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高達在與高大山說完話以后,就去找宋一然了,只是那時宋一然正在往鎮上趕,已經跟田長甸父女倆坐上同一輛騾車了,所以他沒有找到人。

    后來他聽說宋一然回來了,就又跑到她家里來找她,結果她家好多人,高達再怎么有勇氣,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過去打擾她。干脆就回家吃了個飯,下午又過來了。

    好不容易等到趙小冬走了,自己終于能單獨跟宋一然說說話了,高達心里既緊張又有點小興奮,所以當宋一然問他有什么事的時候,高達就憋出了那么一句話:“俺聽說你明天要用隊上的拖拉機?”

    高達說完這句話,差點動手扇自己兩個嘴巴,機會難得,結果他說了啥?

    宋一然倒不覺得這話有什么,直接回道:“是啊,我跟高隊長打過招呼了,我要用兩天,你也要用車?”

    “呃,那個俺明天要去鎮上結賬,想搭個順風車!”

    宋一然想了想,“行啊,明天我也去鎮上,順路?!?

    這是公家的事兒,她想拒絕也找不著理由??!拖拉機也是公家的。

    “你也去鎮上,去干啥??!”高達問完以后就后悔了,生怕會惹宋一然生氣,“俺沒別的意思?!彼炙擋凰陳返?,結果人家很順路??!

    “哦,沒事,要不明天早上村口碰頭?誰先到誰等一會兒,我們大概七點左右就要出發了?!?

    拖拉機的動力不是很強,這年頭泱泱大國的瘋狂基建還沒有開始,所以公路也不是很好走!從大青山開到縣里,少說也得半天時間。而且她還要去接周慧慧和洪立業,又得浪費一些時間,總的來說,他們時間緊,任務重,得抓緊一切時間,早去早回。

    “那,那行,俺早上在村口等你們?!?

    宋一然點了點頭,“沒事了吧?”

    高達像個傻子似的盯著她搖頭,“沒,沒了?!?

    “那明天見吧!”宋一然關上了大門,轉身回了屋。

    高達傻傻的站在門前,聽到院里傳來了狗叫聲,宋一然似乎在跟她的狗說話,時不時的還笑兩聲。

    嘿嘿,高達咧嘴笑,三步一回頭的離開了。

    雖然他沒跟宋一然告白,但是他們倆說話了,看著吧,她早晚會喜歡上自己的。

    第二天一大早,高達吃完飯,帶好票據,早早的等在了村口。不多時,他就聽到了拖拉機的聲音,不一會兒,宋一然開著拖拉機朝村口駛來。

    高達連忙揮了揮手。

    宋一然把拖拉機停在村口,“上車?!?

    高達三兩下爬上了拖拉機,這才發現趙小冬也在車上,而且車上還有一只大狗!

    “扶穩了?!彼我蝗灰喚龐兔?,拖拉機便突突突地奔跑起來。

    很快到了鎮上,宋一然把拖拉機停在了收購站門口。

    高達下車,跟宋一然打了個招呼,看著她調頭,這才進了收購站的大門。

    沒關系的,來日方長嘛!

    宋一然很快到了周家。

    拖拉機進不去,宋一然就把拖拉機停在了胡同門口,然后請趙小冬看車,自己直接把撿寶帶著去周家接人。

    撿寶還是要在周家寄養幾天!

    周家的雙胞胎正好放假,一看到撿寶,高興的什么似的。撿寶記性好著呢,也不認生,在屋里轉來轉去的,好像在熟悉它自己的地盤。

    “好了,我得走了!你們倆個,在家里要幫媽多干點活,照顧好撿寶??!”

    兩個孩子不耐煩的揮了揮手,他們還要跟撿寶玩呢!

    “你大姐的話你們聽清楚沒有?”洪立業露出幾分當長輩的威嚴來!正所謂娘親舅大,舅舅的話還是要聽的。

    當下兩個小的都老實了。

    周慧慧翻了個白眼,又叮囑了兩句,才跟洪立業,宋一然一起出了家門。

    “平時就會頂嘴,都不聽我的話,氣死我了?!?

    “半大小子嘛,正是淘的時候,你要看開!”

    周慧慧作勢去擰宋一然的胳膊,“我怎么聽著你在幸災樂禍??!”

    “你高興就好??!”

    洪立業欲言又止,但是一行人很快走出了胡同口。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車上的趙小冬,一顆心終于踏實的落回了肚子里。

    宋一然暗笑,“都上車吧,還要趕路呢!”

    趙小冬拉了周慧慧一把,洪立業是自己爬上來的。

    “這邊鋪了墊子,你們坐上面吧,要是站一路的話,腿非站廢了不可?!彼我蝗壞潰骸暗紫縷塘爍剎鶯橢嬌?,還能緩沖一下?!?

    道路不平,一路上顛簸也是異常厲害,要是不多鋪點多西,真的受不了。

    幾個人選擇位置坐好。

    趙小冬多少還是有些尷尬,洪立業表現的倒是很平靜,就是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一然發動拖拉機,又突突突地上路了。

    這一突突,就突突了小半天,等拖拉機在縣城食品廠家屬大院門口停下來的時候,都已經中午了。

    幾個人都是灰頭土腦的,餓得前胸貼后背不說,腦仁也是一蹦一蹦的疼,拖拉機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

    還好這四個人當中,沒有人暈車。

    宋一然把拖拉機停好,一行人拿上帶來的隨身物品,跟著洪立業進了家屬大院。

    這年代筒子樓也很少,食品廠分的房子,也都是平房,屬于集體住房,將來房子還要還給公家的。職工也可以自己建房,一般來說都是單位審批一塊宅基地給職工,然后職工自己掏錢建房子。沙石水泥,木頭磚料這一塊,要單位批條子購買,比個人名義購買要便宜一些。

    即便這樣,住房依舊很緊張。有的全家十幾口人擠在兩間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轉個身的地方都沒有。

    洪立業是副廠長,住房條件相對好一些,有一個獨立的小院,三間北京平,看著挺氣派的。這年頭,家里能住得起北京平的人可不多,這是食品廠為數不多的好房子。

    中午吃飯的時間,院子里沒有什么人,洪立業一路帶著幾人往后走,來到一處小院,推開了院門。

    小院被打理的井井有條,干干凈凈,院子里有兩處菜畦,只不過現在已經沒剩下什么菜了,房根底下擺了一溜的花,看樣子主人是個非常熱愛生活的人。

    有人聽到動靜走了出來,“誰呀?”

    頂點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