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隊長去打電話了,多年的辦案經驗告訴他,縣醫院的這兩個人一定有問題。最近一段時間,附近幾個縣里的武~~裝部隊員都被散了出去,連最基層人員也都開始了地毯式的搜索。目標人物據說是兩個壞事做盡的家伙,身上都背著人命。

    之前局里分析過,這兩個家伙應該是慣犯,極其危險。而他們為了藏身,很有可能去鄉下偏遠的地方藏著。

    只是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大搖大擺的來到了縣醫院。

    當然,也不能就此判定處置室里的那兩個人,就一定是他們要找的那兩個危險的人,但是他們刺傷了人,同樣是極度危險的壞人。

    現在當務之急,是把受傷的人質救出來。

    兩名人質,一個受了傷,一個有穿孔的危險,必須馬上解救。

    “有電話,你跟我來?!?

    老隊長連忙把他的隊員叫過來,囑咐道:“小楊,我去打電話叫支援,你過來守在這里,不要輕舉妄動?!?

    “好的!”小楊點頭,故作鎮定,但是事實上,他很害怕。他之前都是跟著隊長去調解糾紛啥的,從來沒有面對過亡命之徒!現在是他第一次接觸這么大的任務,也是第一次,一個人面對這么嚴峻的場面。

    “別緊張,你能行的,把人盯緊了就行!如果他們有要求,先穩住他們,一定要確保人質安全?!?

    “知道!”

    宋一然把二人的對話聽個真切,心想果然不出所料,來的是菜鳥。

    “好,走吧,打電話?!崩隙映じ爬洗蠓蚣奔泵γΦ淖吡?,還好有電話的屋子離處置室不是很遠,就在走廊的盡頭,有一間房間,兩個人推門走了進去。

    就在這時,處置室里突然傳來一個虛弱的憤怒之聲,“她會死的?!蹦鞘且桓瞿腥說納?,好像很虛弱,也很氣憤。

    宋一然的身體微不可見的抖了一下,她慢慢的將雙手放到白大褂的衣兜里,讓自己看起來沒有那么緊張。

    屋里似乎真的發生了什么事似的,有一個人的低吼聲隱隱傳來,“我才不管她的死活,我弟弟才是最重要的?!?

    “這里是醫院,誰都可以死,但是我是不會讓他死的?!?

    緊接著,一直緊閉的處置室大門居然突然被打開了,一個兇神惡煞的胡子男子出現在眾人面前,他前面放著一把椅子,椅子上坐著一個男人,這個男人似乎全身無力,他的身體微微蜷縮,額頭上全是虛汗,看起來搖搖欲墜,好像坐著都要從椅子上掉下去似的。

    胡子男將匕首抵在男病人的脖子上,怒氣沖沖的道:“派個醫生進來,不然我就殺了他!”

    宋一然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她和姓雷的再次相遇時,居然會是眼下這種情況??蠢茨歉隼洗蠓蛩檔哪歉黽斃悅こρ椎幕頰?,就是他。

    難怪之前她覺得那個聲音有點熟悉,原來真是他。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以至于看熱鬧的人都愣住了,大伙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暴~徒行兇。大家下意識的看了看那個辦案的小楊,希望他站出來控制場面。

    “你,你別激動,放下手里的匕首!”

    小楊的話,讓胡子男怒不可遏,“你他娘的當我傻???你有病嗎?”他臉上表情猙獰,手里的刀子卻始終沒有離開人質的脖子。

    “找個說得算的來,我他~媽的要大夫!再拖下去,大伙一起死~”說完,他居然一把扯開自己身上的外套,露出了綁在身上的兩排簡易雷館。(管同館,你們懂的)

    人群驚散,不管是醫護人員,還是圍觀群眾,都小楊嚇得腿肚子都軟了。

    “你要冷靜,千萬冷靜,我們頭兒馬上就來!”小楊一邊說,一邊張望,希望隊長快點出現。

    幸好這個時候,另一名隊員小李也回來了。

    “你別激動,我馬上去找我們領導?!斃⊙罡±釷沽艘桓鲅凵?,就離開了。

    此時留在處置室門前看熱鬧的,已經沒有幾個人了。

    除了隊員小李,就只剩下宋一然和另外兩名胳膊上戴著執勤袖標的人員,看樣子這兩個人應該是醫院保衛科的人,膽子比較大,就留了下來。

    剩下的人,都被暴~~徒身上捆著的雷館嚇跑了,他們都在十幾米外的地方張望著,根本不敢上前。

    小李看了看宋一然,心想你怎么不走,但又一想,或許人家大夫生怕患者出事呢?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欽佩之意。

    宋一然也在想,兩個暴徒為什么會到醫院來?聽那老大夫的意思,他們是突然闖起來的,而且一進來就刺傷了人,也就是說若不是走投無路,他們不會冒著風險到醫院來。

    所以由此可以推斷,這兩個人中間,一定有一個人生病或者受傷了。

    另一個匪徒一直沒有露面。

    宋一然突然上前一步,把匪徒和小李都嚇了一跳。

    “你干什么,你別過來!不然我殺了他!”

    宋一然把手從兜里拿出來,雙手張開,舉過頭頂,“我是大夫?!彼室庋溝蛻ひ?,讓自己聽起來成熟一些。

    那匪徒似乎不相信她:“你別過來,你和那幫臭辦案的人都是一伙的?!?

    “我不是,我只關心我的同事,她被你們刺傷了!如果一會兒他們的領導過來了,才有可能安排一個他們的人進來,我是從一開始就站在這兒的人,我是醫院的大夫!”

    屋里傳來痛苦的聲音,“哥,我疼,我難受?!畢袷竊謁島?。

    果然~

    宋一然適時地道:“要不要讓我看一下他的情況,如果我解決不了,你也只是多了一個人質,我是女人,不會給你們造成威脅的。我希望你們能把我的同事送出去,換我做你們的人質?!?

    “我們憑什么聽你的?”

    “她死了,對你們沒有任何的好處,一個死人,不會成為你們的護身符。我不一樣,我很聽話,我可以配合你們,送你們離開?!?

    “你別沖動??!”小李很著急。

    宋一然的話,到底還是打動了胡子男。

    “把手舉高,慢慢走過來?!?

    小李急壞了,他想去拉宋一然,但是胡子男是不允許他這么做的。

    “你信不信我割斷他的喉嚨?退后!”胡子男大喊一聲,情緒十分激動。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