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高达在与高大山说完话以后,就去找宋一然了,只是那时宋一然正在往镇上赶,已经跟田长甸父女俩坐上同一辆骡车了,所以他没有找到人。

    后来他听说宋一然回来了,就又跑到她家里来找她,结果她家好多人,高达再怎么有勇气,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过去打扰她。干脆就回家吃了个饭,下午又过来了。

    好不容易等到赵小冬走了,自己终于能单独跟宋一然说说话了,高达心里既紧张又有点小兴奋,所以当宋一然问他有什么事的时候,高达就憋出了那么一句话:“俺听说你明天要用队上的拖拉机?”

    高达说完这句话,差点动手扇自己两个嘴巴,机会难得,结果他说了啥?

    宋一然倒不觉得这话有什么,直接回道:“是啊,我跟高队长打过招呼了,我要用两天,你也要用车?”

    “呃,那个俺明天要去镇上结账,想搭个顺风车!”

    宋一然想了想,“行啊,明天我也去镇上,顺路?!?

    这是公家的事儿,她想拒绝也找不着理由??!拖拉机也是公家的。

    “你也去镇上,去干啥??!”高达问完以后就后悔了,生怕会惹宋一然生气,“俺没别的意思?!彼炙挡凰陈返?,结果人家很顺路??!

    “哦,没事,要不明天早上村口碰头?谁先到谁等一会儿,我们大概七点左右就要出发了?!?

    拖拉机的动力不是很强,这年头泱泱大国的疯狂基建还没有开始,所以公路也不是很好走!从大青山开到县里,少说也得半天时间。而且她还要去接周慧慧和洪立业,又得浪费一些时间,总的来说,他们时间紧,任务重,得抓紧一切时间,早去早回。

    “那,那行,俺早上在村口等你们?!?

    宋一然点了点头,“没事了吧?”

    高达像个傻子似的盯着她摇头,“没,没了?!?

    “那明天见吧!”宋一然关上了大门,转身回了屋。

    高达傻傻的站在门前,听到院里传来了狗叫声,宋一然似乎在跟她的狗说话,时不时的还笑两声。

    嘿嘿,高达咧嘴笑,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虽然他没跟宋一然告白,但是他们俩说话了,看着吧,她早晚会喜欢上自己的。

    第二天一大早,高达吃完饭,带好票据,早早的等在了村口。不多时,他就听到了拖拉机的声音,不一会儿,宋一然开着拖拉机朝村口驶来。

    高达连忙挥了挥手。

    宋一然把拖拉机停在村口,“上车?!?

    高达三两下爬上了拖拉机,这才发现赵小冬也在车上,而且车上还有一只大狗!

    “扶稳了?!彼我蝗灰唤庞兔?,拖拉机便突突突地奔跑起来。

    很快到了镇上,宋一然把拖拉机停在了收购站门口。

    高达下车,跟宋一然打了个招呼,看着她调头,这才进了收购站的大门。

    没关系的,来日方长嘛!

    宋一然很快到了周家。

    拖拉机进不去,宋一然就把拖拉机停在了胡同门口,然后请赵小冬看车,自己直接把捡宝带着去周家接人。

    捡宝还是要在周家寄养几天!

    周家的双胞胎正好放假,一看到捡宝,高兴的什么似的。捡宝记性好着呢,也不认生,在屋里转来转去的,好像在熟悉它自己的地盘。

    “好了,我得走了!你们俩个,在家里要帮妈多干点活,照顾好捡宝??!”

    两个孩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们还要跟捡宝玩呢!

    “你大姐的话你们听清楚没有?”洪立业露出几分当长辈的威严来!正所谓娘亲舅大,舅舅的话还是要听的。

    当下两个小的都老实了。

    周慧慧翻了个白眼,又叮嘱了两句,才跟洪立业,宋一然一起出了家门。

    “平时就会顶嘴,都不听我的话,气死我了?!?

    “半大小子嘛,正是淘的时候,你要看开!”

    周慧慧作势去拧宋一然的胳膊,“我怎么听着你在幸灾乐祸??!”

    “你高兴就好??!”

    洪立业欲言又止,但是一行人很快走出了胡同口。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车上的赵小冬,一颗心终于踏实的落回了肚子里。

    宋一然暗笑,“都上车吧,还要赶路呢!”

    赵小冬拉了周慧慧一把,洪立业是自己爬上来的。

    “这边铺了垫子,你们坐上面吧,要是站一路的话,腿非站废了不可?!彼我蝗坏溃骸暗紫缕塘烁刹莺椭娇?,还能缓冲一下?!?

    道路不平,一路上颠簸也是异常厉害,要是不多铺点多西,真的受不了。

    几个人选择位置坐好。

    赵小冬多少还是有些尴尬,洪立业表现的倒是很平静,就是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一然发动拖拉机,又突突突地上路了。

    这一突突,就突突了小半天,等拖拉机在县城食品厂家属大院门口停下来的时候,都已经中午了。

    几个人都是灰头土脑的,饿得前胸贴后背不说,脑仁也是一蹦一蹦的疼,拖拉机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

    还好这四个人当中,没有人晕车。

    宋一然把拖拉机停好,一行人拿上带来的随身物品,跟着洪立业进了家属大院。

    这年代筒子楼也很少,食品厂分的房子,也都是平房,属于集体住房,将来房子还要还给公家的。职工也可以自己建房,一般来说都是单位审批一块宅基地给职工,然后职工自己掏钱建房子。沙石水泥,木头砖料这一块,要单位批条子购买,比个人名义购买要便宜一些。

    即便这样,住房依旧很紧张。有的全家十几口人挤在两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转个身的地方都没有。

    洪立业是副厂长,住房条件相对好一些,有一个独立的小院,三间北京平,看着挺气派的。这年头,家里能住得起北京平的人可不多,这是食品厂为数不多的好房子。

    中午吃饭的时间,院子里没有什么人,洪立业一路带着几人往后走,来到一处小院,推开了院门。

    小院被打理的井井有条,干干净净,院子里有两处菜畦,只不过现在已经没剩下什么菜了,房根底下摆了一溜的花,看样子主人是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

    有人听到动静走了出来,“谁呀?”

    顶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