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要殺了你!”高秀娟費力地從地上爬起來,再次向宋一然撲了過去。

    宋一然是什么人,她要是不想讓高秀娟碰到自己的衣角,就是累死姓高的,她也絕對不會碰到。

    宋一然左挪右閃,時而與高秀娟錯身而過,時而高高躍起,躲過高秀娟的魔爪,任憑高秀娟如何努力,都無法碰到宋一然的一根頭發,更別說想要打她出氣了。

    高秀娟實在太累了,全身都是汗,她彎腰喘著粗氣,覺得嘴巴好干,喉嚨也好緊。兩個人追逐了十幾分鐘,她連宋一然的一片衣角都沒有碰到,反而把自己累得像死狗一樣。

    “你……你有本事站在那,那里不要動,看俺,看俺不打死你?!?

    宋一然差點把腸子笑出來,“我又不傻,站在那里不動,等著你打!你是不是傻?傻到家了吧?”

    高秀娟要被宋一然氣死了,這個人怎么回事,一會兒說她胖,一會說她傻,專跟自己對著干!

    “你……”高秀娟好想哭??!她現在已經累得動不了,否則的話,她一定撲過去,撕了宋一然的嘴。

    一直都在旁邊作壁上觀的齊棗花,這會兒心里像只兔子一樣,心里惴惴不安。

    這個宋一然,看著軟弱可欺,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高秀娟在她手底下,一分一毫的便宜也沒有占著!

    “沒事了吧?沒事就回去吧!”宋一然走到齊棗花面前,唇邊綻放著一抹笑意,“你們家人倒是挺有意思的?!?

    齊棗花的心怦怦亂跳,差點從胸腔里跳出來,她的臉一下子就白了,人也不由得后退兩步,好像要與宋一然保持距離。

    “怎么,現在知道害怕了?”宋一然輕笑一聲,她一邊摸著撿寶的毛,“勞你回去捎個話,就說我不想再聽見什么不好的流言傳出來!如果你家里人識趣,就趕緊把這個事兒澄清一下,否則的話,大家一拍兩散,誰也別想過好日子了?!?

    “俺,俺不明白?!逼朐婊ㄏ諾沒岸妓擋煥髁?,但是也沒忘了幫自己家申辯一下,就差直接跟宋一然說這件事不是他們家人干的了。

    “不用明白,話帶到了就行!”宋一然似笑非笑地道:“你也知道我當初差點被燒死吧???我跟你說,沒死成的人,身上戾氣都重著呢!再讓我聽到什么不好的風言風語,當心我晚上去你家放~火!你大概不知道被活活燒死是什么滋味吧?我告訴你,被煙嗆倒以后,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大火把你吞噬以后,空氣中都是油脂的味道,你就肉皮被燒焦了一樣,帶點糊味兒……”

    齊棗花眼淚都要被嚇出來了,她再怎么有心計,也只是一個十幾歲的鄉下小姑娘,殺~人放~火這種事情,她根本想象不了。

    “不要,不要再說了,求求你了?!?

    高秀娟聽完也嚇傻了,她們都烤過麻雀,烤完的麻雀是什么樣,糊味兒是什么樣的,她們心里都是一清二楚的。

    兩個人被宋一然嚇得不敢動地方,看她的目光像是看什么怪物似的。

    宋一然表示鄙視,抱著撿寶找牛去了。

    齊棗花半天都沒敢動地方,山風一吹,她覺得背上都是汗。

    “那個……娟子,她,她說的能是真的嗎?”她敢放火嗎?

    “俺哪知道?”高秀娟恨得牙根癢癢,但是她今天確實確實被宋一然嚇了一跳,直到現在,仍然覺得全身無力,腿腳發軟。

    “那……”

    高秀娟不耐煩地道:“那啥那,俺回家了?!彼低昃桶啞朐婊ㄒ桓鋈巳釉諛?,自己走了。

    齊棗花深吸了兩口氣,挎著籃子繼續挖野菜。她可沒有高秀娟那好的命,野菜挖不夠數,回家是要挨打的。

    當天晚上,齊棗花就跟齊老蔫和許鳳華商量這個事。

    “爹,媽,你們是沒瞧見!那宋一然可真不是好惹的,高秀娟那么大的個頭,居然被她耍得團團轉,累得跟條死狗一樣?!?

    許鳳華有些不樂意,眉眼間帶著幾分凌厲之色,“不是什么好東西?!?

    “她還說,還說外面的風言風語她聽到了,讓俺們家人出面給說明白了,要不然……”

    “要不然咋的?”老太太擺起了譜,覺得宋一然就是不識好歹。

    齊棗花把宋一然的‘燒烤論’說了一下。

    許鳳華也只是一個普通的鄉下老太太,她身上或許有很多的劣性根,但是事關生死大事,老太太立馬換了副面孔。

    “她說的?”許鳳華覺得她身上的汗毛全都豎起來了。要是把那丫頭逼急了,她或許真能干出放火的事情來!

    “他爹!”

    齊老蔫只道:“那娃娃身上戾氣太重了,國柱壓不住她?!彼液煤玫墓媚?,動不動就要殺~人放~火??!那就是個攪家的精~怪,進門是要敗家的。

    “豈止壓不住啊,依俺看,真娶了她,咱們這一家子怕是都要給她陪葬了!不行,俺得跟國柱說,娶誰都不能娶那個姓宋的?!斃矸锘推肜夏璐锍閃艘恢?,都不同意齊國柱娶宋一然。

    齊棗花松了一口氣,“那,那外邊的事兒?!?

    “自然得說清楚,不是俺們要娶她,是她死乞白咧的扒著你哥??!”

    “媽,你要是這樣說,人家,怕是不會滿意?!逼朐婊ǖ潰骸鞍晨篩闥登宄?,那個姓宋的,可狠了?!?

    許鳳華被噎得夠嗆,順手拿起炕上放著的掃帚疙瘩,劈頭蓋臉的打了齊棗花幾下,“閉嘴吧你!”

    齊棗花莫名其妙的挨了打,頓時委屈感爆棚,“俺不管了,你們愛咋著咋著吧!等她一把火把大伙燒死了,正好干凈!”說完就跑了出去。

    許鳳華氣得不行,可是拿她一點招也沒有。

    等齊國柱晚上回來,聽說了家里改變主意,又不讓他娶宋一然了,當下大怒,將家里的桌椅砸了一通,一頭扎進黑夜之中,決定要去宋一然家里,找她問個清楚!

    宋一然剛準備到空間里瞧瞧去,就聽到屋子外面傳來了腳步聲,她愣了一下,緊接著撿寶也叫了起來,看樣子它也發現了不速之客。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