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冬是为数不多,知道高奇落水事件真相的人之一。

    正是因为知道高奇是被赵家的两个孩子吓落水的,赵小冬才更加不能理解王莲花的想法!这个女人的心肠实在太歹毒了,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她怎么好意思说出那种话?简直就是畜生??!

    “有她这样的妈,难怪赵家那两个孩子四六不分,一个比一个混蛋!”赵小冬气坏了,她身为一个寡妇,知道流言的杀伤力,“丫头,你可不能不在乎这些事??!人嘴两张皮,要是由着她胡说八道,你这名声可就全毁了!”

    宋一然点了点头,“我知道,婶儿你就放心吧,我不可能干看着她算计我!我饿了,你给我弄点吃的呗!”

    赵小冬知道她根本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有心再嘱咐她两句,又怕她饿着,“你洗洗手,俺去给你弄?!?

    “哎?!彼我蝗煌训羯砩系木擅薨?,把围巾也摘下来放好,打了点温水洗脸,洗手。

    赵小冬麻利的热饺子,热菜,不一会儿就弄好了。

    “吃吧!”赵小冬给宋一然拿了碗,坐到一旁看着她吃饭。

    “婶儿,你也吃点呗???”

    赵小冬摇了摇头,“俺不饿,你快点吃?!?

    宋一然一口气吃了十几个饺子,半盘炸丸子都进了她的肚子里。她吃得很饱,放下筷子的时候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

    这年这段时间,是她重生以来吃的最好的几顿了,虽然她知道过几年形势就会大不同,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基础大众还是过着紧紧巴巴的日子,要想真正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只怕还得一二十年。

    “喝点水?!闭孕《沽艘槐人?,“你这孩子心可真大,这事儿要是压在俺身上,俺怕是一宿都睡不着觉?!?

    宋一然傻呵呵地笑了两声,“明天我还要去高队长家里一趟,今天早点睡?!彼低暧执┝诵碌?,要去洗脸刷牙。

    赵小冬却是狐疑,“去高队长家?干啥???”

    “李兴盛和王莲花的事情没完呢!王莲花不是要败坏我的名声吗?我要先发制人?!?

    赵小冬听了这个,情绪很亢奋,“哎哟,你想咋办?说给俺听听?!?

    “我困了,先刷牙?!?

    “说说呗!”赵小冬跟在宋一然身后,不依不饶的追了出去,“你说说,用不了多长时间?!?

    宋一然一嘴的泡沫,“*&……%¥#”说的也不知道是啥。

    赵小冬大急,“你这说啥呢,听不明白?!?

    宋一然没办法,只好把嘴里的泡沫都吐掉,“我要跟柴小芬摊牌?!?

    ?

    “摊~摊啥牌?”

    “高大山不如柴小芬精明!很多事跟他说,他未必能看明白形势,相反柴小芬这个人,非常有见识?!?

    赵小冬很认同这一点,要是没有柴小芬,高大队这个生产队长未必能坐得安稳。

    “我打算去找柴小芬,跟她说说具体的事?!彼我蝗皇谙戳?。

    “具体的事儿是啥事?”

    宋一然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笑,“我也不知道,没想好呢!”

    赵小冬干脆也不问了,太费劲了,她像挤牙膏似的,一点,一点往外挤,可要把她急死了。干脆不问了,反正早晚也会知道。

    两个人收拾一下,就歇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宋一然吃完早饭就准备往高大山家里去。赵小冬本来想跟着她一起去的,后来又一想,大过年的,自己又是个寡妇,还是算了。

    “你也不怕柴小芬去窜门,不在家?”

    宋一然呵呵一笑,“高大山是生产队长,只有别人巴结他,他还用得着去巴结别人?亲戚之间也是一样的道理,他好歹是个官儿,别人还指望从他这儿捞好处呢!再说了,高奇刚出事,这个年差点过不好,柴小芬怎么可能放心去别人家里?!?

    啥事都被她看透了。

    赵小冬道:“大过年的,你空着手去??!”

    “哪儿能呢!”宋一然穿着崭新的棉袄,头一次没把老马头留下的棉褂子套在外头。她系上新围巾,冲赵小冬甜甜一笑,“婶儿,好看不?”

    “好看!”赵小冬问她:“你拿啥去??!”

    “我拿‘情~报’去,不比东西实惠??!”宋一然嫣然一笑,“婶子,你等我的好消息?!?

    赵小冬无奈的摇了摇头,“快去快回??!”

    “得嘞,你在家做好饭等我!我要吃肉丸子,肉的!”

    “行行,肉丸子有?!闭孕《恢卑阉我蝗凰统雒趴?,直到再也见不着那丫头的身影,才转身回屋。一边收拾灶台,烧火添柴,一边像老母亲似的笑着。

    她已经完全把宋一然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再说宋一然,很快就到了高大山家门口。这一路上,并没有听到什么关于她的流言蜚语,想来昨天晚上王莲花摔得不轻,现在或许都起不来了。

    这样挺好,让她暂时消停两天。

    宋一然推开高家的大门走了进去。

    这年头,家里的大门几乎都是木头的,条件差一点的直接用秸秆围个篱笆。高家的大门虽然旧一些,但是还挺结实的,门没拴,宋一然轻轻一推就开了。

    “你咋来了!”

    高秀娟一看到宋一然,立刻把脸一板,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的。

    高秀娟比宋一然大一岁,过了年正好十六岁,两个人年纪相仿,可是在模样上却相差很多。

    宋一然模样出挑,只要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她很漂亮。反观高秀娟,作为高家三个孩子当中唯一的女孩子,她的模样有些不尽如人意。

    高秀娟是挑爹妈的缺点长的。

    高大山身高体健,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长相正派,颇有威严。

    柴小芬骨架小,身材不错,皮肤有些黑,容貌很一般,最重要的是,她有雀斑,还不少。

    高秀娟不会长,长了一副高大山那样的魁梧身材,却遗传了柴小芬的黑皮和雀斑??杉?,这副相貌对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意味着什么!

    虽然村里人都不会当面嘲笑高秀娟的长相问题,但是背地里却没少说她长得五大三粗的,黑麻子之类的话。高秀娟虽是队长的千金,可是对自己的相貌十分自卑,也正因为如此,她对长得好看的人都很有敌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