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冬是為數不多,知道高奇落水事件真相的人之一。

    正是因為知道高奇是被趙家的兩個孩子嚇落水的,趙小冬才更加不能理解王蓮花的想法!這個女人的心腸實在太歹毒了,簡直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她怎么好意思說出那種話?簡直就是畜生??!

    “有她這樣的媽,難怪趙家那兩個孩子四六不分,一個比一個混蛋!”趙小冬氣壞了,她身為一個寡婦,知道流言的殺傷力,“丫頭,你可不能不在乎這些事??!人嘴兩張皮,要是由著她胡說八道,你這名聲可就全毀了!”

    宋一然點了點頭,“我知道,嬸兒你就放心吧,我不可能干看著她算計我!我餓了,你給我弄點吃的唄!”

    趙小冬知道她根本沒有把自己的話聽進去,有心再囑咐她兩句,又怕她餓著,“你洗洗手,俺去給你弄?!?

    “哎?!彼我蝗煌訓羯砩系木擅薨?,把圍巾也摘下來放好,打了點溫水洗臉,洗手。

    趙小冬麻利的熱餃子,熱菜,不一會兒就弄好了。

    “吃吧!”趙小冬給宋一然拿了碗,坐到一旁看著她吃飯。

    “嬸兒,你也吃點唄???”

    趙小冬搖了搖頭,“俺不餓,你快點吃?!?

    宋一然一口氣吃了十幾個餃子,半盤炸丸子都進了她的肚子里。她吃得很飽,放下筷子的時候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

    這年這段時間,是她重生以來吃的最好的幾頓了,雖然她知道過幾年形勢就會大不同,但是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基礎大眾還是過著緊緊巴巴的日子,要想真正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只怕還得一二十年。

    “喝點水?!閉孕《沽艘槐人?,“你這孩子心可真大,這事兒要是壓在俺身上,俺怕是一宿都睡不著覺?!?

    宋一然傻呵呵地笑了兩聲,“明天我還要去高隊長家里一趟,今天早點睡?!彼低曖執┝誦碌?,要去洗臉刷牙。

    趙小冬卻是狐疑,“去高隊長家?干啥???”

    “李興盛和王蓮花的事情沒完呢!王蓮花不是要敗壞我的名聲嗎?我要先發制人?!?

    趙小冬聽了這個,情緒很亢奮,“哎喲,你想咋辦?說給俺聽聽?!?

    “我困了,先刷牙?!?

    “說說唄!”趙小冬跟在宋一然身后,不依不饒的追了出去,“你說說,用不了多長時間?!?

    宋一然一嘴的泡沫,“*&……%¥#”說的也不知道是啥。

    趙小冬大急,“你這說啥呢,聽不明白?!?

    宋一然沒辦法,只好把嘴里的泡沫都吐掉,“我要跟柴小芬攤牌?!?

    ?

    “攤~攤啥牌?”

    “高大山不如柴小芬精明!很多事跟他說,他未必能看明白形勢,相反柴小芬這個人,非常有見識?!?

    趙小冬很認同這一點,要是沒有柴小芬,高大隊這個生產隊長未必能坐得安穩。

    “我打算去找柴小芬,跟她說說具體的事?!彼我蝗皇諳戳?。

    “具體的事兒是啥事?”

    宋一然一邊用毛巾擦臉,一邊笑,“我也不知道,沒想好呢!”

    趙小冬干脆也不問了,太費勁了,她像擠牙膏似的,一點,一點往外擠,可要把她急死了。干脆不問了,反正早晚也會知道。

    兩個人收拾一下,就歇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宋一然吃完早飯就準備往高大山家里去。趙小冬本來想跟著她一起去的,后來又一想,大過年的,自己又是個寡婦,還是算了。

    “你也不怕柴小芬去竄門,不在家?”

    宋一然呵呵一笑,“高大山是生產隊長,只有別人巴結他,他還用得著去巴結別人?親戚之間也是一樣的道理,他好歹是個官兒,別人還指望從他這兒撈好處呢!再說了,高奇剛出事,這個年差點過不好,柴小芬怎么可能放心去別人家里?!?

    啥事都被她看透了。

    趙小冬道:“大過年的,你空著手去??!”

    “哪兒能呢!”宋一然穿著嶄新的棉襖,頭一次沒把老馬頭留下的棉褂子套在外頭。她系上新圍巾,沖趙小冬甜甜一笑,“嬸兒,好看不?”

    “好看!”趙小冬問她:“你拿啥去??!”

    “我拿‘情~報’去,不比東西實惠??!”宋一然嫣然一笑,“嬸子,你等我的好消息?!?

    趙小冬無奈的搖了搖頭,“快去快回??!”

    “得嘞,你在家做好飯等我!我要吃肉丸子,肉的!”

    “行行,肉丸子有?!閉孕《恢卑閹我蝗凰統雒趴?,直到再也見不著那丫頭的身影,才轉身回屋。一邊收拾灶臺,燒火添柴,一邊像老母親似的笑著。

    她已經完全把宋一然當成了自己的孩子。

    再說宋一然,很快就到了高大山家門口。這一路上,并沒有聽到什么關于她的流言蜚語,想來昨天晚上王蓮花摔得不輕,現在或許都起不來了。

    這樣挺好,讓她暫時消停兩天。

    宋一然推開高家的大門走了進去。

    這年頭,家里的大門幾乎都是木頭的,條件差一點的直接用秸稈圍個籬笆。高家的大門雖然舊一些,但是還挺結實的,門沒拴,宋一然輕輕一推就開了。

    “你咋來了!”

    高秀娟一看到宋一然,立刻把臉一板,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的。

    高秀娟比宋一然大一歲,過了年正好十六歲,兩個人年紀相仿,可是在模樣上卻相差很多。

    宋一然模樣出挑,只要長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來她很漂亮。反觀高秀娟,作為高家三個孩子當中唯一的女孩子,她的模樣有些不盡如人意。

    高秀娟是挑爹媽的缺點長的。

    高大山身高體健,長著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長相正派,頗有威嚴。

    柴小芬骨架小,身材不錯,皮膚有些黑,容貌很一般,最重要的是,她有雀斑,還不少。

    高秀娟不會長,長了一副高大山那樣的魁梧身材,卻遺傳了柴小芬的黑皮和雀斑??杉?,這副相貌對一個十六歲的少女意味著什么!

    雖然村里人都不會當面嘲笑高秀娟的長相問題,但是背地里卻沒少說她長得五大三粗的,黑麻子之類的話。高秀娟雖是隊長的千金,可是對自己的相貌十分自卑,也正因為如此,她對長得好看的人都很有敵意。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