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宋一然倒痰盂的工夫,梁红花又悄悄跟赵小冬说,“妹子,你是苦尽甘来了!虽说你没孩子,可是亲闺女也不过如此??!”

    这话梁红花说了也不是一遍两遍了,她是真羡慕。她自己就一个儿子,没有闺女,感觉这辈子像是缺点什么似的。

    “也是你好人有好报!”当初要不是赵小冬不顾一切的细心照顾宋一然,也换不来今天的这份回报。

    赵小冬虚弱的笑了笑,没有接话,她心里也是十分自豪的,不管咋说,当初说她救狼崽子的那些人,现在可以闭嘴了。

    宋一然把痰盂刷了两遍带回来,放到床底下。又返回水房重新洗了手,然后打水给赵小冬擦脸,擦手。

    宋一然不觉得自己这样照顾赵小冬有什么可值得称赞的地方,她这么做是应该的??!她来到这个这里的时候,只有赵小冬照顾她,对她好。所以照顾赵小冬是她的责任,这对她而言,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婶子,先吃饭吧!”宋一然将窗户开了一条小缝,在保证风吹不到赵小冬的情况下,给病房里换换空气。她将包袱皮打开,从里面拿出鱼汤,将炖得软烂的鲫鱼挑出去,再把白白的鱼汤盛的小碗里,一勺一勺的喂给赵小冬吃。

    包子皮撕碎了,泡在鱼汤里,好吃又顶饿。

    “大娘,你也吃饭吧,那鲫鱼也没啥肉了,你要是不嫌弃就多吃点,包子给我留两个菜的就行?!?

    “俺一个人哪能吃这么老多?!绷汉旎ɑ故怯行┎缓靡馑?,她在这儿也没有帮上啥忙,可是一天三顿饭,好吃好喝的被人供着,真是有点老脸发烫呢!

    赵小冬吃完了饭,宋一然才就着开水吃了两个包子。

    梁红花出去溜达了,她平时在家的时候也闲不住,吃完饭以后也会在房前屋后溜达两圈。这会儿赵小冬也不打针了,正好可以跟宋一然好好说说话,她就出了病房,下楼转两圈。说真的,这楼房是真好,可惜住不惯,上茅房也觉得别扭。

    病房内,赵小冬问宋一然,“丫头啊,你跟俺说实话,手里是不是没钱了?”

    ???

    宋一然连忙实话实说,“有钱,我有钱!婶子,你可好好养着,别胡思乱想??!”她怕赵小冬不信,连忙从怀里掏出卖鹿的钱,“你看,这都是我之前攒的,足够花了?!?

    赵小冬心里不是滋味,那可是孩子上山打猎,拿小命换回来的钱??!都被自己糟蹋了。

    “钱是身外之物,花了还能挣。人才是最要紧的!婶子,你得赶紧把身体养好,等你出院了,咱们回家养着去!就省钱了?!?

    赵小冬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放心吧,俺能想明白?!?

    宋一然笑了笑,“这就对了!你放心,我有钱呢!”她还特意强调一遍,生怕赵小冬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好了,俺知道了?!?

    娘俩正说话呢,护士送药来了,“都是口服的,间隔五分钟送服?!?

    “好的,谢谢姐姐了?!?

    护士年纪不轻,二十八九岁的样子,被宋一然叫得直乐:“婶子,你可真是好福气啊,有个这么懂事的闺女?!?

    赵小冬笑了笑,没说什么。

    她毕竟是元气大伤的人,吃了药,又说了几句话后就有些犯困了。

    宋一然连忙帮她把被子盖好,还要注意不能压到她的腿,再把窗户关好,守着赵小冬。直到赵小冬睡着了,她才把椅子挪了个地方,就靠在椅背上闭会眼睛。

    梁红花回来时,宋一然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俺看着,你上面躺一会儿去?!绷汉旎ㄐ∩溃骸暗眯?,不能再把你累倒下??!”

    宋一然笑了笑,“那行,我先睡一会儿,一会儿换你?!?

    梁红花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守着赵小冬。

    宋一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很快就睡着了。她睡了大概三个小时的样子,睡醒了以后去水房洗了把脸,马上换梁红花去睡。

    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在病房里陪护十分辛苦,梁红花也怕自己支撑不住,就跟宋一然换了班。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宋一然早起给赵小冬打水洗脸,擦手,又让她拿盐水漱了口,这才给自己洗漱。

    “婶子,我去买点早饭,早上咱们吃粥和鸡蛋羹行不?!?

    “行??!你看着买吧,别浪费钱??!”

    宋一然连忙应道:“我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吧!”

    等宋一然回来时,赵小冬已经挂上水了。

    “有疙瘩汤,你也能吃?!彼我蝗话烟购写蚩?,“这疙瘩汤做得老好了,里面放了香油,稀乎的看着特别香?!?

    她拿过毛巾围在赵小冬的脖子上,然后给赵小冬喂饭。

    三个人早饭吃的是疙瘩汤,鸡蛋羹。宋一然和梁红花还吃了点咸菜。

    “这日子,简直肥得流油??!跟做梦一样?!绷汉煊⒈纠聪胨低辛苏孕《母?,她才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但是转念又一想,这话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人家摔断了腿进医院,自己那么一说,像是幸灾乐祸似的。

    “大娘,我要去饭店退这个盆,你一个人看婶子一会儿,行吗?”

    “没事,你去吧!”梁红英道:“现在这些事儿俺都弄明白了,要是有事儿俺就去叫护士,你婶子俺能伺候得了?!?

    宋一然连忙道:“那好,我去一趟,快去回??!”

    “你别慌,俺这边啥事也没有,你可别着急忙慌的,知道不?”

    “??!放心吧!”宋一然甩了甩她的麻花辫子,“我走了??!”

    她抱着红光饭店的盆往外走,刚出了病房没两步,迎面就碰上了白大夫,“白大夫,查房??!”虽然这个白大夫有些招人烦,但是专业还不错,招呼总是要打一个的。

    白大夫点了点头,他身后跟着两个小年轻,看起来像实习大夫。

    “你这是干什么去?”白大夫似乎对她很感兴趣的样子,其实说到底,还是对宋一然会急救这个事儿感兴趣。

    “在饭店订的鱼汤,没带家伙什,这是租的盆,得送回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