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想了想,“行,那我明天去试试吧!”反正就算选不上,也没有什么损失。

    “不过明天我们应该回去的,队上的拖拉机就借了我三天?!?

    洪立业只道:“来得及,放心吧!还是这个事儿重要,现在队上也没有活了,早一天,晚一天也没有关系?!?

    宋一然严重怀疑他是舍不得赵小冬,不过,洪立业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的。她点了点头,“那行,叔,你今天还回厂里???”你别说,她还真是叫顺嘴了,觉得这个称呼也挺好。

    “回??!你切安心住着吧,实在不行,明天我陪你过去?!?

    “别,可别啊,你可是领导,别无故旷工??!我自己能行的?!?

    两个人商定好后,洪立业就转身进了屋,跟杜老太太和赵小冬告别一下,又跟闺女交流了一番,才出了家门,往食品厂去了。

    这个时候食品厂效益好,工人们都是加班加点干活的,三班倒,上夜班是常事!洪立业作为副厂长,主动去单位‘加班’这可是为大伙做表率的‘好事’呢!

    宋一然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回屋里准备会周公。

    赵小冬睡不着,还怕影响宋一然睡觉,一个人在被窝里烙煎饼。

    老实说,宋一然也有点睡不着。倒不是因为换了地方的关系,而是她自打进县城开始,就总觉得怪怪的,心里像是揣了只兔子似的,总是莫名其妙的蹦。

    宋一然翻了一个身。

    “小然,你还没睡?”

    “嗯?”

    “睡不着吗?”

    宋一然轻笑一声,“婶儿,你也睡不着,想我叔了吗?”

    赵小冬又羞又气,“你这孩子,咋啥话都说?!?

    “本来就是嘛!”宋一然往被子里钻了一下,“那你说,你是为啥睡不着的?”

    “俺是担心你呗!”赵小冬道:“慧慧说了,今天你们遇到小混混的时候,是你把人打跑的!还以一抵五?!?

    “嗯!”宋一然没否认,这种事情,早晚都要露馅的,否认也没有意义。

    “小然??!”赵小冬突然半支起身子,“俺担心你??!”

    宋一然心里暖暖的,“婶,你不用担心我,我可是天生神力!有我姥爷和我妈在?;の夷?!什么妖魔鬼怪都无法近我的身?!?

    果然……

    赵小冬没再说话,躺了回去。

    “你好好的就比啥较都强!”

    宋一然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赵小冬嘀咕了这么一句,她实在有点困,也没多想,翻个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洪立业早早就回来了,一进门,连早饭都没上吃,就跟宋一然说起去县医院的事。

    “中医门诊在后边一个不起眼的小楼里,二层小楼?!焙榱⒁挡亮艘话蚜?,对宋一然道:“我昨天跟厂里的人打听了一下,那里比较清闲,看病的人并不多?!?

    是啊,形势还没有彻底转变呢!谁还愿意找中医呢!有点小痛小病,吃点西药,止痛片不就行了!方便多了。

    “别的便都不怕,只是你这个成分问题……”洪立业摇了摇头,“会受影响?!?

    宋一然无语了,好吧!这就是横在她头上的一座大山,根本移不开。

    不管怎么样,她得试试,就像之前说的,就算选不上,也没啥损失不是嘛。

    “叔,你就不要担心了,我就去看看,成不成的,另说?!彼我蝗欢哉饧碌目捶ǖ故鞘址鹣?。用不了多久时间,这股风气就会过去的,她有得是时间和机会!

    “你能想明白就好?!?

    “那个,昨天晚上的事,你有什么打算??”

    “你放心,这个事儿我记着呢!一会儿送新新上学,完事我直接去派出所一趟?!?

    “也好!”宋一然想起那几个人的伤势,“呃,那个,我昨天下手有点重,没啥事吧?”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是不想给洪立业惹麻烦。

    洪立业就道:“咱们可是法治国家,你这是正当防卫,放心吧,不管怎么说,我先去看看?!闭饧掠幸?,不得不防。

    “嗯,也好!反正按周岁算的话,我也没成年?!?

    洪立业哭笑不得,“哪儿有那么严重??!”

    赵小冬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道:“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说?!?

    宋一然打趣她:“婶儿,你可真是越来越有女主人的架势了?!?

    赵小冬装没听见,这丫头坏的很呢,反正也说不过她,干脆就当没听见。

    她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可把周慧慧乐够呛。

    “哎,不搭理我?!?

    洪新新坐在桌子那头笑,连杜老太太都笑得格外开怀。

    大家就在这样美好的气氛下,吃完了早饭。

    吃完饭以后,洪立业送洪新新去上学,小新新特别懂事,背上书包以后,还抱了抱赵小冬,这才上学去了。

    赵小冬的心差点化成一汪水,她自己没孩子啊,洪新新又跟她亲近,她能不高兴嘛!

    “婶子,你跟慧慧姐先不要出去了!”昨天的事情让宋一然很是恼火,她怕赵小冬和周慧慧出去有危险。

    “好,那你一个人小心一点,快去快回?!闭孕《才伦约喝チ烁砺榉?,干脆就在洪家等着了。

    “小然,你自己千万当心!”昨天的事,让周慧慧记忆犹新,她知道宋一然身手好,可是凡事没有绝对,还是要小心。

    宋一然点了点头,很郑重地道:“你放心吧,大白天的,没有危险!对了,你还要买什么不?我回来的时候顺便给你买?”

    周慧慧摇了摇头,“都差不多了!”最重要的就是几个大件。

    “那行,我走了,你们在家里等我?!彼我蝗挥指爬咸蛄艘簧泻?,“姥姥,我先出去了?!?

    “哎!”杜老太太拉着宋一然的手,不放心地嘱咐,“你快去快回,别让你婶子惦记??!”这孩子长得太好了,要是换了前几年,都不能让她随便上街,那些浑水摸鱼的(赤)卫兵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理!

    “我知道了姥姥?!彼我蝗桓父鋈嘶恿嘶邮?,快速的离开了洪家。

    一路上宋一然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蠢醋蛱斓氖?,应该是起偶然事件,而且从那些人的身手可以判断,他们就是几个小蟊贼,不足为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