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慧慧居然沒上班,這讓宋一然十分驚訝,前邊柜臺跟周慧慧一個班的服務員小玲擠眉弄眼地對宋一然道:“慧慧今天有事休息了,聽說是相親呢!”

    宋一然恍然大悟,心里吐槽周家人也未免太心急了一些,周慧慧才十八歲,不用這么著急相親吧?不過這是別人的家事,她也只能聽著,沒資格發表意見。

    “哦,那我先上樓了,你忙吧!”

    小玲點點頭,又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宋一然抱著撿寶熟門熟路的找到洪立業,“洪經理,沒打擾您吧!”

    “沒打擾,沒打擾?!焙榱⒁島旃飴?,精神煥發的模樣,一看就知道是有喜事?!靶∷偉?,你來的正好?!?

    宋一然一見他這個表情,就知道自己空間里的那頭鹿有了著落,她不慌不忙的把背簍放下,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洪立業也不賣關子,直接對她道:“上次說的那個鹿的事,買家答應了,就按你說的價格定,不過人家要驗貨,沒問題吧?”

    “沒問題!”宋一然道:“不過,還得三天以后?!彼剎幌肴帽鶉嘶騁墑裁?,必須謹慎行事。

    “還得等三天以后?”

    宋一然苦笑,“要不然您以為我手里有現成的鹿不成?鹿茸那東西可不能放,必須趁新鮮炮制成藥材,或者用酒泡起來才能保證它的藥性。我又不懂制藥,所以也只有現打的鹿,才能滿足對方的要求?!?

    “這么說,你還得到山上找去?”

    宋一然點了點頭,“不過您放心,我既然答應您了,肯定不會失言的。山上我熟,哪里有鹿,哪里有狼,我心里一清二楚,一準兒把東西帶來就是?!?

    洪立業心里有點狐疑,畢竟宋一然太年輕了,雖然她有一把子力氣,但是這并不能說明什么問題。如果這次的事情辦不好,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影響。

    “好吧!小宋啊,這個兒對我有不小的影響??!對方的身份很不一般,我呢,也是想讓他承我的情,這才會張羅這個事兒,這里頭我是一分錢好處也沒有,純粹是想在人家面前留個好印象,你可千萬別給我辦砸了??!”洪立業此言,也算是肺腑之言了,他是沒把宋一然當外人,所以才會和盤托出。

    宋一然也早就猜出幾分,買家肯定非富即貴,要不然也不可能出那么高的價格收購上好的鹿茸。

    “您放心,這鹿我一準兒按歸送來!三天后,就在這兒驗貨,怎么樣?”

    洪立業點頭,“那最好不過了,不過你上山也得注意安全??!”

    “好的,我知道了!”宋一然指了指背簍,“我把這個拿到樓下去?然后再到您這兒結賬嗎?”

    “你拿下去吧!我和?;峒拼蜆瀉裊?,以后這個錢,你都到他那結去。我一會兒還有事,得出去一趟?!?

    這也是正常的,洪立業作為紅光飯店的一把手,不可能一直待在店里。他們的收購合同是合理合法的,由誰來結賬都是一樣的。

    宋一然連忙起身,拿上背簍道:“那您忙吧,我下去了?!?

    洪立業應了一聲,也沒送她,直接埋頭處理自己的事情。

    宋一然把野味兒拿去過了秤,又拿著條子找到?;峒?,按照一斤一元錢的價格,拿到了十六塊七毛八分錢。

    有零有整。

    她把錢收好,跟?;峒頻懔說閫?,便下樓去了。

    撿寶待在背簍里特別的乖,宋一然往里面扔了一塊骨頭,小家伙啃得特別歡,叫都不叫一聲。

    宋一然走到柜臺那,問小鈴:“小鈴姐,有餃子嗎?”

    “有,咋的,改善一下伙食?”飯店的人都知道她給飯店提供野味,是個手里有錢的。小鈴這么說,也不過是逗逗她罷了。

    上山打獵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嗎?搞不好命都要丟了。

    宋一然就笑笑,“一斤豬肉大蔥的餃子?!幣槐咚?,一邊掏出糧票和毛票遞了過去。

    “哎,好?!斃×宸煽斕目?,一張給宋一張,一張遞到了后廚,喊道:“豬肉大蔥餃子一斤?!?

    不一會兒,餃子就端了過來,熱氣騰騰的。

    宋一然拿著碟,放上醬油,醋,放點辣椒油,美美的吃了起來。

    上次她就想吃這個餃子,結果陰差陽錯的沒吃到,這回可不能錯過了,要好好吃一頓。

    皮薄餡大的餃子,一口下去肉汁就濺了出來,雖然有點燙,但是味道是真好??!

    這個年代的豬肉和面粉是真香,后世那些所謂的精細面粉,根本比不了現在的面粉,筋道又有濃郁的麥子香,吃起來口感特別好。

    一斤餃子下肚,宋一然覺得自己快樂似神仙。她跟小鈴打了聲招呼,就背起背簍離開了紅光飯店。

    這個時候的胡家集鎮,真的是太荒涼了,除了一個供銷社,根本找不到別的可以消費的地方。要不說買東西還得去縣里??!至少有個百貨大樓啥的,種類可比供銷社里的東西強多了。

    宋一然決定還是到供銷社走一趟,看看能不能買兩件罩衫,現在天氣漸漸熱了,毛衣也有些穿不住了呢!

    正是換季的時候,供銷社有點忙,買東西的人不少。

    宋一然一進去就看到了江美麗。

    江美麗正在給顧客拿農資產品,她的臉上掛著熱情的笑容,看起來十分有耐心。原來那種趾高氣昂的不耐煩神情,已經看不到了,人似乎也瘦了一些,看起來特別順眼,好像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

    宋一然去了賣衣服鞋帽的柜臺,給趙小冬選了一件燈芯絨料子的上衣,衣裳顏色用服務員的話說,是土黃色。很普通的款式,但是翻領和上衣口袋很有特點,瞧著有點小西服的樣子,還算比較新潮。

    宋一然給自己也選了一件外套,很大眾的款式,顏色是深藍色,料子摸著還行,看著跟大眾沒有任何區別。

    宋一然手里有錢有票,很快就拿著兩件衣裳走出了供銷社。她走得飛快,轉眼就來到了街角人少的地方,猛地一個轉身,笑呵呵的問向來人,“你跟著我干什么?”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