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說的句句屬實!”姜大海這會兒的腸子都是青的,他后悔了,早知道這丫頭是尊煞神一樣的人物,自己絕對不會來招惹她。

    李興盛這么些年,可沒少拿自己的好處,救命之恩也早就報完了。他是被鬼迷了心竅,才會做出這樣的事。

    “你知道他有個兒子?”

    姜大海不敢不老實,連忙道:“知道,知道?!?

    “那你知道不知道,李興盛跟海市一個姓代的人,關系很近!”

    姓代的?海市?

    姜大海搖了搖頭,“真沒聽他說過!李會計這個人平時話不多,就算他跟我走得近一些,也不可能什么都跟我說。姑奶奶,我是鬼迷心竅了,我錯了,再也不敢招惹你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宋一然看得出來,姜大海確實什么都不知道。姜大海只是一個普通的地痞無賴,他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心理素質不行,想要說謊卻不留一絲痕跡,根本難如登天。

    宋一然把刀收了起來,慢慢的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姜大海。

    姜大海不停的吞咽口水,他有一種即將一命嗚呼的緊迫感,好像下一刻,自己的小命就要丟了一樣。

    “姜大海,我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人的生命是寶貴的,不能來第二次,你知道嗎?話少的人往往活得長久,話多的人則是禍從口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死了,你說呢?”

    “是是是!”姜大海自然知道這是對方在警告他,連忙表態,“我明白,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說!”

    宋一然面無表情,“但愿你說到做到,否則的話,我有一百種方法能讓你從這個世界上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

    姜大海點了點頭,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他相信宋一然的話,對此深信不疑。

    “好!”宋一然轉身朝樹林外面走去,居然真的就放過了姜大海。

    姜大??醋潘我蝗壞謀秤?,整個人如同身在夢中,他這才發現自己后背都被汗打濕了,冷風一吹,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

    姜大海的目光落在那顆被踹斷的柳樹上,心有余悸道:“我這是撿了一條命??!”

    宋一然走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回了大青山生產隊。村子里有點小熱鬧,有不少人三三兩兩的聚到一起扯閑篇,出了正月用不了多久就要春耕了,像這樣的清閑時間是過一天少一天。

    有人跟宋一然打招呼,宋一然都是點頭笑笑,并不說話。她跟村里人還是保持一定距離的好,這些人的八卦之心太盛,她有點消受不起。

    宋一然離開人群,走小路回家。

    有人指著她的背影道:“哎,娟子,那不是宋一然嘛?”說話的是一個梳著麻花辮的姑娘,她生的黑瘦,身上的衣服也很破舊,還打著補丁,看著一副營養不良模樣。

    和她比起來,高秀娟魁梧壯實,看上去像小山一樣。

    “切~”高秀娟眼里冒火,對宋一然十分不屑。

    “怎么?”那個黑姑娘一臉疑惑,“她不是救了你弟弟嗎?”

    “別提了,她就是一個小~賤~人~”高秀娟咬著牙道:“現在俺爸我媽都說她的好話,高奇那小子更是一口一個姐姐地叫她!都當她是好人呢!”

    黑姑娘不敢說話了,眼睛眨巴,眨巴的,“她救了你弟弟,醫術肯定不錯吧?”

    “俺怎么知道,別說她了,煩死了?!備咝憔甓⒆藕詮媚?,皺著眉頭問道:“齊棗花,你今天咋這么奇怪?”

    “哦,沒啥?!逼朐婊ǜ尚?,“俺就是隨便問問,既然你跟她不好,以后俺也離她遠點?!?

    齊棗花是高秀娟的跟屁蟲,兩個人從小一起玩大到,一直是高秀娟占主導位置。

    高秀娟聽齊棗花這么一說,臉上頓時露出幾分滿意之色,“你這么想就對了!以后再看到宋一然,不用給她好臉色,下次俺給你帶二合面的饅頭吃?!?

    齊棗花露出一個笑容來,“好!俺全聽你的?!彼鷗咝憔?,不就是為了一口吃的嘛。家里人口多,她又吃不飽,要不是跟著高秀娟時不時的能吃一點東西,她至于像狗腿子一樣扒著這個胖子不放手嘛!

    再說了,跟隊長閨女交好,對他們家來說也是有好處的。

    宋一然可不知道高秀娟和齊棗花的對話,她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放在心上的!在她眼里,高秀娟不過就是一個叛逆期的熊孩子而已,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上的人。

    但是讓宋一然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的日子里,高秀娟真的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一定影響,讓她覺得不勝其煩。

    轉眼就到了春耕的日子,這個時候是村民們日子過得最艱難的時候。青黃不接,家里的存糧眼見著沒剩下多少了,每個人都是勒緊褲腰帶過日子,要把好鋼用在刀刃上。這個時候,家里的壯勞力都能吃到一些細糧,過年時做好的風干臘肉也都拿了出來,一天兩頓變成了一天三頓,好歹能見到點油花。

    不干活的人就只能喝點稀的,用野菜對付著過日子。

    滿山遍野都是挎著籃子挖野菜的半大孩子,這些東西是他們未來兩個月的口糧,所以家家戶戶的孩子都出動了,不敢有一絲的懈怠。

    相比之下,宋一然的日子就輕閑好過多了。

    她不用下田種花生,開荒,依舊像以前一樣,做她的放牛倌。兩頭老黃牛的衣食住行,全都交由她照顧,工分雖然不多,但是按勞分配,還算公平,宋一然也挺滿意的,暗贊高大山會做人。

    反正她也不指望這點工分活著,日子清閑自在才是最主要的。

    至于糧食的事情嘛,宋一然一點也不發愁。家里的糧食吃完了,她就去墨市買糧,姜大海那小子根本不敢跟她?;ㄕ?,糧食的價格很公道,還不要糧票。宋一然手里有一千多塊錢,這筆錢雖然看著挺多的,但是架不住坐吃山空??!她以后還要回海市呢,手里一定要多存一些錢。

    空間里的金子,首飾,她是不打算動用的。

    所以,當別人都在拼命挖野菜,想著要填飽自己肚子的時候,宋一然已經在想掙錢的方法了!只要有錢,還怕沒糧食嗎?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