:“你說啥,再說一遍?”

    “那個……”趙大拴覺得腿肚子打顫,“娘,俺們不是故意的?!?

    趙小拴也道:“是啊娘,你要救救俺和俺哥,俺倆不是故意的,誰知道他膽子怎么那么小,嚇唬一下就掉下去了,俺們沒推他?!?

    王蓮花又驚又恐,咬牙切齒地道:“你們這兩個王八糕子,這是闖了多大的禍?!?

    原來高家小兒子掉到水庫里面,竟然是這兩個小兔崽子干的事。這要是讓高大山知道了,以后還會有他們的好日子過嗎?

    “你們……”王蓮花掄起了雞毛撣子,準備狠狠揍他們一頓,還想了一百個詞兒想要罵人,可是話到了嘴邊,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孩子是她自己生的,她就是把他們罵死了,打殘了,也于事無補。

    現在要做的是想辦法補救。

    “不行,俺得看看去?!蓖趿ㄈ緦俅蟮?,把手里的掃帚疙瘩狠狠的往趙大拴身上一扔,“在家老實待著,要是讓俺知道你又領你弟弟出去瘋,仔細你的皮!”

    趙大拴已經嚇傻了,哪里還敢帶著趙小拴出去瘋跑啊,連忙點頭,“那啥,俺倆就在家,哪兒也不去?!?

    王蓮花火速穿上厚實的棉襖,把圍巾圍上,出門前最后囑咐了一句:“在家里待著?!彼低昃統雋思頤?,往高家去了。

    “哥,娘咋沒打俺?”

    趙大拴愣神,也沒打他。他苦笑了一聲,這次禍闖大了,估計娘是覺得打也沒有用了吧?

    王蓮花出門沒走幾步,就遇到了議論八卦的人。

    “你說這事兒也奇怪了啊,姓宋的那丫頭咋那神叨呢?”

    “你說她不會是出馬了吧?”

    出馬仙是北方人的叫法,其實通俗點說,就是巫師。那些神通廣大,修煉得道的仙家會尋找有機緣的凡人做出馬弟子。而被看中了出馬弟子一般來說都會經歷重病,磨難,通過考驗以后,才會有‘看事’的本事,出馬立仙堂。

    這是民間迷信說法,特別是北方農村,對這些晦暗不明之事深信不疑。前幾年風聲正緊,運動盛行,大伙都不敢提這個事兒,那些‘仙家’也都失業了,再不敢替人看事兒,看病。

    “別說啊,還真有可能!你說人都沒氣了,咋能救活?肯定是有仙家保佑??!”那人把聲音壓得很低,臉上的表情也是一驚一乍的,極為精采。

    “可不是,先前她不也是要死不活的?肯定是仙家要出馬,立仙堂,考驗她呢!”

    如今宋一然救人這一手,讓沒什么文化的村民們瞬間覺得她有點神通廣大,要知道宋一然自己先前可是重傷在身,差一點就死了,這不正好和出馬仙出馬之前的癥狀一模一樣嘛!

    王蓮花把二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大嫂子?!?

    兩個人說得太專注,都沒注意到王蓮花,她冷不丁一出現,把兩人嚇了一跳。

    “哎喲,嚇死了!”兩個人都是心有余悸,等看清楚來人是王蓮花時,都松了一口氣,“這不是大拴他娘嘛!”

    “你倆這是干啥去?”王蓮花笑臉相迎,難得說了幾句軟和話。

    “沒啥事,這不是該回去做飯了?!逼渲幸桓靄齙母救說潰骸澳閼饈歉繕度グ?!”

    王蓮花立刻露出一副八卦的心思,小聲道:“俺之前傷風了,頭痛在家里躺著,突然聽說高隊長家的小兒子掉水庫里淹死了,嚇了俺一跳。大冬天的,他家那孩子才多大,咋能往水庫跑呢!”

    “可不是??!”另一個黑瘦的婦人接話道:“是挺奇怪的?!?

    “不是,俺聽人說那孩子淹死了啊,可是剛才聽你和老嬸說,咋地,人活了?”

    兩個人立刻來了精神,“可不是咋的,跟你說啊,沒死,活了?!?

    “命也太大了吧?”王蓮花心里一個勁兒的突突,“不是說都沒氣了嗎?怎么又活了?”要是那小子死了該有多好,他死了,就沒有人知道事情到底是咋回事了。

    “這可是俺們親眼所見,錯不了。那孩子送回來的時候,臉色鐵青,嘴唇都是青紫的?!卑齦救私幼諾紗笱劬鲇頻潰骸叭碩濟黃?,愣是讓那個住牛棚的宋丫頭給救回了!”

    住牛棚的宋丫頭?

    “俺猜她是出馬了,不然咋有這本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