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定是個招黑體制,沒錯的。

    宋一然本來是想去鎮上找周慧慧的,跟她說一下明天去縣里的事兒。哪知道半路上,她居然遇到一對惡心父女,可是把她惡心的夠嗆。

    這對父女不是別人,正是田長甸和田大丫。

    三年過去了,田長甸瞧著老了不少。當年被趙小冬拒絕后,這個男人似乎老實了不少,從那以后,再也沒有找過趙小冬。

    趙小冬還以為他想明白了,跟宋一然叨叨過一次,無非就是希望兩個人以后各過各的日子,最好見了面就當成不認識。

    事實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田長甸愿意放棄趙小冬嗎?他當然不愿意。

    趙小冬雖然是一個寡婦,可是她結婚三天她男人就病死了,用腳后跟想也知道,她肯定跟黃花大閨女沒啥兩樣。而且她婆婆去世以后,她男人家的東西就都是她的了,跟自己這個窮小子比起來,趙小冬手里肯定富裕。

    兩個人是打小的情分,田長甸知道趙小冬能干又善良,娶了她,自己后半輩子就享福了。讓田長甸沒有想到的是,宋一然對趙小冬的影響力居然那么大,就因為兩個孩子在醫院起了沖突,趙小冬為了維護宋一然,居然真的舍棄了兩個人之間的感情。

    田長甸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趙小冬放棄他的真正原因是什么,這也從側面反應了,兩個人其實很不合適,無論是性格方面,看待問題的角度方面,他們早就不合適了。

    真正讓田長甸不敢去找趙小冬的原因,是宋一然。

    三年前,宋一然開始往田長甸家里放蛇,一開始,她只放無毒的蛇,再后來,把毒蛇拔掉牙放進去。

    都不致命,但是嚇人??!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樣不怕蛇這種生物的。

    田長甸雖然長在鄉下,又是個男人,可是他還真是挺怕蛇的。雖然以前也在田間地頭看過蛇,但是那種蛇一嚇就跑了,根本不會造成什么心里陰影。

    隔三差五有蛇出現在被窩里,這種刺激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吧?

    一開始田長甸還以為是自家的位置招蛇,他想把家附近的草都割了,再放點硫磺啥的,應該就沒問題了吧?但是沒想到啊,啥辦法都想到了,這蛇就賴在他家不走了,那段時間差點把這爺倆折磨成精神病??!

    后來他無意間聽說宋一然在抓蛇賣,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這是人家在警告他呢!讓他離趙小冬遠點。

    他曾經試圖去找宋一然理論,結果他一個身高一米七幾的老爺們,竟然被那個瘦不拉嘰的小姑娘推了好幾個跟頭。他明明很生氣,很氣憤了,甚至有了趁機打她幾下,教訓她一頓的想法,結果卻被那個丫頭反過來弄得灰頭土臉的。

    直到那一刻,田長甸才算是徹底死心了!這幾年,他都是繞著宋一然和趙小冬走的,沒事兒絕對不會往她們身邊湊。

    這種情況,自然也是田大丫樂意見到的,她從來都不希望田長甸跟趙小冬有什么牽扯,這樣的結果讓她很滿意。

    只是爺倆都沒有想到,今天會在去胡家鎮的路上遇到宋一然。

    本來宋一然是要走著去鎮上的,誰知道半路上碰到一個騾車,也是要去鎮上的。她就順手攔了一下,掏了一毛錢坐車資,沒想到田家父女竟然也在車上。

    場面確實有點小尷尬,但是宋一然是什么人??!天塌下來她或許能眨眨眼睛,田家父女倆想要在她這里找存在感,那要讓他們失望了。

    錢都付了,難道不上車便宜別人嗎?到時候只怕田家父女還以為她怕了。

    所以,此時此刻的宋一然,正坐在騾車上跟田家父女倆大眼瞪小眼。她是一派淡然,但是不知道為啥田大丫一臉慘白,好像很害怕她的樣子。

    田長甸亦是防備滿滿的樣子,看來之前被宋一然推的那幾個跟頭,到現在還痛著呢!

    這樣也好,他們識相些,自己就省得動手了。

    只是,前邊騎著自己車過來的那個人,怎么這么面熟??!后座上坐著的那個人也很面熟??!

    宋一然想都沒想,直接用手支起身子,從架子車上跳了下去。

    她這一舉動,可把田家父女和趕車的老漢嚇一跳。連對面騎車過來的兩個人也被嚇得不輕。

    周慧慧一下子從自行車后座上跳下來,“你干什么啊,嚇死我了?!甭庾擁乃俁瓤殺擾R於嗔?,她這一跳,萬一傷到腿腳,可怎么好喲。

    幸虧她沒事。

    “大叔,對不住,對不住??!”宋一然連忙跟趕車老漢道歉,“這是看到我朋友了,生怕錯過了?!?

    坐在車上的田長甸和田大丫,也看到了周慧慧和洪立業,對他們的身份表示好奇,這兩個人穿戴都挺講究的,一看就是城里人,咋跟宋一然認識呢!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但是此時,趕車老漢已經揮起了鞭子,騾子撒開蹄子跑了起來,把一行三人落在了后面,越來越小,直到再也看不見。

    “爸,那兩個人是誰???”

    田長甸搖了搖頭,“不知道?!彼欽獯穩フ蟶鮮歉锎笱鞠嗲椎?。

    十五歲,小了點,但是能遇到在鎮上工作的小伙子,可不容易??!錯過這次機會,大丫可就碰不到這么好的親事了。

    所以父女倆今天打扮得都很體面,穿的都是他們最好的衣裳。

    “算了,跟俺們沒有關系?!碧锎笱灸貿鏊嬪硇男【底?,小梳子,給自己梳了梳劉海。

    鏡子里少女的臉還沒長開,但是膚質略顯粗糙,膚色也有些暗沉。五官平平無奇,平時看著倒不覺得什么,可是方才看宋一然的臉后,田大丫僅存的那點自信瞬間被打擊得灰飛煙滅,絲毫不剩。

    很生氣,但是又不能表現出來,萬一一會兒影響到她的發揮怎么辦?

    好不容易找到一門條件好的親事,可不能就這樣黃了。

    田大丫把小鏡子和小梳子都裝進兜里,有一種要上戰場的感覺。

    長得漂亮有什么用?可不一定能找到像她這么好的婚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