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山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只鸡蛋,柴小芬甚至能看得见他的后槽牙。

    “哎呀,你把嘴闭上!”柴小芬失笑摇头,“咋样,你也涨见识了吧?”

    高大山惊讶万分,“她说的能是真的吗?”

    “是不是真的,咱们看看不就知道了!”柴小芬道:“无缘无故,李会计不可能去帮赵家做事吧???你留意打听一下,要是他真的插手这件事,就证明宋丫头说得没错?!?

    高大山点了点头,“真没想到??!”李兴盛居然和王莲花滚到一起去了,还生了个儿子。

    “谁能想到!”柴小芬道:“俺刚听说的时候,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

    “怪不得??!现在听宋丫头这么一说,倒是有点拨开迷雾的感觉。怪不得王莲花那时候传瞎话恶心她,败坏她的名声,原来牛棚着火的事本来就是他们干的!”高大山心有余悸,觉得李兴盛像一条盘踞在暗处的毒蛇一样!真没想到,他居然是那种人。

    柴小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当家的,这样一来,咱们怕是就要跟李兴盛对上了!”

    高大山这个人一向自负,闻言很是不以为然,他轻哼一声,“对上就对上,咱们还怕他不成!”

    柴小芬就不乐意听到这样的话,她当下冷着脸道:“俺可告诉你,李兴盛背后一定有靠山,你可不能小瞧他!”

    两口子在一起过了二十年日子,高大山深知道柴小芬的性子,她从不轻易下结论,一旦有什么让她重视的事,肯定不是小事。

    “那,那你说咋办?”

    柴小芬只道:“等过完年上班,你出去仔细打听打听,看看这位李会计跟谁走动的比较多。俺总觉得啊,他自己一个人,不应该有那么大的胆子?!彼窝就坊袄锘巴獾囊馑?,不就是说李兴盛背后有人嘛!

    “我知道了!”

    “派出所那边你也抓点紧,争取让他们早点把人送走?!?

    高大山心里清楚,他跟李兴盛这是要撕破脸了!

    有个人跟他想一块去了。

    赵小冬也在问宋一然,“你说,以后这两个人是不是就撕破脸了?”

    “那还用说!”宋一然笑,这一次她也算是不虚此行,成功把高大山,柴小芬拉到自己的这个阵营里,也算是得逞了。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赵小冬喃喃地道:“这世道怎么这样,人心怎么都是黑的?”

    “婶儿,你也小心点,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出门!”宋一然道:“我担心李兴盛会狗急跳墙,到时候伤着你就不好了?!?

    赵小冬点了点头,“俺心里有数!俺就是一个寡妇,他不至于把俺怎么样!倒是你,千万小心点,李兴盛说不定还有后招,还有张三,马三在等着你呢!”

    “你放心,我没事!”

    赵小冬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小声道:“你去高家的时候,俺回家一趟,听说王莲花摔了一跤,掉了两颗门牙,还把脸给磕了!她男人大半夜的醉倒在自己家门口,黑灯瞎火的她没看见!就摔了?!?

    “咋的,你同情她?”

    “俺同情她干啥呀!像她这样不守妇道,总想害人的,摔死才好呢!俺是担心你?!闭孕《蚜骋话?,“那些人啥事都干得出来,你出去可千万加小心!”

    “知道,你让我吃饭行吗?我要饿死了?!彼我蝗惶趾玫匦π?,“好婶子,吃完饭再说?!?

    赵小冬瞪了她一眼,虽然恨这丫头不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但是怕饿着她,连忙张罗摆桌子,吃饭。

    赵小冬烙了白面饼子,炖了萝卜丝粉条汤,里面加了肉,瞧着倒是油水十足。另外她还炒了鸡蛋,金黄色的鸡蛋配上绿油油的葱花,让人食欲大开。桌上摆着一只大酱碗,葱白,焯好的干菜都整齐地码在盘子里,一个碟子里装着赵小冬之前腌的咸黄瓜,大概是淋了香油的关系,瞧着色泽不错。

    这样的伙食,真的算是不错了。现在有多少人家,吃完了年三十的那顿饺子,从大年初一开始,就又要回到吃糠咽菜的日子中去!

    “婶儿,咱家的肉不用留着,你别那么抠,多放点嘛!”宋一然一边吃一边嘟囔,她和赵小冬之间隔了四五十年那么大的一条代沟,也难怪在诸多方面的意见都不是很一致。

    “日子还过不过啦?”赵小冬嘱咐她:“过日子得细水长流,咋能那么浪费呢!你就听俺的,那肉留着卖钱,多买点粮食才是真的?!?

    等到开春的时候,队里都得过青黄不接的日子,到时候没有粮食吃,就该傻眼了。

    “我估计这肉也卖不了多久了?!彼我蝗恢?,年后红光饭店供肉的问题就应该解决了,那个饭店本来就小得可怜,估计不会再像年前那样囤货了。

    “是嘛,那可惜了!你可以卖别人??!”

    宋一然摇了摇头,“姜大海不可靠,他那边以后我都不打算去了!你也别跟他们接触?!?

    赵小冬点头,“知道,吃饭吧!”

    因为田长甸的关系,这次谈话就到此为止了,两个人心知肚明,谁也没有去挑破。

    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上班的日子。

    高大山得了自己媳妇的吩咐,开始有意无意的观察李兴盛,终于发现他频繁的往镇上去,似乎真的在找人托关系,想要救赵家那两个孩子。

    高大山知道以后,自然是咬牙切齿的恨,他小儿子差点就没命了,想轻而易举的把人救出去,哪儿有那么容易。

    好在他到底当队长多年,在镇上,乡里都多少有些关系,又舍得使钱,所以派~出所那边咬住了没松口,一直没让李兴盛见赵大拴和赵小拴,而且已经在立~案了,很快调查组那边就会出结果。

    不出意外的话,出了正月两个人就得送被到少?管所去。

    王莲花满嘴都是大炮,十几天的工夫整个人瘦了十好几斤,看上去也老了好几岁!她再次约李兴盛见面,向他打听两个孩子的事。

    李兴盛也是愁白了头发,“这事儿,不好办??!”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