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她就準備一只山雞好了,全當是謝禮。這東西實在啊,一只山雞有三四斤肉,一家五口正好可以好好吃一頓。

    這年頭,計劃經濟,人民大眾過的基本都是底層生活,也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才能吃點葷腥。

    “慧慧姐,這山雞放哪??!”宋一然假裝從背簍里拿出一只山雞來,問周慧慧,“要不燒點水直接給它拔毛算了!”

    周慧慧正洗衣服呢,扭頭瞧見宋一然從背簍里拿了只山雞出來,嚇了一大跳,“你那野味兒不是都賣了嗎?這只是哪兒來的?”

    “這只是特意給你留的!”宋一然眼睛都沒眨一下,“第一次上門,我總不能空著手吧???”

    周慧慧甩了甩手上的水,站起身來道:“你可拉倒吧,這山雞能賣好幾塊錢呢,你快擱起來,總是大手大腳的,太不會過日子了?!?

    “行了,你可別像個老太婆似的叨叨,將來嫁不出去可咋辦?”

    周慧慧眼睛瞪得老大,“你說誰像老太婆!我這是為你好!你自己一個人過日子,大手大腳慣了,將來可怎么辦?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你將來總得嫁人吧……”巴拉巴拉,周慧慧開啟老太婆模式,把宋一然從頭到尾的教訓了一通。

    說白了,就是怕宋一然不攢錢。

    “你沒有娘家人,將來結婚的時候,手里一點錢沒有怎么能行!”周慧慧語重心沉地道:“你不能一輩子都打獵吧?那太危險了,就不是女孩子能干的活?!?

    宋一然實在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她剛想解釋一下,周慧慧又道:“其實我早就想跟你說了,要不你來鎮上生活得了,我讓我舅舅幫你跑一下關系,看看有沒有可能讓你進廠子里工作,比上山安全多了?!?

    宋一然心里淌過一陣暖流,周慧慧是除了趙小冬以外,第二個真正關心她的人。

    “慧慧姐,其實我對自己的將來有打算的?!彼我蝗壞潰骸安還?,還是謝謝你?!?

    周慧慧愣了一下,衣服也不洗了,“回屋說說?!?

    宋一然哭笑不得的拿著野雞跟她回了屋。

    “到底,你是怎么打算的?!敝芑芻垡桓貝蛩愀我蝗淮儐コぬ傅難?,“我,我不是想打聽你的私事,只是你現在這種狀態,我真的不太放心。小然,我從小到大沒有幾個朋友,我是真的把你當成自己的朋友,我希望你能過得好,而不是一個人住在大山里,拿命去換錢?!彼底潘底?,眼眶居然都紅了。

    宋一然連忙道:“哎喲哎喲,你可別!慧慧姐,我不是敷衍你,我是真的有打算的。我的事兒,你可能知道的不多,其實,我根本不會在這里待太久的?!?

    ?

    什么意思?

    宋一然就把自己的出身,和她家里那點破事都跟周慧慧講了。

    周慧慧氣得臉都白了,“這世上怎么還有這種人?你爸是不是有病???他就是你說的那個,那個什么渣男,一樣一樣的!”拋妻棄子,就是個陳世美??!

    “所以說,我是不可能一直留在這里的!我外公有很多朋友,這些年,他們一直都在為我外公奔走,想要為他洗刷冤屈,所以,早晚我是要回到海市去的!”宋一然道:“我現在打獵掙錢,也是想回去以后,讓自己更有底氣?;芻勱?,我是不會放過那對狗~~男女的!”

    “這就對了!”周慧慧像想起什么似的,“但是,眼睛這種局勢,你啥時候才能回去??!”

    “這事兒也急不得!再說我現在才十五歲,再怎么著急,也得過幾年再說?!?

    周慧慧點了點頭,“小然,我支持你!要是有什么我能幫上忙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訴我?!?

    “你少念叨我幾句,我就謝謝你了?!?

    “哎呀,你真的是的,我還不是為了你好!”

    得,又來了!

    今天是她請假的最后一天,宋一然自然不能久留。周慧慧留她吃飯,宋一然拒絕了,還說好三天以后來鎮上送獵物,到時候肯定能見到周慧慧。

    周慧慧沒辦法,只好把她放走了,說到底,她們只是朋友,自己無法,也不應該干擾她的生活和決定。

    周慧慧送走了宋一然,看到墻角那只山雞,輕聲的嘆了一口氣。

    宋一然去供銷社買了兩斤桃酥,半斤花生糖。她回家的時候,趙小冬還沒有下工,等她把爐灶升起來,飯做好時,趙小冬也推門進屋了。

    “丫頭,你回來了?”

    宋一然還沒等說話呢,撿寶就沖了出去,在趙小冬面前停下,躍躍欲試的想要撲過去,跟里嗚嗚的叫聲,似乎在警告趙小冬不要離它的主人太近。

    “呀,哪兒來的狗??!”

    “撿的!”宋一然把撿寶抱起來,“這是我嬸子,是家里人,不許咬知道不?”說完,她把撿寶放到趙小冬懷里,讓撿寶熟悉趙小冬的氣味。

    撿寶超級通人性,聞了兩下就不吱聲了,再也沒朝趙小冬露出過敵意。

    “這狗也太通人性了吧?”趙小冬當真沒有看過比撿寶更聰明的狗。

    撿寶得意的汪汪兩聲,明顯是聽懂了!

    “喲,這真……從哪兒撿的??!這也太聰明了?!閉孕《墑竅『被盜?,“早就應該養條狗了,等它長大了,能幫你看家護院?!?

    能不聰明嗎?小家伙可是狼王的崽子??!

    “嬸子,洗手吃飯吧!我都做好了?!?

    “哎!”趙小冬把撿寶往地上一放,去外屋洗了手。

    宋一然擺了桌子,把剛蒸好的大米飯,尖椒悶子,烀土豆都擺上了桌,另外還燉了一只山雞。一桌子菜,噴噴香。

    “哎呀,咋又整這些菜?。??”趙小冬瞪了宋一然一眼,“你這孩子,不過日子了?”

    宋一然哭笑不得,“我不是怕你一個人在家糊弄,不好好吃飯嗎!特意弄點好吃的,省著你天天吃大醬咸菜?!?

    “這又是細糧,又是燉小雞子的……”趙小冬很不贊同。

    “以后啊,天天都是這日子!”宋一然遞給趙小冬一雙筷子,“吃飯吧,有啥話吃完飯再說?!?br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