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冬听了宋一然的话,眼睛瞬间睁得老大,“什么叫让人偷了?”

    “就是东西我放箱子里了,然后我上山一趟,回来东西就没了?!彼我蝗坏溃骸懊潘蝗饲肆?,别的都没丢,就丢了柴小芬送来的那两样东西?!?

    赵小冬气得够呛,差点从小马扎上摔下去,“哪个杀千万的手这么欠,竟然敢进屋里偷东西!也就是现在,风声没那么紧了,胆子也大了,换了前几年他试试!”换了前几年,这件事就能让人丢掉小命。

    宋一然其实没那么生气的,“婶子,你别生气了,总之不会便宜他的?!?

    “你知道是谁了?那还等啥啊,俺跟你找他去!不行,俺看还是先去跟柴小芬说一声!毕竟贼都进屋了,怎么的都得让队长来解决这个事儿!”

    “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彼我蝗灰裁恍乃汲苑沽?,把赵小冬稳住以后,就说了自己的想法。

    “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个贼是谁!不过这人胆子大,有一就有二,肯定还会下手的!”其实那个贼不就是觉得她老实嘛!孤女一个,没依没靠的,即便有这事儿也不敢声张。

    赵小冬咬牙切齿地道:“你是啥意思?”

    “捉贼捉赃!咱们抓他一个现行!”宋一然帮她分析,“你想啊,就算你找到了这个贼,也许他把东西卖了呢,吃了呢?就算东西还在他手里,那麦乳精和的确良上也没写名字,你喊它一声,它能答应???”

    “去!”赵小冬瞪她一眼,“都啥时候了!”还有说笑话的心思。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他尝到了一回甜头,总会忍不住再下手的!干脆咱俩来个瓮中捉鳖,把人直接按这儿,人赃并获!”

    赵小冬想了想,不太甘愿地道:“主意倒是不错,能行嘛?”

    “放心吧!”其实宋一然心里多少有点眉目了,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表现得这么平静!那人进屋以后直奔箱子,没拿房梁上的粮食,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他个子很矮,就算是站在凳子上也拿不到粮食。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房梁上有粮食。

    屋里没有被翻动的痕迹,不仅仅带表这个人小心谨慎,也很有可能是他了解自己的生活状态,知道她穷,家里肯定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就拿走了柴小芬送的东西。

    柴小芬到她这儿来的时候,那人肯定瞧见了,否则的话不可能下手这么快。

    赵小冬就道:“那行吧!你赶紧吃吧,一会儿凉了?!?

    宋一然几口就把剩下的那点饭菜全吃光了。

    赵小冬洗了饭盒,一本正经地道:“俺给你做伴!”白天刚丢了东西,万一晚上贼再来,丢的可就不仅仅是东西了。

    宋一然到了嘴边的话就咽了下去,她知道赵小冬是为了她好,反正家里也有多余的被褥,她就没反对。

    赵小冬烧了一锅开水,让宋一然洗脸,洗脚。她也是个干净人,当下也洗漱一番,这才钻进被窝里,吹灭了油灯躺下。

    这一夜,平安无事。

    当天夜里下起了雪,第二天早上,山野房屋都被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

    赵小冬早起去扫了院子里的雪,好歹得先扫出一条路来。

    宋一然也麻利起床,洗漱,做了两个人的早饭。

    早饭特别简单,烀几个土瓜,土豆,再把秋天晒的干菜泡一把,放到开水里焯一下。起锅放油,往锅里下肉馅,放切好的蘑菇,然后倒点大酱炖出香味,放点味精就出锅了。

    “你这孩子咋这不会过日子,啥不能对付吃一口啊,非炸肉酱!”赵小冬闻到味儿了,不免又要叨叨宋一然几句。

    “大酱不能吃菜???”

    宋一然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就那么点肉,又不能下崽,不吃留着干啥?现在能吃的菜少,大早上的我也不想炝锅炖菜,炸个酱拌点土豆和干菜吃不正好吗?我就切了拳头大一块肉,放了点蘑菇!”

    宋一然把炕桌放好,“快点吃吧!吃完我跟你回家,帮你把院子里的雪清了?!?

    “用不着??!”赵小冬洗了手,一屁股坐到炕上,顺手往碗里捡了一个地瓜,一边扒皮一边道:“你歇着吧,用不着你?!?

    宋一然把扒了皮的土豆放到大碗里切成小块,往上头淋了两勺肉酱,用筷子拌了拌,递到了赵小冬面前,然后又如法炮制给自己单独弄了一碗。

    赵小冬一边吃地瓜,一边乐,这孩子,一堆臭毛病,不跟别人一个盘里吃菜。估计也是小时候日子过得太好了,现在想改也改不过来了。

    宋一然夹了一筷子焯好的干菜,蘸点肉酱一吃,还觉得挺好吃的。

    “挺香,婶子你多吃点?!?

    “能不香嘛,又是肉,又是油的,还放味精了吧!那玩意多贵??!”

    “快吃,别叨叨了?!?

    赵小冬也就不说话了,吃了三个地瓜,两个土豆,这才住了筷子,“俺回去扫雪,你自己在家里待着,别往山上去啦!多烧点火,省着冷??!”

    宋一然点了点头,“那你啥时候过来?”

    两人说好要一起过年的。

    “二十八吧!”赵小冬一边说着,一边用围巾把自己围的严严实实的出了门,“回去吧,可别冻坏了?!?

    宋一然看着赵小冬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后,这才返身回屋。

    她也给自己全副武装起来,旧棉袄外头再披上老马头留下的棉大褂,又多了一层御寒神器。你别看老马头的棉大褂有点旧了,可是宋一然把它洗得特别干净,里外让赵小冬重新收拾了一回,塞了不少棉花,破洞的地方也打了补丁缝补好了。

    宋一然用围巾把头和脸围好,把家里值钱的东西,粮食都放到了空间里,然后背上背篓锁好门,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镇上走去。

    这种鬼天气,想要拾顺风车可不容易,只能徒步走到镇上了。好在宋一然的身体状态比前世还要强悍一些,否则的话,她还真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