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到鎮上的時候,正趕上飯點。

    紅光飯店里熱鬧非凡,幾乎沒有空位置。周慧慧和另一個服務員忙得腳打后腦勺,根本沒有時間招呼她。

    宋一然也不在意,干脆抱著撿寶出去轉了一圈,感覺時間差不多了,這才回了店里。

    好在吃飯的時間也就那么一會兒,宋一然回到飯店的時候,店里終于清靜了下來??腿俗吡艘淮蟀?,只剩下三兩桌喝酒的人。

    周慧慧跟同事說了一聲,直接帶宋一然上了二樓。

    “我剛才就看見你了,可是太忙了,根本沒有時間跟你說話?!?

    “沒事,我出去轉了一圈,時間正好?!?

    周慧慧只道:“你也是,找個地方坐一會兒唄,出去干啥?!?

    宋一然道:“我抱著狗呢,怕影響你們?!?

    周慧慧這才發現,宋一然還抱著一只小狗,“你這狗哪兒來的?”

    撿寶一直不怎么精神,完全沒有在山里時活潑的樣子。

    “撿的!”宋一然道:“我帶了獵物過來,五只野雞,三只兔子,估計也夠你們賣幾天了吧!”

    “這可不好說,你跟我舅舅談吧!”周慧慧把宋一然帶到二樓,直接讓她跟洪立業談,生意上的事兒她不懂,只要牽好這條線就行。

    等周慧慧走了以后,洪立業就跟宋一然說起這個野味的事兒。

    “宋同志……”

    宋一然連忙做了一個制止的手勢,笑著道:“洪經理,你這樣太見外了,我聽著也不舒服,干脆你就叫我小宋?!?

    “好好?!焙榱⒁迪仁譴鷯ο呂?,隨后又失笑道:“你這個孩子,還真是少年老成,慧慧比你還要大幾歲呢,可是不如你沉穩,有時候還像個孩子似的?!?

    十七八歲,在后世可不就是個孩子嘛!可是現在這個年代,都講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哥哥姐姐要帶弟弟妹妹,要做家務,十六七歲就到廠子里上班的比比皆是,早早的就要為生計奔波了,哪里是孩子應該干的事?

    “我這也是沒辦法,被逼的,啥事都得自己張羅,想不沉穩也難??!不像慧慧姐,凡事有人替她操心,她吃穿不愁,可不就長不大嘛!”宋一然說的也是實話。

    洪立業暗暗點頭,“好了!說說這個野味的事兒,想必慧慧都跟你說過了吧?”洪立業道:“之前是用你的野味救急,但是現在呢,我打算在店里專門賣一些野味?!?

    “我聽慧慧姐說了!”宋一然道:“只是不知道您有沒有核算過成本,畢竟咱們這里是小地方,太貴的東西,怕是不好賣吧!”

    洪立業呵呵一笑,“你這孩子啊,也太實誠了,還怕我吃虧不成?”

    宋一然淡然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你的意思我懂!不過呢,咱們這邊地方雖然小,但是人來人往辦事的人卻是不少。現在不像前幾年了,有些事情變得合情合理,大家都有好處,你明白吧?”

    洪立業說的比較隱晦,他相信以宋一然的聰明,應該能聽明白的。

    “哦!”宋一然點了點頭,也沒多說,大家做到心里有數就好。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么咱們談談野味的事情吧!”宋一然道:“現在山上常見的獵物就那么幾樣,兔子和山雞是最常見的!狍子也有,但是少見,不易得!鹿也有……”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洪立業就怪叫一聲,“鹿也有?”

    “??!”宋一然微微一笑,“這也常見,只是鹿膽子小,不好打?!閉飧瞿甏吧坊夠故潛冉銑<?,主要是生態環境比較好,人們對野生動物的?;ひ饈痘共皇嗆芮?,所以關于?;ひ吧鋟矯嫻姆?,大約還要十幾年才能問世。

    洪立業聽了,雙眼立馬放光,“鹿茸能搞到嗎?”

    宋一然心里樂開了花,心想真是想什么來什么。正好空間里倒著一頭公鹿,鹿茸是現成的。

    “這個……”在商言商嘛!也不能因為洪立業是周慧慧的舅舅,她就揮淚大甩賣吧!

    洪立業一見宋一然猶豫,就知道這事兒有門,他像是怕宋一然會立刻拒絕他似的,馬上表態道:“這事兒,是我的一位老領導囑托我的?!鋇比凰我蝗徽飧魴」媚锏拿?,洪立業也不好說這鹿茸到底做什么用,反正現在就是有人買。

    “八十塊,收一對?!焙榱⒁檔潰骸罷饌嬉庖卜執笮?,要是品相好,分量重,還能再加點?!?

    這個價格可不算低了。

    宋一然對鹿茸多少有些了解,后世養殖的梅花鹿每年五月到九月是割茸期。因為九月以后,鹿角就逐漸骨化了。

    宋一然是大夫,鹿茸是干什么的,她當然一清二楚。

    不過,她可不僅僅想要賣鹿茸。對于需要進補的人來說,鹿肉和鹿骨也是非常好的滋補品。

    “二百塊,一頭整鹿,新鮮的?!彼我蝗簧焓智昧飼米爛?,“鹿肉和鹿骨也是滋補之物,而且我保證鹿茸質量,保證是元寶頭,你跟對方說,他一聽肯定明白?!?

    洪立業想了想,“好吧!我問問他,成不成可不一定了?!?

    “沒事!”

    “好!”洪立業有一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的關系,他總覺得方才的談判自己處于下風。

    “再說說獵物的事情,狍子我們也要,但是這玩意不常見,是吧???”

    “嗯!”

    洪立業就道:“那你打著了就給我們送來吧,十天半個月送一只的話,我們應該能吃下?!?

    “沒問題!”因為有空間在手,就是存放一百只狍子也沒有。

    “兔子和山雞呢,還是按照之前的價格,你三天給我們送一次,你看可以嗎?”洪立業道:“十只以內都是沒問題的,如果有什么變故,我會事先通知你,不會讓你白做工的?!?

    宋一然搖了搖頭,“狍子還是按之前的價格,但是兔子和山雞的價格要調一下?!?

    洪立業的眉頭皺了起來,心想莫不是這孩子胃口變大了?怎么還要調整價格呢!

    “兔子和山雞原來定的是一塊二,按照市場價來說的話,有些高了。到墨市上,也就是這個價錢了!雖然說野味兒難得,要是長期打算的話,你們飯店的利益就被壓縮了!”宋一然十分淡定地道:“就按一塊錢算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