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兴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啥完意?”

    “俺也是听说的?!惫诵【晁趿艘幌虏弊?,“那孩子都淹死了,结果又让老宋家那丫头救活了?!?

    淹死的人还能救活?没听说过??!

    高奇掉到水库里的事,李兴盛也听说了。只是他这个人,一向明哲保身,会不在有事的时候让自己处于风口浪尖之地。他和高大山面和心不和,这事儿明眼人都知道,他过去,只会让别人觉得他是在看高大山的笑话,而且他也不想去掺和高家的事。

    孩子没成年就死了,这是晦气事儿,按老理儿,祖坟都进不去!他去凑那个热闹做什么!

    只是没有想到,宋一然那个贱丫头,居然把人救回了,她哪儿来的本事???

    宋老头?。?!

    听说宋老头以前可是了不得的神医,难不成他的本事都传给他外孙女了?

    不对??!这学医可不是闹着玩的,没有文化咋学呢!

    李兴盛十分不解,“得了,我去瞧一瞧?!彼ヌ教礁叽笊降牡?。

    顾小娟连忙道:“他爹,听说孩子送到镇上卫生院去了?!?

    李兴盛点了点头,“你跟孩子们干活吧,我得看看去?!?

    顾小娟也不敢说别的,把李兴盛送了出去。

    “娘,爹走了?”李兴盛的大女儿李爱军走了出来,“是不是去镇上了?!?

    “你别管那么多了,当心你爹生气?!?

    “哦??!”李爱军应了一声,“那俺去糊纸壳了?!焙礁鲋娇且环智?,虽然钱很少,但是积小成多,也能贴补家用。

    “去吧!”顾小娟转头望向屋外,眸子里满是失望和不甘。

    同样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人,还有王莲花,此时她一脸惊恐,像是听到了什么噩耗一般,紧紧的盯着站在她面前的两个儿子,失声道:“你说啥,再说一遍?”

    “那个……”赵大拴觉得腿肚子打颤,“娘,俺们不是故意的?!?

    赵小拴也道:“是啊娘,你要救救俺和俺哥,俺俩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他胆子怎么那么小,吓唬一下就掉下去了,俺们没推他?!?

    王莲花又惊又恐,咬牙切齿地道:“你们这两个王八糕子,这是闯了多大的祸?!?

    原来高家小儿子掉到水库里面,竟然是这两个小兔崽子干的事。这要是让高大山知道了,以后还会有他们的好日子过吗?

    “你们……”王莲花抡起了鸡毛掸子,准备狠狠揍他们一顿,还想了一百个词儿想要骂人,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孩子是她自己生的,她就是把他们骂死了,打残了,也于事无补。

    现在要做的是想办法补救。

    “不行,俺得看看去?!蓖趿ㄈ缌俅蟮?,把手里的扫帚疙瘩狠狠的往赵大拴身上一扔,“在家老实待着,要是让俺知道你又领你弟弟出去疯,仔细你的皮!”

    赵大拴已经吓傻了,哪里还敢带着赵小拴出去疯跑啊,连忙点头,“那啥,俺俩就在家,哪儿也不去?!?

    王莲花火速穿上厚实的棉袄,把围巾围上,出门前最后嘱咐了一句:“在家里待着?!彼低昃统隽思颐?,往高家去了。

    “哥,娘咋没打俺?”

    赵大拴愣神,也没打他。他苦笑了一声,这次祸闯大了,估计娘是觉得打也没有用了吧?

    王莲花出门没走几步,就遇到了议论八卦的人。

    “你说这事儿也奇怪了啊,姓宋的那丫头咋那神叨呢?”

    “你说她不会是出马了吧?”

    出马仙是北方人的叫法,其实通俗点说,就是巫师。那些神通广大,修炼得道的仙家会寻找有机缘的凡人做出马弟子。而被看中了出马弟子一般来说都会经历重病,磨难,通过考验以后,才会有‘看事’的本事,出马立仙堂。

    这是民间迷信说法,特别是北方农村,对这些晦暗不明之事深信不疑。前几年风声正紧,运动盛行,大伙都不敢提这个事儿,那些‘仙家’也都失业了,再不敢替人看事儿,看病。

    “别说啊,还真有可能!你说人都没气了,咋能救活?肯定是有仙家保佑??!”那人把声音压得很低,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惊一乍的,极为精采。

    “可不是,先前她不也是要死不活的?肯定是仙家要出马,立仙堂,考验她呢!”

    如今宋一然救人这一手,让没什么文化的村民们瞬间觉得她有点神通广大,要知道宋一然自己先前可是重伤在身,差一点就死了,这不正好和出马仙出马之前的症状一模一样嘛!

    王莲花把二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大嫂子?!?

    两个人说得太专注,都没注意到王莲花,她冷不丁一出现,把两人吓了一跳。

    “哎哟,吓死了!”两个人都是心有余悸,等看清楚来人是王莲花时,都松了一口气,“这不是大拴他娘嘛!”

    “你俩这是干啥去?”王莲花笑脸相迎,难得说了几句软和话。

    “没啥事,这不是该回去做饭了?!逼渲幸桓霭龅母救说溃骸澳阏馐歉缮度グ?!”

    王莲花立刻露出一副八卦的心思,小声道:“俺之前伤风了,头痛在家里躺着,突然听说高队长家的小儿子掉水库里淹死了,吓了俺一跳。大冬天的,他家那孩子才多大,咋能往水库跑呢!”

    “可不是??!”另一个黑瘦的妇人接话道:“是挺奇怪的?!?

    “不是,俺听人说那孩子淹死了啊,可是刚才听你和老婶说,咋地,人活了?”

    两个人立刻来了精神,“可不是咋的,跟你说啊,没死,活了?!?

    “命也太大了吧?”王莲花心里一个劲儿的突突,“不是说都没气了吗?怎么又活了?”要是那小子死了该有多好,他死了,就没有人知道事情到底是咋回事了。

    “这可是俺们亲眼所见,错不了。那孩子送回来的时候,脸色铁青,嘴唇都是青紫的?!卑龈救私幼诺纱笱劬鲇频溃骸叭硕济黄?,愣是让那个住牛棚的宋丫头给救回了!”

    住牛棚的宋丫头?

    “俺猜她是出马了,不然咋有这本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