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間再去鎮上,已經有些來不及了,等到了鎮上,天都黑了,再折騰完賣肉的事兒,只怕就找不到回來的車了。

    算了,明天再去吧!

    宋一然算了算日子,猛然發現今天已經是臘月二十六了?;購煤旃夥溝暌恢笨醬竽耆鬧形?,下午才開始放假休息呢,聽說過了初五就上班了。

    這些豬肉也不便宜,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吃下。現在豬肉的行情也不過七八毛錢一斤,而野豬肉的話,少于一塊五毛錢她是不會賣的,這是地道的野味??!肯定比家豬值錢!

    更何況紅光飯店的處境很不好,能買到高價肉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個不錯的解決辦法了。要是真的弄到無肉可賣,無人光顧的地步,相信洪立業這個經理也要做到頭了!

    宋一然毫無心里負擔,在商言商嘛?如果他們沒有實力吃下自己的野豬肉,那么她可以找黑~市的門路把肉賣出去!反正擱在空間里的東西也不怕會壞掉。

    三頭野豬加在一起少說也有五百斤,按著一塊五毛錢一斤的價格算下來,就是七百五十塊錢!

    宋一然忍不住咧嘴笑了起來,七百五十塊??!這年頭去市里買個房子才多少錢?普通工人一個月才二十幾塊錢的工資,一年也才能賺三百塊錢!

    要不說武力值還是有用的呢!她要是沒有這一身的力氣,還能逮到野豬?不過最重要的,還是空間!她自身實力雖然強悍,要是沒有空間的神奇加持,只怕她也不會像現在這么厲害。三百多斤的野豬啊,她都能輕松搬動,兩頭百十來斤重的野豬,她一手拎一只,毫不費力!

    果然重生的都是老天爺的寵兒!

    宋一然心里美啊,初來乍到時的那點不情愿這會兒也消失不見了!她興沖沖的回了家,結果卻發現門鎖有被撬過的痕跡,房子周圍還有一大一小兩個腳印。

    像宋一然這種有過特殊經歷的人,無論是心智、計謀、體力,都遠在普通人之上。他們小分隊里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和本事,除了能打,有擅長爆破的、有擅長機械的、還有擅長玩計算機的,她就擅長醫術。

    除此之外,他們還需要有比一般人更強的耐力,更細致的觀察力,以便更好的分析出一些局勢和可能性。

    宋一然若是連門鎖被人撬過都看不出來的話,她只怕早就死了多少回了。

    宋一然淡定的開鎖進了屋,將房門關好后,放下了背上的背簍。

    她走之前把糧食藏到了房梁上。

    鄉下人喜歡把糧食藏到柜子里,裝到缸里,一是為了防老鼠,二是為了防止做飯的人大手大腳。

    宋一然沒有柜子,也沒有缸,好東西她基本上都藏到了空間里,留在外面的東西也只是裝個樣子而已。

    糧食放得太高,沒丟。

    宋一然又進了屋,伸手打開了老馬頭留下來的那口破箱子。

    箱子里原本只放了兩件舊衣裳,另外就是她把柴小芬送來的麥乳精和一塊的確良布也放進箱子里了。她是著急上山,再說這兩樣東西在她眼里也不是什么精貴的東西,所以她根本沒在意,直接放到了箱子里。

    現在,麥乳精和的確良都不見了。

    家里來了賊??!

    宋一然又轉了一圈,沒有什么特別的發現,屋里沒有留下腳印,更沒有什么碎布頭,扣子之類的東西留下!

    她也不可能為了兩罐麥乳精就去采集指紋做鑒定吧!那不是瘋了嘛!

    只是前腳柴小芬送了東西過來,后腳東西就丟了,一切都太過湊巧了一些。

    宋一然笑了笑,不著急,當賊的人,都喜歡不勞而獲,一有就有二,她有的時間跟對方玩這個捉迷藏的游戲。

    女魔頭的東西是那么好拿的嗎?

    前世不是有首歌嗎,其中有一句怎么唱的?好像是:拿了我的給我送回來?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宋一然想明白思路,就準備做飯了。

    她剛把灶膛燒起來,趙小冬就過來了,還帶了兩個鋁飯盒過來,“俺一猜你就沒吃飯!趕緊把水燒開,把這個熥一熥?!?

    宋一然打開飯盒一瞧,樂了。

    一個飯盒里裝著玉米餅子,看顏色就知道摻了白面,兩面金黃,看著就很香。

    還有一個飯盒里裝的是蘿卜絲炒肉,看著油汪汪的,味道應該不錯,旁邊還放了兩塊咸黃瓜條。

    “這回怎么想通了?又是摻白面,又是舍得用油了!”趙小冬也是個會過日子的人,生活上特別節儉,吃穿用的,都是能省則省。不過她對宋一然是真的很大方,之前宋一然受傷生病時,她把家里的好東西都給宋一然用了,可以說是傾盡所有也不為過。

    “你把米啊,油啊都給俺送過去了,俺還能省著???”趙小冬心里也是美滋滋的,雖然她沒有兒女,確實是有些遺憾的,但是她把宋一然當成自己閨女疼,現在呢,這丫頭有什么好東西都惦著自己,都會給她送去一份。

    趙小冬有種養大了女兒,感受到了貼心小棉襖溫暖的驕傲。

    “這不就對了!人生在世,短短幾十年,可不是要吃好喝好嘛!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身子骨要是垮了,以后的美好生活就享受不到嘍!”

    趙小冬被她說得哭笑不得,小小年紀,說起話來像個老太婆似的。

    “趕緊吃飯吧!”

    宋一然先是往灶膛里添了幾根柴,這才把鍋里的飯盒拿出來,她直接把飯盒放在灶臺上,搬著小馬扎坐在灶前吃飯。

    趙小冬就問她:“聽說柴小芬來了?是謝你的不?還算他們家人有良心?!貝遄泳駝餉創蟮?,有點什么消息就滿天風。柴小芬替宋一然說話的事,趙小冬自然也聽到了。

    “來了,還挺大方,送了兩罐麥乳精,一塊的確良的布,還有一個小包,里頭裝的是錢?!?

    趙小冬挑眉問了一句,“你收下了?”

    “推脫不過,把麥乳精和的確良布留下了,錢沒要!”宋一然一邊嚼東西,一邊道:“我又不缺錢?!?

    趙小冬點了點頭,“你是個好孩子??!”知道輕重,知道什么能拿,什么不能拿。

    “但是吧!”宋一然咂吧了兩下嘴,“讓人偷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