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父女不知道啥叫KO,啥叫完敗!但是他們二人確實在一陣哄笑聲中,灰頭土臉的逃跑了!

    不跑不行??!他們像是被人扒了皮的玉米棒,把瓤兒全都露出來了,再不跑,就丟臉丟大發了。

    宋一然根本不怕趙小冬會埋怨自己,經此一事,她也該看清楚田長甸的真面目了。這個男人或許曾經很不錯,但是他現在已經變了!他已經不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了!

    宋一然不想趙小冬吃苦,她的人生,已經夠苦的了!

    宋一然根本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把田家父女倆嗆走以后,就直接去了紅光飯店。

    周慧慧正等著她呢!

    “你怎么才來??!”一會兒就到飯點了,她該忙了。

    “有點事兒,耽擱了?!彼我蝗壞潰骸疤漓籃昧寺??”

    “燉好了,放心吧!湯都成白色的了?!敝芑芻鄣潰骸拔頤鞘Ω檔氖忠?,那可是這個?!彼低?,還豎起一根大拇指。

    宋一然把她那根拇指按下去,“好好好,知道了?;芻勱?,除了魚湯,我還想要包子,有嗎?”

    “有,肉的,菜的?”

    “嗯,一樣五個吧!”太張揚也不好??!這幾天她一直給趙小冬提高伙食水準,但是自己不能這么吃??!這里又沒礦,吃的那么好,不是讓人記恨嘛!

    梁紅花看著倒是個老實人,但是宋一然習慣了提防身邊的一切不穩定因素!有時候,想多點總比不想好。

    “好的,我給你裝上?!?

    “哦,對,我沒有盆,明天來還,行吧?”

    周慧慧點頭,“沒事!”

    宋一然急忙道:“我去看看撿寶,你先忙唄,一會兒我來結賬!”說完,就去了后面的小倉房。

    拴寶像是認出了它的聲音似的,原本在小倉房里待的好好的,結果宋一然一去,它就叫了起來,聲音很是激動。

    宋一然將門上掛著的鐵絲拿下來,打開了門。一道白色的影子飛快地朝著她撲過來,猛地一下子竄到宋一然的膝蓋上,在宋一然的褲子上留下了兩個臟臟的爪印。

    “撿寶,想我沒有?!彼我蝗桓杏α艘幌濾鬧芪?,這才謹慎的把空間里的肉拿了出來,撕碎了喂給撿寶,還喂它喝了水。

    撿寶吃得非常滿足,圍著宋一然不停的轉圈圈,還在門口放了放風,順便在犄角旮旯的地方留下它的專屬液體。

    “好了,你還要再委屈幾天,等嬸子出院了,我一準接你回家?!?

    撿寶像是聽懂了一樣,汪汪的叫了兩聲,也不鬧騰了。

    宋一然關上了門,去了前院。

    周慧慧已經把雞湯和包子都裝好了。

    “這個湯特別燙,你要小心點拿?!弊疤賴氖歉鏨骯?,包子則是直接用油紙包起來的。

    宋一然直接掏出兩塊錢,還有糧票,一并遞給周慧慧。

    她手里的糧票也不多少,看來還要找機會換一些。

    “用不了這么多,魚便宜!”周慧慧把幾張毛票遞給宋一然,然后指了指黑板上的菜價,“你看,現在只有野味兒才能賣上價?!?

    野雞燉蘑菇,一大碗要一塊錢。雞肉沒多少,蘑菇土豆倒是放了不少。要是點整只雞燉蘑菇,價格就更高了。

    “有人買嘛?”這么貴。

    “怎么沒有!想嘗鮮的有都是!”來紅光飯店吃飯的顧客,真的是各行各業的都有!但是真正能點得起好菜的人,一般來說都是捧鐵飯碗的!出來一趟不容易,吃喝方面肯定不會委屈到自己,有些還能實報實銷,何樂而不為呢!

    愁人的是,跟紅光飯店有來往的幾個單位,都習慣打白條!這錢,只怕要到年底才能要回來。

    宋一然算了算,一只野雞按三斤算,去掉毛,內臟啊這些,也就剩下兩斤半了,兩斤半的雞肉加上蘑菇和土豆,大概能賣多少碗呢?

    這么一算,飯店還真是大有賺頭??!果然,商人不做賠本的買賣。

    “現在你送來的野雞和野兔都成了我們這里的特色了!”周慧慧笑道:“上次我舅舅去開會,還被表揚了呢!說是提高了飯店的營業額,這叫啥增產創收!”

    “這是好事??!”這個年代都是集體公有制,講究的是合作經濟!不論是大企業,還是小商店,都是國有制。企業干的再大,從領導到員工,每個人都端的是鐵飯碗,拿的都是死工資,所以也難免出現一些消極怠工的人。

    像洪立業這樣能做出點小成績被上面看到,還是十分不容易的。

    “是??!算是好事!對了,你嬸子怎么樣了?”

    因為趙小冬受傷,宋一然最近都沒往飯店送獵物??占淅锏故怯?,可是她也不能拿出來??!

    “還挺好的,就得養著了!”宋一然小心翼翼的用包袱皮把盆和包子包起來,然后道:“慧慧姐,我先不跟你說了,我得趕緊回去了?!?

    周慧慧往外頭張望了一下,“你能行嗎?別再把東西摔了,糟蹋糧食?!彼嫠我蝗豢嗣?。

    “哎呀,放心吧!沒問題的?!彼我蝗話諏稅謔?,抱著包好的晚飯,小心翼翼的出了飯店。

    周慧慧見她走得還算穩定,也放了心,開始認真工作了。

    宋一然很快就回了醫院抱著湯盆上了樓。

    趙小冬的藥還沒有打完,宋一然把湯盆往桌上一放,小心翼翼的去看了看瓶子里的藥水。

    “大娘,你要是累了,到床~上躺一會兒吧!”

    梁紅花畢竟年紀大了,讓她一直坐在椅子上,難免腰酸背痛的吃不消。

    “哎,好,俺歇歇?!繃漢旎ò研油蚜?,小心翼翼的到了隔壁床,躺下閉眼睛休息。

    沒過一會兒,藥水就掛完了。

    宋一然去叫了護士,護士檢查一下,發現沒有趙小冬的藥了,囑咐道:“趙小冬今天的藥都打完了。不過晚上還有口服的藥,到時候我會送過來?!?

    “好,謝謝?!卑鴉な克妥咼歡嗑?,趙小冬就醒了。

    “嬸子,你餓不餓,要不要方便?”宋一然摸了摸趙小冬的額頭,發現溫度不高,而且她的精神也比前兩天好很多,頭上的傷口也在消腫,狀態非常不錯。

    趙小冬有些尷尬地道:“想,想方便?!?br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