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晚,來人的腳步聲很陌生。

    宋一然抱著撿寶走到外屋,利用透視功能向外看去,透過門板,她發現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齊國柱。她甚至可以看到齊國柱臉上咬牙切齒的表情。來者不善,他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又在這個時間趕過來,一看就是沒安好心!

    不用問,一定是興師問罪來了!難道說自己白天的話說得不夠清楚?

    一個大男人,半夜跑到她家來,這事兒如果鬧騰開了,就會跟趙三事件帶來的影響一樣壞。先前就有她和齊國柱的風言風語傳出來,這個時候如果齊國柱鬧騰起來,村里人勢必會把事情鬧大,到時候只怕她說自己是清白的,也沒有人相信了。

    你若是清白的,齊國柱怎么會大半夜的往你家跑?

    這些念頭在宋一然腦中一閃而過,此時齊國柱已經站在了房門前,他舉起手來正想要敲門,哪知道門卻突然打開了。

    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宋一然還是哪個?

    知道怕了吧?

    齊國柱得意的想到,自己還沒敲門呢,她就巴巴的跑過來開門了,還不是要服軟了?

    齊國柱的腦袋里也不知道裝的啥,反正想當然的就認為宋一然是來求饒的。他剛想說什么,卻見宋一然突然揮拳,朝著他的臉揮了過來。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齊國柱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就被一拳打倒,躺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呸!”挨了一拳而已,竟然直接暈過去了,簡直廢物。

    宋一然對著躺在地上的齊國柱拳打腳踢一番,給他制造了一些皮外傷。雖然躺在地上的齊國柱看起來鼻青臉腫的,但是他其實傷得并不重,沒有傷到筋骨。

    宋一然謹慎的觀望了一下,發現四周并沒有藏著其他人,這才把齊國柱拖到屋里來,關上房門后,把他送進空間之中。

    她換了件衣服,鎖門離開了家,快步向村子里走去。這次她沒有帶上撿寶,而是把小家伙留在家里看家。

    齊家人不是不依不饒嗎?這回就讓他們看看齊國柱的下場,再有下次,可就不是鼻青臉腫這么簡單了。

    其實這件事,她不知真相,還真就冤枉齊家人了。齊家人早就生了退意,是齊國柱自己不聽勸,非要過來找她的。他來之前,還把家給砸了一通,所以根本沒有人敢勸他。

    夜色濃重,宋一然很快就來到了齊家。

    齊家燈火通明,屋里還隱隱傳來談話的聲音。宋一然輕巧的翻過齊家的院墻,來到窗根底下,她側耳聽了一會兒,才知道齊家人正在擔心齊國柱,只是誰也不敢去找他,怕被他打回來。

    這一家人,活該攤上齊國柱這樣的兒子,熊孩子都是被慣出來的。明知道他可能會出去闖禍,還不阻止,這樣的溺愛,自然要把孩子慣得無法無天!

    宋一然把齊國柱從空間里弄出來,往院子里一扔,揚長而去。

    齊家的事兒,估計就到此為止了,要是他們再敢多做糾纏,她也不會再手下留情,必然讓他們知道一下厲害。

    當天晚上,齊家人就發現了一身傷的齊國柱,許鳳華一見兒子的慘狀,當下差點昏過去。對宋一然更是咬牙切齒,恨不能吃了她一般。

    “一定是那小昌婦干的!俺兒子就是找她去了!老娘跟她沒完!”

    齊老蔫嘆了一口氣,“沒完,你咋能證明是她打的國柱?她那么瘦,國柱這么壯實,說出去都沒有人信!”

    許鳳華沉默了一下,“那不是她還能是誰,莫非她屋里還藏著別的漢子不成?”

    齊棗花卻是知道,齊國柱這一身傷,一定跟宋一然脫不得干系!她一定是在警告他們!

    “媽,這事兒你可不能到處宣揚,要真是宋一然干的,你再說出去,只怕她真能干出放~火的事情來!”齊棗花害怕地道:“難不成為了賭一口氣,你真的要把全家的命搭上?。??”

    許鳳華還沒來得及說話,齊老蔫就插嘴道:“俺覺得棗花說得對!本來也是俺們先招惹人家的!國柱這傷也不重,就是顏色不太好看,養幾天消腫了就沒事了!你要是出去瞎嚷嚷,沒準那小丫頭一把火把咱們這個家都燒了?!?

    一家之主都發話了,許鳳華還能說什么?這個啞巴虧,只能咽下了。

    不管怎么說,從此以后,齊家人都老實了。

    風言風語再也聽不見了,連齊棗花也很識相,基本上不往她跟前湊了!連帶著高秀娟也消停不少。

    宋一然的世界頓時清靜了!

    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宋一然找了個機會去鎮上送獵物,雖然這幾天她沒有上山,但是她空間里有獵物??!現成的,還新鮮。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幾天沒來,空間里大變模樣!

    原本只有六七平米的黑土地,擴大了一倍左右,右邊是原本的土地,生長著她種植的藥材,遠遠看去,郁郁蔥蔥的,十分惹人喜愛,那都是錢??!

    左邊的土地則是空蕩蕩的,它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似的,土質倒是跟之前的土質一模一樣。

    更讓她驚喜的是,空間里還多一座小木屋,那木頭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種,很有光澤,看起來紋理細密,十分結實。

    而且木屋雖然不是很大,空間的劃分卻很合理,小木屋一共三個房間。這三個房間,可以拿出一間大的做臥室,一間用來做儲藏,放之前她淘來的東西。另外一間,還不知道要做什么,或許可以改成浴室,存點水來洗澡,也不用擔心以后沒有洗澡的地方了。

    只是,好好的,空間怎么變樣了,莫非,這玩意還能升級?

    宋一然有些看不明白了,不過,這對她來說是好事??!要是能找出讓空間升級的辦法,就更好了,說不定,后面還有更大的驚喜在等著她呢!

    宋一然往背簍里裝了五只山雞,兩只野兔,抱著撿寶往鎮上去了。現在正是農忙的時候,各個大隊的牛車,馬車都忙著春耕呢,所以她只能靠著自己的兩條腿走到鎮子上去?;購盟辶?,大概四十分鐘左右,就走到了胡家鎮,很順利的到達了紅光飯店。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