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冬聽了宋一然的話,眼睛瞬間睜得老大,“什么叫讓人偷了?”

    “就是東西我放箱子里了,然后我上山一趟,回來東西就沒了?!彼我蝗壞潰骸懊潘蝗飼肆?,別的都沒丟,就丟了柴小芬送來的那兩樣東西?!?

    趙小冬氣得夠嗆,差點從小馬扎上摔下去,“哪個殺千萬的手這么欠,竟然敢進屋里偷東西!也就是現在,風聲沒那么緊了,膽子也大了,換了前幾年他試試!”換了前幾年,這件事就能讓人丟掉小命。

    宋一然其實沒那么生氣的,“嬸子,你別生氣了,總之不會便宜他的?!?

    “你知道是誰了?那還等啥啊,俺跟你找他去!不行,俺看還是先去跟柴小芬說一聲!畢竟賊都進屋了,怎么的都得讓隊長來解決這個事兒!”

    “你聽我說,你聽我說?!彼我蝗灰裁恍乃汲苑沽?,把趙小冬穩住以后,就說了自己的想法。

    “現在我還不知道這個賊是誰!不過這人膽子大,有一就有二,肯定還會下手的!”其實那個賊不就是覺得她老實嘛!孤女一個,沒依沒靠的,即便有這事兒也不敢聲張。

    趙小冬咬牙切齒地道:“你是啥意思?”

    “捉賊捉贓!咱們抓他一個現行!”宋一然幫她分析,“你想啊,就算你找到了這個賊,也許他把東西賣了呢,吃了呢?就算東西還在他手里,那麥乳精和的確良上也沒寫名字,你喊它一聲,它能答應???”

    “去!”趙小冬瞪她一眼,“都啥時候了!”還有說笑話的心思。

    不過仔細想想,也是這個道理。

    “他嘗到了一回甜頭,總會忍不住再下手的!干脆咱倆來個甕中捉鱉,把人直接按這兒,人贓并獲!”

    趙小冬想了想,不太甘愿地道:“主意倒是不錯,能行嘛?”

    “放心吧!”其實宋一然心里多少有點眉目了,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表現得這么平靜!那人進屋以后直奔箱子,沒拿房梁上的糧食,說明什么問題?

    說明他個子很矮,就算是站在凳子上也拿不到糧食。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根本沒有注意到房梁上有糧食。

    屋里沒有被翻動的痕跡,不僅僅帶表這個人小心謹慎,也很有可能是他了解自己的生活狀態,知道她窮,家里肯定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所以就拿走了柴小芬送的東西。

    柴小芬到她這兒來的時候,那人肯定瞧見了,否則的話不可能下手這么快。

    趙小冬就道:“那行吧!你趕緊吃吧,一會兒涼了?!?

    宋一然幾口就把剩下的那點飯菜全吃光了。

    趙小冬洗了飯盒,一本正經地道:“俺給你做伴!”白天剛丟了東西,萬一晚上賊再來,丟的可就不僅僅是東西了。

    宋一然到了嘴邊的話就咽了下去,她知道趙小冬是為了她好,反正家里也有多余的被褥,她就沒反對。

    趙小冬燒了一鍋開水,讓宋一然洗臉,洗腳。她也是個干凈人,當下也洗漱一番,這才鉆進被窩里,吹滅了油燈躺下。

    這一夜,平安無事。

    當天夜里下起了雪,第二天早上,山野房屋都被籠罩在一片白色之中。

    趙小冬早起去掃了院子里的雪,好歹得先掃出一條路來。

    宋一然也麻利起床,洗漱,做了兩個人的早飯。

    早飯特別簡單,烀幾個土瓜,土豆,再把秋天曬的干菜泡一把,放到開水里焯一下。起鍋放油,往鍋里下肉餡,放切好的蘑菇,然后倒點大醬燉出香味,放點味精就出鍋了。

    “你這孩子咋這不會過日子,啥不能對付吃一口啊,非炸肉醬!”趙小冬聞到味兒了,不免又要叨叨宋一然幾句。

    “大醬不能吃菜???”

    宋一然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就那么點肉,又不能下崽,不吃留著干啥?現在能吃的菜少,大早上的我也不想熗鍋燉菜,炸個醬拌點土豆和干菜吃不正好嗎?我就切了拳頭大一塊肉,放了點蘑菇!”

    宋一然把炕桌放好,“快點吃吧!吃完我跟你回家,幫你把院子里的雪清了?!?

    “用不著??!”趙小冬洗了手,一屁股坐到炕上,順手往碗里撿了一個地瓜,一邊扒皮一邊道:“你歇著吧,用不著你?!?

    宋一然把扒了皮的土豆放到大碗里切成小塊,往上頭淋了兩勺肉醬,用筷子拌了拌,遞到了趙小冬面前,然后又如法炮制給自己單獨弄了一碗。

    趙小冬一邊吃地瓜,一邊樂,這孩子,一堆臭毛病,不跟別人一個盤里吃菜。估計也是小時候日子過得太好了,現在想改也改不過來了。

    宋一然夾了一筷子焯好的干菜,蘸點肉醬一吃,還覺得挺好吃的。

    “挺香,嬸子你多吃點?!?

    “能不香嘛,又是肉,又是油的,還放味精了吧!那玩意多貴??!”

    “快吃,別叨叨了?!?

    趙小冬也就不說話了,吃了三個地瓜,兩個土豆,這才住了筷子,“俺回去掃雪,你自己在家里待著,別往山上去啦!多燒點火,省著冷??!”

    宋一然點了點頭,“那你啥時候過來?”

    兩人說好要一起過年的。

    “二十八吧!”趙小冬一邊說著,一邊用圍巾把自己圍的嚴嚴實實的出了門,“回去吧,可別凍壞了?!?

    宋一然看著趙小冬深一腳,淺一腳的離開后,這才返身回屋。

    她也給自己全副武裝起來,舊棉襖外頭再披上老馬頭留下的棉大褂,又多了一層御寒神器。你別看老馬頭的棉大褂有點舊了,可是宋一然把它洗得特別干凈,里外讓趙小冬重新收拾了一回,塞了不少棉花,破洞的地方也打了補丁縫補好了。

    宋一然用圍巾把頭和臉圍好,把家里值錢的東西,糧食都放到了空間里,然后背上背簍鎖好門,深一腳,淺一腳的往鎮上走去。

    這種鬼天氣,想要拾順風車可不容易,只能徒步走到鎮上了。好在宋一然的身體狀態比前世還要強悍一些,否則的話,她還真不一定能堅持下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