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说的句句属实!”姜大海这会儿的肠子都是青的,他后悔了,早知道这丫头是尊煞神一样的人物,自己绝对不会来招惹她。

    李兴盛这么些年,可没少拿自己的好处,救命之恩也早就报完了。他是被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你知道他有个儿子?”

    姜大海不敢不老实,连忙道:“知道,知道?!?

    “那你知道不知道,李兴盛跟海市一个姓代的人,关系很近!”

    姓代的?海市?

    姜大海摇了摇头,“真没听他说过!李会计这个人平时话不多,就算他跟我走得近一些,也不可能什么都跟我说。姑奶奶,我是鬼迷心窍了,我错了,再也不敢招惹你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宋一然看得出来,姜大海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姜大海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痞无赖,他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心理素质不行,想要说谎却不留一丝痕迹,根本难如登天。

    宋一然把刀收了起来,慢慢的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姜大海。

    姜大海不停的吞咽口水,他有一种即将一命呜呼的紧迫感,好像下一刻,自己的小命就要丢了一样。

    “姜大海,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人的生命是宝贵的,不能来第二次,你知道吗?话少的人往往活得长久,话多的人则是祸从口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你说呢?”

    “是是是!”姜大海自然知道这是对方在警告他,连忙表态,“我明白,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说!”

    宋一然面无表情,“但愿你说到做到,否则的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能让你从这个世界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姜大海点了点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相信宋一然的话,对此深信不疑。

    “好!”宋一然转身朝树林外面走去,居然真的就放过了姜大海。

    姜大??醋潘我蝗坏谋秤?,整个人如同身在梦中,他这才发现自己后背都被汗打湿了,冷风一吹,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姜大海的目光落在那颗被踹断的柳树上,心有余悸道:“我这是捡了一条命??!”

    宋一然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回了大青山生产队。村子里有点小热闹,有不少人三三两两的聚到一起扯闲篇,出了正月用不了多久就要春耕了,像这样的清闲时间是过一天少一天。

    有人跟宋一然打招呼,宋一然都是点头笑笑,并不说话。她跟村里人还是保持一定距离的好,这些人的八卦之心太盛,她有点消受不起。

    宋一然离开人群,走小路回家。

    有人指着她的背影道:“哎,娟子,那不是宋一然嘛?”说话的是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姑娘,她生的黑瘦,身上的衣服也很破旧,还打着补丁,看着一副营养不良模样。

    和她比起来,高秀娟魁梧壮实,看上去像小山一样。

    “切~”高秀娟眼里冒火,对宋一然十分不屑。

    “怎么?”那个黑姑娘一脸疑惑,“她不是救了你弟弟吗?”

    “别提了,她就是一个小~贱~人~”高秀娟咬着牙道:“现在俺爸我妈都说她的好话,高奇那小子更是一口一个姐姐地叫她!都当她是好人呢!”

    黑姑娘不敢说话了,眼睛眨巴,眨巴的,“她救了你弟弟,医术肯定不错吧?”

    “俺怎么知道,别说她了,烦死了?!备咝憔甓⒆藕诠媚?,皱着眉头问道:“齐枣花,你今天咋这么奇怪?”

    “哦,没啥?!逼朐婊ǜ尚?,“俺就是随便问问,既然你跟她不好,以后俺也离她远点?!?

    齐枣花是高秀娟的跟屁虫,两个人从小一起玩大到,一直是高秀娟占主导位置。

    高秀娟听齐枣花这么一说,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满意之色,“你这么想就对了!以后再看到宋一然,不用给她好脸色,下次俺给你带二合面的馒头吃?!?

    齐枣花露出一个笑容来,“好!俺全听你的?!彼鸥咝憔?,不就是为了一口吃的嘛。家里人口多,她又吃不饱,要不是跟着高秀娟时不时的能吃一点东西,她至于像狗腿子一样扒着这个胖子不放手嘛!

    再说了,跟队长闺女交好,对他们家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宋一然可不知道高秀娟和齐枣花的对话,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在她眼里,高秀娟不过就是一个叛逆期的熊孩子而已,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但是让宋一然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里,高秀娟真的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一定影响,让她觉得不胜其烦。

    转眼就到了春耕的日子,这个时候是村民们日子过得最艰难的时候。青黄不接,家里的存粮眼见着没剩下多少了,每个人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这个时候,家里的壮劳力都能吃到一些细粮,过年时做好的风干腊肉也都拿了出来,一天两顿变成了一天三顿,好歹能见到点油花。

    不干活的人就只能喝点稀的,用野菜对付着过日子。

    满山遍野都是挎着篮子挖野菜的半大孩子,这些东西是他们未来两个月的口粮,所以家家户户的孩子都出动了,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相比之下,宋一然的日子就轻闲好过多了。

    她不用下田种花生,开荒,依旧像以前一样,做她的放牛倌。两头老黄牛的衣食住行,全都交由她照顾,工分虽然不多,但是按劳分配,还算公平,宋一然也挺满意的,暗赞高大山会做人。

    反正她也不指望这点工分活着,日子清闲自在才是最主要的。

    至于粮食的事情嘛,宋一然一点也不发愁。家里的粮食吃完了,她就去墨市买粮,姜大海那小子根本不敢跟她?;ㄕ?,粮食的价格很公道,还不要粮票。宋一然手里有一千多块钱,这笔钱虽然看着挺多的,但是架不住坐吃山空??!她以后还要回海市呢,手里一定要多存一些钱。

    空间里的金子,首饰,她是不打算动用的。

    所以,当别人都在拼命挖野菜,想着要填饱自己肚子的时候,宋一然已经在想挣钱的方法了!只要有钱,还怕没粮食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