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定是个招黑体制,没错的。

    宋一然本来是想去镇上找周慧慧的,跟她说一下明天去县里的事儿。哪知道半路上,她居然遇到一对恶心父女,可是把她恶心的够呛。

    这对父女不是别人,正是田长甸和田大丫。

    三年过去了,田长甸瞧着老了不少。当年被赵小冬拒绝后,这个男人似乎老实了不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找过赵小冬。

    赵小冬还以为他想明白了,跟宋一然叨叨过一次,无非就是希望两个人以后各过各的日子,最好见了面就当成不认识。

    事实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田长甸愿意放弃赵小冬吗?他当然不愿意。

    赵小冬虽然是一个寡妇,可是她结婚三天她男人就病死了,用脚后跟想也知道,她肯定跟黄花大闺女没啥两样。而且她婆婆去世以后,她男人家的东西就都是她的了,跟自己这个穷小子比起来,赵小冬手里肯定富裕。

    两个人是打小的情分,田长甸知道赵小冬能干又善良,娶了她,自己后半辈子就享福了。让田长甸没有想到的是,宋一然对赵小冬的影响力居然那么大,就因为两个孩子在医院起了冲突,赵小冬为了维护宋一然,居然真的舍弃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田长甸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赵小冬放弃他的真正原因是什么,这也从侧面反应了,两个人其实很不合适,无论是性格方面,看待问题的角度方面,他们早就不合适了。

    真正让田长甸不敢去找赵小冬的原因,是宋一然。

    三年前,宋一然开始往田长甸家里放蛇,一开始,她只放无毒的蛇,再后来,把毒蛇拔掉牙放进去。

    都不致命,但是吓人??!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样不怕蛇这种生物的。

    田长甸虽然长在乡下,又是个男人,可是他还真是挺怕蛇的。虽然以前也在田间地头看过蛇,但是那种蛇一吓就跑了,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心里阴影。

    隔三差五有蛇出现在被窝里,这种刺激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吧?

    一开始田长甸还以为是自家的位置招蛇,他想把家附近的草都割了,再放点硫磺啥的,应该就没问题了吧?但是没想到啊,啥办法都想到了,这蛇就赖在他家不走了,那段时间差点把这爷俩折磨成精神病??!

    后来他无意间听说宋一然在抓蛇卖,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人家在警告他呢!让他离赵小冬远点。

    他曾经试图去找宋一然理论,结果他一个身高一米七几的老爷们,竟然被那个瘦不拉叽的小姑娘推了好几个跟头。他明明很生气,很气愤了,甚至有了趁机打她几下,教训她一顿的想法,结果却被那个丫头反过来弄得灰头土脸的。

    直到那一刻,田长甸才算是彻底死心了!这几年,他都是绕着宋一然和赵小冬走的,没事儿绝对不会往她们身边凑。

    这种情况,自然也是田大丫乐意见到的,她从来都不希望田长甸跟赵小冬有什么牵扯,这样的结果让她很满意。

    只是爷俩都没有想到,今天会在去胡家镇的路上遇到宋一然。

    本来宋一然是要走着去镇上的,谁知道半路上碰到一个骡车,也是要去镇上的。她就顺手拦了一下,掏了一毛钱坐车资,没想到田家父女竟然也在车上。

    场面确实有点小尴尬,但是宋一然是什么人??!天塌下来她或许能眨眨眼睛,田家父女俩想要在她这里找存在感,那要让他们失望了。

    钱都付了,难道不上车便宜别人吗?到时候只怕田家父女还以为她怕了。

    所以,此时此刻的宋一然,正坐在骡车上跟田家父女俩大眼瞪小眼。她是一派淡然,但是不知道为啥田大丫一脸惨白,好像很害怕她的样子。

    田长甸亦是防备满满的样子,看来之前被宋一然推的那几个跟头,到现在还痛着呢!

    这样也好,他们识相些,自己就省得动手了。

    只是,前边骑着自己车过来的那个人,怎么这么面熟??!后座上坐着的那个人也很面熟??!

    宋一然想都没想,直接用手支起身子,从架子车上跳了下去。

    她这一举动,可把田家父女和赶车的老汉吓一跳。连对面骑车过来的两个人也被吓得不轻。

    周慧慧一下子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下来,“你干什么啊,吓死我了?!甭庾拥乃俣瓤杀扰R於嗔?,她这一跳,万一伤到腿脚,可怎么好哟。

    幸亏她没事。

    “大叔,对不住,对不住??!”宋一然连忙跟赶车老汉道歉,“这是看到我朋友了,生怕错过了?!?

    坐在车上的田长甸和田大丫,也看到了周慧慧和洪立业,对他们的身份表示好奇,这两个人穿戴都挺讲究的,一看就是城里人,咋跟宋一然认识呢!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但是此时,赶车老汉已经挥起了鞭子,骡子撒开蹄子跑了起来,把一行三人落在了后面,越来越小,直到再也看不见。

    “爸,那两个人是谁???”

    田长甸摇了摇头,“不知道?!彼钦獯稳フ蛏鲜歉锎笱鞠嗲椎?。

    十五岁,小了点,但是能遇到在镇上工作的小伙子,可不容易??!错过这次机会,大丫可就碰不到这么好的亲事了。

    所以父女俩今天打扮得都很体面,穿的都是他们最好的衣裳。

    “算了,跟俺们没有关系?!碧锎笱灸贸鏊嫔硇男【底?,小梳子,给自己梳了梳刘海。

    镜子里少女的脸还没长开,但是肤质略显粗糙,肤色也有些暗沉。五官平平无奇,平时看着倒不觉得什么,可是方才看宋一然的脸后,田大丫仅存的那点自信瞬间被打击得灰飞烟灭,丝毫不剩。

    很生气,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万一一会儿影响到她的发挥怎么办?

    好不容易找到一门条件好的亲事,可不能就这样黄了。

    田大丫把小镜子和小梳子都装进兜里,有一种要上战场的感觉。

    长得漂亮有什么用?可不一定能找到像她这么好的婚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