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要杀了你!”高秀娟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向宋一然扑了过去。

    宋一然是什么人,她要是不想让高秀娟碰到自己的衣角,就是累死姓高的,她也绝对不会碰到。

    宋一然左挪右闪,时而与高秀娟错身而过,时而高高跃起,躲过高秀娟的魔爪,任凭高秀娟如何努力,都无法碰到宋一然的一根头发,更别说想要打她出气了。

    高秀娟实在太累了,全身都是汗,她弯腰喘着粗气,觉得嘴巴好干,喉咙也好紧。两个人追逐了十几分钟,她连宋一然的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反而把自己累得像死狗一样。

    “你……你有本事站在那,那里不要动,看俺,看俺不打死你?!?

    宋一然差点把肠子笑出来,“我又不傻,站在那里不动,等着你打!你是不是傻?傻到家了吧?”

    高秀娟要被宋一然气死了,这个人怎么回事,一会儿说她胖,一会说她傻,专跟自己对着干!

    “你……”高秀娟好想哭??!她现在已经累得动不了,否则的话,她一定扑过去,撕了宋一然的嘴。

    一直都在旁边作壁上观的齐枣花,这会儿心里像只兔子一样,心里惴惴不安。

    这个宋一然,看着软弱可欺,但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高秀娟在她手底下,一分一毫的便宜也没有占着!

    “没事了吧?没事就回去吧!”宋一然走到齐枣花面前,唇边绽放着一抹笑意,“你们家人倒是挺有意思的?!?

    齐枣花的心怦怦乱跳,差点从胸腔里跳出来,她的脸一下子就白了,人也不由得后退两步,好像要与宋一然保持距离。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宋一然轻笑一声,她一边摸着捡宝的毛,“劳你回去捎个话,就说我不想再听见什么不好的流言传出来!如果你家里人识趣,就赶紧把这个事儿澄清一下,否则的话,大家一拍两散,谁也别想过好日子了?!?

    “俺,俺不明白?!逼朐婊ㄏ诺没岸妓挡焕髁?,但是也没忘了帮自己家申辩一下,就差直接跟宋一然说这件事不是他们家人干的了。

    “不用明白,话带到了就行!”宋一然似笑非笑地道:“你也知道我当初差点被烧死吧???我跟你说,没死成的人,身上戾气都重着呢!再让我听到什么不好的风言风语,当心我晚上去你家放~火!你大概不知道被活活烧死是什么滋味吧?我告诉你,被烟呛倒以后,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大火把你吞噬以后,空气中都是油脂的味道,你就肉皮被烧焦了一样,带点糊味儿……”

    齐枣花眼泪都要被吓出来了,她再怎么有心计,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乡下小姑娘,杀~人放~火这种事情,她根本想象不了。

    “不要,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了?!?

    高秀娟听完也吓傻了,她们都烤过麻雀,烤完的麻雀是什么样,糊味儿是什么样的,她们心里都是一清二楚的。

    两个人被宋一然吓得不敢动地方,看她的目光像是看什么怪物似的。

    宋一然表示鄙视,抱着捡宝找牛去了。

    齐枣花半天都没敢动地方,山风一吹,她觉得背上都是汗。

    “那个……娟子,她,她说的能是真的吗?”她敢放火吗?

    “俺哪知道?”高秀娟恨得牙根痒痒,但是她今天确实确实被宋一然吓了一跳,直到现在,仍然觉得全身无力,腿脚发软。

    “那……”

    高秀娟不耐烦地道:“那啥那,俺回家了?!彼低昃桶哑朐婊ㄒ桓鋈巳釉谀?,自己走了。

    齐枣花深吸了两口气,挎着篮子继续挖野菜。她可没有高秀娟那好的命,野菜挖不够数,回家是要挨打的。

    当天晚上,齐枣花就跟齐老蔫和许凤华商量这个事。

    “爹,妈,你们是没瞧见!那宋一然可真不是好惹的,高秀娟那么大的个头,居然被她耍得团团转,累得跟条死狗一样?!?

    许凤华有些不乐意,眉眼间带着几分凌厉之色,“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还说,还说外面的风言风语她听到了,让俺们家人出面给说明白了,要不然……”

    “要不然咋的?”老太太摆起了谱,觉得宋一然就是不识好歹。

    齐枣花把宋一然的‘烧烤论’说了一下。

    许凤华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乡下老太太,她身上或许有很多的劣性根,但是事关生死大事,老太太立马换了副面孔。

    “她说的?”许凤华觉得她身上的汗毛全都竖起来了。要是把那丫头逼急了,她或许真能干出放火的事情来!

    “他爹!”

    齐老蔫只道:“那娃娃身上戾气太重了,国柱压不住她?!彼液煤玫墓媚?,动不动就要杀~人放~火??!那就是个搅家的精~怪,进门是要败家的。

    “岂止压不住啊,依俺看,真娶了她,咱们这一家子怕是都要给她陪葬了!不行,俺得跟国柱说,娶谁都不能娶那个姓宋的?!毙矸锘推肜夏璐锍闪艘恢?,都不同意齐国柱娶宋一然。

    齐枣花松了一口气,“那,那外边的事儿?!?

    “自然得说清楚,不是俺们要娶她,是她死乞白咧的扒着你哥??!”

    “妈,你要是这样说,人家,怕是不会满意?!逼朐婊ǖ溃骸鞍晨筛闼登宄?,那个姓宋的,可狠了?!?

    许凤华被噎得够呛,顺手拿起炕上放着的扫帚疙瘩,劈头盖脸的打了齐枣花几下,“闭嘴吧你!”

    齐枣花莫名其妙的挨了打,顿时委屈感爆棚,“俺不管了,你们爱咋着咋着吧!等她一把火把大伙烧死了,正好干净!”说完就跑了出去。

    许凤华气得不行,可是拿她一点招也没有。

    等齐国柱晚上回来,听说了家里改变主意,又不让他娶宋一然了,当下大怒,将家里的桌椅砸了一通,一头扎进黑夜之中,决定要去宋一然家里,找她问个清楚!

    宋一然刚准备到空间里瞧瞧去,就听到屋子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她愣了一下,紧接着捡宝也叫了起来,看样子它也发现了不速之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