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抱著懷里被白狼夫婦拋棄的小奶狗,十分發愁。

    這只狗應該只有兩個月大,已經斷奶了,看著挺壯實,也挺二的。

    爹娘都把它扔了,它一點也不著急,反而樂呵呵的讓自己抱著,頗有點隨遇而安的意思,甚至還小睡了一會兒。

    天色漸暗,宋一然又是失望,又是懊悔。

    她這一天,什么正經事都沒干??!她一共才三天假,就這么稀里糊涂的過去了一天,真是太不劃算了。

    好在找回了宋老爺子的皮箱,也算是個極大的收獲,順便還撿了一只混血狗子。

    “你說你爹娘為啥不要你了?”宋一然看了看狗子,自言自語地道:“是不是嫌棄你笨?你爹多聰明啊,看起來威風凜凜的,瞧著就像個頭兒,你再看看你,這肥,跟二哈似的?!?

    小奶狗完全不知道二哈是啥,他現在有點餓了,一個勁兒的在宋一然懷里折騰,叫喚,聲音還有點凄涼。

    “算你運氣好?!彼我蝗輝誑占淅鎰急噶瞬簧偈澄?,有饅頭,有咸菜,還有肉湯、臘肉和點心。

    宋一然找了一個破舊的碗,給小家伙盛了半碗肉湯,還把饅頭撕成小塊泡到湯里給它吃。

    小家伙聞到了肉香味兒,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腦袋都埋進了碗里,一邊吃一邊吭哧,像護食的小牛犢子似的。

    “你以后就得跟著我了!好好吃飯,長大以后給我看家護院吧!”宋一然摸了摸小家伙的腦袋,心想著那白狼可能是怕它受不了狼群的生活,這才忍痛把它留給了自己。

    它畢竟只是一只狗,不是狼,將來說不定還要受狼群其它成員的欺負。白狼或許已經意識到,自己無法?;に槐滄?,所以干脆把它交給自己帶走,給自己的孩子找條好的出路。

    “看不出來,它那么高傲冷清,居然還挺懂愛的。雖生為畜生,卻比一般的人都心疼孩子,有些人啊,連畜生都不如?!?

    狗子也沒空聽她叨叨,一直舔著碗底,看起來很喜歡肉湯泡饅頭。

    “我得給你起個名字吧?你爹是狼王,我要是叫你雪球,雪團啥的,是不是不太尊重狼王的地位??!”宋一然自娛自樂的笑,“干脆叫你奶酪,要不然就叫你雪糕?!?

    小家伙十分不解,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宋一然,它填飽了肚子,也有興致聽宋一然說話了,但明顯聽不懂。

    “跟你爹比起來,你真是差遠了?!彼我蝗揮滯肜锏沽說闥盟?。

    說真的,要是養寵物的話,她更愿意養那頭白狼。

    小東西吃飽喝足了,宋一然就準備帶著它找個過夜的地方了。天色越來越暗,留在林子里睡覺休息可是件極其危險的事!本來她是可以進空間里休息的,但是突然多了一個累贅,把她的一切計劃都打亂了。

    除了她自己,任何活物進到空間里,好像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當初趙三在空間里待的時間長了點,結果出去就瘋了。小家伙那么小,萬一進去待一宿,直接掛掉了怎么辦?

    “走吧,咱倆找個地方休息?!彼我蝗黃涫翟緹拖牒昧?,之前藏箱子的那個山洞就不錯!位置很隱蔽,背風,在洞里點火也不用擔心會引發火災。

    宋一然帶著小奶狗又回到了之前的那個山洞,她在四周巡視一圈,沒有發現大型動物的腳印和糞便,倒是發現了山雞的爪印。

    宋一然干脆在洞口做了一個小型陷阱,反正東西都是現成的,能抓到最好,抓不到也沒有什么遺憾。

    她鉆進山洞之中,把洞口的藤蔓恢復原樣,然后從空間里搬了不少柴火出來。先把火升起來,再收拾出一塊地方放鋪蓋,人往被子里一鉆,烤著火,估計也不會覺得冷。

    這個時候她已經顧不上被子會不會臟的問題了,反正這套被褥也是背著趙小冬準備的,不讓她看見就行了。

    宋一然吃了兩個饅頭,喝了一點肉湯,吃了兩塊咸菜,然后就鉆到了被子里。至于小奶狗嘛,宋一然怕它會被凍死,直接找了一件以前的舊棉襖給它,反正那棉襖也小了,物盡其用,也不算浪費。

    一人一狗圍攏在火堆旁,很快進入了夢鄉。

    這個夜晚對宋一然來說,注意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她沒有照顧小狗的經驗,不明白為什么白天活蹦亂跳,根本不找爹娘的小狗,到了晚上會一直哼唧。這個聲音對宋一然來說,是個不小的折磨,吵得她根本睡不著覺??!

    宋一然把到處亂拱的小家伙抱起來。

    有人關心它了,小家伙便不在哼哼,反而不停地討好宋一然,一個勁兒的搖尾巴,時不時用可憐兮兮的小奶音叫喚幾聲,讓人實在恨不起來。

    “小搗蛋,你不睡覺,是不是想你爹媽了?還是餓了?”小家伙一個勁兒的拱,不停的嗅來嗅去,宋一然覺得它可能是餓了,就又給它倒了一些肉湯,還體貼的將大塊的肉撕成了小碎塊。

    小奶狗果然餓了,吭哧吭哧的把小半碗肉湯都喝掉,然后圍著宋一然轉圈圈,一副很精神,很活潑的樣子,好像根本不打算睡覺。

    宋一然懶得理會它,干脆往火堆里扔幾根柴火,然后鉆到被子里,繼續睡覺。

    大概小家伙也折騰累了,沒多久,就鉆到被子里,趴到宋一然的身邊呼呼大睡起來。

    到了第二天早上,宋一然又是在小奶狗嚎叫聲醒來的。

    小家伙蹲坐在那兒,仰頭嚎叫,跟小版二哈的叫聲一模一樣。

    “你到底是個啥呀!二哈?狼?”宋一然無奈的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撿了個什么回來?!彼槔氖帳捌談?,將被子,舊棉襖都收到空間里。然后準備自己和小奶狗的早飯。

    吃完飯,確認山洞里的火堆熄滅后,宋一然就抱著小奶狗出了山洞。

    門口布置的陷阱里有兩只野雞,小奶狗趴在陷阱邊上沖著野雞叫喚,聽起來一點也不兇,反而像在賣萌。

    宋一然哭笑不得的把野雞收一空間里,把陷阱恢復原樣,帶著小奶狗在林子里轉悠,時間不多,她得速戰速決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