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父女不知道啥叫KO,啥叫完败!但是他们二人确实在一阵哄笑声中,灰头土脸的逃跑了!

    不跑不行??!他们像是被人扒了皮的玉米棒,把瓤儿全都露出来了,再不跑,就丢脸丢大发了。

    宋一然根本不怕赵小冬会埋怨自己,经此一事,她也该看清楚田长甸的真面目了。这个男人或许曾经很不错,但是他现在已经变了!他已经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了!

    宋一然不想赵小冬吃苦,她的人生,已经够苦的了!

    宋一然根本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把田家父女俩呛走以后,就直接去了红光饭店。

    周慧慧正等着她呢!

    “你怎么才来??!”一会儿就到饭点了,她该忙了。

    “有点事儿,耽搁了?!彼我蝗坏溃骸疤漓篮昧寺??”

    “炖好了,放心吧!汤都成白色的了?!敝芑刍鄣溃骸拔颐鞘Ω档氖忠?,那可是这个?!彼低?,还竖起一根大拇指。

    宋一然把她那根拇指按下去,“好好好,知道了?;刍劢?,除了鱼汤,我还想要包子,有吗?”

    “有,肉的,菜的?”

    “嗯,一样五个吧!”太张扬也不好??!这几天她一直给赵小冬提高伙食水准,但是自己不能这么吃??!这里又没矿,吃的那么好,不是让人记恨嘛!

    梁红花看着倒是个老实人,但是宋一然习惯了提防身边的一切不稳定因素!有时候,想多点总比不想好。

    “好的,我给你装上?!?

    “哦,对,我没有盆,明天来还,行吧?”

    周慧慧点头,“没事!”

    宋一然急忙道:“我去看看捡宝,你先忙呗,一会儿我来结账!”说完,就去了后面的小仓房。

    拴宝像是认出了它的声音似的,原本在小仓房里待的好好的,结果宋一然一去,它就叫了起来,声音很是激动。

    宋一然将门上挂着的铁丝拿下来,打开了门。一道白色的影子飞快地朝着她扑过来,猛地一下子窜到宋一然的膝盖上,在宋一然的裤子上留下了两个脏脏的爪印。

    “捡宝,想我没有?!彼我蝗桓杏α艘幌滤闹芪?,这才谨慎的把空间里的肉拿了出来,撕碎了喂给捡宝,还喂它喝了水。

    捡宝吃得非常满足,围着宋一然不停的转圈圈,还在门口放了放风,顺便在犄角旮旯的地方留下它的专属液体。

    “好了,你还要再委屈几天,等婶子出院了,我一准接你回家?!?

    捡宝像是听懂了一样,汪汪的叫了两声,也不闹腾了。

    宋一然关上了门,去了前院。

    周慧慧已经把鸡汤和包子都装好了。

    “这个汤特别烫,你要小心点拿?!弊疤赖氖歉錾肮?,包子则是直接用油纸包起来的。

    宋一然直接掏出两块钱,还有粮票,一并递给周慧慧。

    她手里的粮票也不多少,看来还要找机会换一些。

    “用不了这么多,鱼便宜!”周慧慧把几张毛票递给宋一然,然后指了指黑板上的菜价,“你看,现在只有野味儿才能卖上价?!?

    野鸡炖蘑菇,一大碗要一块钱。鸡肉没多少,蘑菇土豆倒是放了不少。要是点整只鸡炖蘑菇,价格就更高了。

    “有人买嘛?”这么贵。

    “怎么没有!想尝鲜的有都是!”来红光饭店吃饭的顾客,真的是各行各业的都有!但是真正能点得起好菜的人,一般来说都是捧铁饭碗的!出来一趟不容易,吃喝方面肯定不会委屈到自己,有些还能实报实销,何乐而不为呢!

    愁人的是,跟红光饭店有来往的几个单位,都习惯打白条!这钱,只怕要到年底才能要回来。

    宋一然算了算,一只野鸡按三斤算,去掉毛,内脏啊这些,也就剩下两斤半了,两斤半的鸡肉加上蘑菇和土豆,大概能卖多少碗呢?

    这么一算,饭店还真是大有赚头??!果然,商人不做赔本的买卖。

    “现在你送来的野鸡和野兔都成了我们这里的特色了!”周慧慧笑道:“上次我舅舅去开会,还被表扬了呢!说是提高了饭店的营业额,这叫啥增产创收!”

    “这是好事??!”这个年代都是集体公有制,讲究的是合作经济!不论是大企业,还是小商店,都是国有制。企业干的再大,从领导到员工,每个人都端的是铁饭碗,拿的都是死工资,所以也难免出现一些消极怠工的人。

    像洪立业这样能做出点小成绩被上面看到,还是十分不容易的。

    “是??!算是好事!对了,你婶子怎么样了?”

    因为赵小冬受伤,宋一然最近都没往饭店送猎物??占淅锏故怯?,可是她也不能拿出来??!

    “还挺好的,就得养着了!”宋一然小心翼翼的用包袱皮把盆和包子包起来,然后道:“慧慧姐,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周慧慧往外头张望了一下,“你能行吗?别再把东西摔了,糟蹋粮食?!彼嫠我蝗豢嗣?。

    “哎呀,放心吧!没问题的?!彼我蝗话诹税谑?,抱着包好的晚饭,小心翼翼的出了饭店。

    周慧慧见她走得还算稳定,也放了心,开始认真工作了。

    宋一然很快就回了医院抱着汤盆上了楼。

    赵小冬的药还没有打完,宋一然把汤盆往桌上一放,小心翼翼的去看了看瓶子里的药水。

    “大娘,你要是累了,到床~上躺一会儿吧!”

    梁红花毕竟年纪大了,让她一直坐在椅子上,难免腰酸背痛的吃不消。

    “哎,好,俺歇歇?!绷汉旎ò研油蚜?,小心翼翼的到了隔壁床,躺下闭眼睛休息。

    没过一会儿,药水就挂完了。

    宋一然去叫了护士,护士检查一下,发现没有赵小冬的药了,嘱咐道:“赵小冬今天的药都打完了。不过晚上还有口服的药,到时候我会送过来?!?

    “好,谢谢?!卑鸦な克妥呙欢嗑?,赵小冬就醒了。

    “婶子,你饿不饿,要不要方便?”宋一然摸了摸赵小冬的额头,发现温度不高,而且她的精神也比前两天好很多,头上的伤口也在消肿,状态非常不错。

    赵小冬有些尴尬地道:“想,想方便?!?br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