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也裝作十分吃驚的樣子,“實在是想不到!李興盛看著像個精明人,竟然也能干出這樣的傻事!不過還好,省著我動手了!本來我是想揭發他們的事情,讓他們身敗名裂的?!?

    趙小冬不以為然地道:“就你心軟!身敗名裂有啥用?就他倆干的那些事,死多少回都不冤!”

    牛棚著火,趙三和賴長江對宋一然下手,不管哪一件事,在趙小冬看來,都是極其惡劣的,都應該吃花生米。

    “老天爺還是長眼睛的,這就是惡人的下場?!閉孕《醯媒餛?,“不過你說顧小娟是咋想的?他男從在外頭都有兒子了,她還抱著李興盛的尸體痛哭!”一點骨氣也沒有。

    那怎么能一樣呢!

    宋一然多少了解一些顧小娟的想法,她作為李興盛的妻子,真的對李興盛的事情一無所知嗎?

    只怕不一定!她寧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原因就是,她指望李興盛,依靠李興盛,只有這樣,她才能信心能養活三個孩子。李興盛一死,她就覺得自己沒了主心骨!所以這個即便男人不愛她,對她不忠,但是顧小娟覺得他給了自己安全感,至少能讓她很好的生活下去。

    后世那么多女強人,在各個領域都有很好的發展,她們的成就完全不輸給男人。很多人都是不婚主義,原因就是她們經濟獨立,人格獨立,不需要一個不穩定的因素來打攪自己的生活。

    “好了!這是別人的事,跟我們沒關系?!彼我蝗壞潰骸笆慮楦嬉歡溫?,我們只要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你說的對!”趙小冬道:“跟俺們沒關系?!?

    幾天后,李興盛還是下葬了!雖然他沒有兒子,但是這年頭的喜事,喪事流程都很簡單,許多過去的風俗都被隱匿了起來,所以一直都簡單順利。

    倒是王蓮花的后事,拖了一段時間才完成。

    還是柴小芬上門給趙鐵營做的思想工作,這個女人確實很有能力,把趙鐵營說得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到底還是把尸體領了回來,下葬了。

    這件事情畢竟是丑聞,所以高大山特意把村民們召集起來,開了個會,把事情壓了一壓,讓大家不要亂傳。

    沒有人認為這是一場謀~~殺,反而都覺得是一場意外。正所謂民不舉,官不究,當事人家屬都認為這是正常死亡,不追究,別人自然也不會多說什么。

    隊上開了死亡證明,直接辦了銷戶,一場風波也就算過去了。

    只有柴小芬,心里隱隱存了一點疑惑,但是她跟誰都沒說,只把想法埋在了她的心里。柴小芬心里有一個念頭,絕對不能跟宋一然對上!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出了正月。

    這一年的春節,好像發生了特別多的事,先是趙家的兩個孩子被送進了少~管所,緊接著就是李興盛和王蓮花雙雙凍死在山上。這二人死得也不是很體面,他們那點不清不楚的事兒也都曝光在眾人眼中,連帶著很長一段時間,李家人和趙家人都抬不起頭來,就連王蓮花的娘家,也深受其害。

    往嚴重點說,以后王家姑娘出嫁都要受影響的,只要一提起王家出了一個像王蓮花這樣不守婦道的女人,誰還敢娶他們家的姑娘?就是把閨女嫁到王家去,都是要考慮考慮的。

    只是這些事對于宋一然來說,根本一點影響也沒有!她就像是一個冷靜的旁觀者一樣,跟著大伙看看熱鬧,任誰也想象不出來,她才是那個在整件事背后推波助瀾的人。

    過了二月二,宋一然再次背上她的背簍,去了鎮上。

    第一站自然是要去紅光飯店的。

    周慧慧一見到她,就驚喜的撲了過來,“你這死丫頭,怎么這么沒良心,不是說好了飯店營業你就來嗎?”

    “恕罪恕罪!”宋一然笑著道:“生意怎么樣?”過年前她和周慧慧約定好的,等周慧慧上班了,就去找她玩。紅光飯店是初八開始營業,但是那個時候李興盛和王蓮花剛出事不久,宋一然很怕事情會橫生枝節,所以哪兒也沒去。

    見到宋一然的周慧慧挺開心的,還哪宋一然透露了一件事,洪立業過年的時候,用她送過來的野豬肉打通了上面的關節,那個二世祖這回應該會消停了,至少他們的貨源不會出現問題了。

    “上回你拿過來的野豬肉可是幫了大忙了!不過,我們有了正常的供給,只怕就沒辦法再買你的野味兒了!”野味兒的價格必定要貴上一些。

    宋一然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這個倒是沒有什么,隨緣嘛!”

    “隨緣?”周慧慧還怕宋一然會因為獵物沒處可賣而感到難過,可是沒想到這個小丫頭倒看得開,還說一切隨緣。這個說法在這個年代還是比較新鮮的,周慧慧覺得挺有意思的。

    “可不就是隨緣!我上山挖陷阱,掉到里面的野味就是跟我有緣的,那些圍著陷阱走了一圈,偏偏沒掉下去的就是沒緣的。賣野味兒也是一樣,你們買就是有緣,不買就是沒緣,不可強求??!”飯店不要,她還可以找別的渠道,要是實在賣不出去,她還可以自己吃了!最近她長高了不少,可是野味兒的功勞。

    就在這個時候,紅光飯店的大門被人推開了,周慧慧和宋一然不約而同的轉過頭去,正好瞧見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這個人生得很高大,往屋里一站,把外面的光線都遮擋住了一大半,頓時讓人覺得很有壓迫感。

    雷千鈞的目光一下子落在宋一然身上,他沒想到這么巧,自己居然在這兒碰到了上次的那個小姑娘。一個多月沒見,小姑娘似乎長高了一些!

    不知道為什么,情緒一向內斂的雷千鈞突然覺得很歡喜,臉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一些。

    “是你呀!”宋一然心里驚喜,畢竟養眼的帥哥誰都愛看??!可是她面上卻端著一副小白兔模樣,“上次的事,還沒謝謝你呢!”

    周慧慧感到驚奇,“你們認識???”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