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都市小說 > 七零異能小嬌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到底是不是大夫
    小李再不敢動一下,“好好,我退后,我退后,你別激動!”他真的都要急死了,不明白為什么隊長還沒有過來。

    宋一然邁著堅定的步子,走進了處置室。

    “把門關上!”胡子男很謹慎,并沒有因為宋一然是一個女人就放松警惕。

    宋一然默默的把門帶上,還上了鎖,借以證明自己沒有別的心思。此時此刻,她和兇~~犯的距離大概有三米左右,中間還隔著一個人質。

    “把口罩摘下來?!?

    宋一然默默的摘下了口罩,露出了她精致的容顏。

    雷千鈞瞳孔猛然縮了一下,他萬萬沒有想到,進來的人竟然會是她。

    三年沒見,宋一然的五官已經完全長開,小姑娘時的青澀,就像是枝頭含苞待放的花苞,讓人為之期待;而長大以后的她,就像是傲然綻放的花朵一樣,更讓人為之著迷。

    只是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她真的是大夫嗎?

    “你不是大夫!”胡子男大喊一聲,“你這么年輕,怎么可能是大夫!還有,你身上為什么沒有聽診器?”

    看吧,這還是個挺有腦子的暴~~徒!

    “我是大夫,我的聽診器在辦公室,事發突然,顧不上?!彼我蝗壞潰骸拔夷苤っ魑沂譴蠓?,你能不能讓我先給我的同事檢查一下,年輕也不是我的錯,有些人就是長得面嫩一些?!?

    胡子男略微考慮一下就同意了,那女人的死活他是不在意的,誰讓她倒霉呢!但是如果可以證明眼前這個女人是大夫,倒是挺不錯的,至少他弟弟有救了。

    “好,你過來,慢慢的走?!?

    這間處置室是一間長方形的屋子,一進門左手邊便是一排鐵框帶玻璃門的藥柜。現在是上班時間,藥框的門沒有鎖,里面全是藥品和一些簡單的醫療器械。

    門的右邊擺了一個隔離用的屏風隔斷,里面應該是診床。正對著門口放了一張小桌子,桌子上有血壓計和聽診器,還有值班本和處方本,簡單的查體器械。屋里還有兩把椅子,一把給人質坐著,另一把則是倒在一旁,地上還有血跡。

    看來之前發生沖突的地方,應該就是在辦公桌旁。

    整間屋子不大,物品擺放也是一目了然。宋一然慢慢的走過去,繞到屏風后面。

    那個胡子男明顯對她的防備更大一些,雷千鈞在他眼中,就是一個病得快要掛掉的累贅罷了。所以胡子男雖然沒有松開雷千鈞,但是刀子移開了,他的目光一直緊盯著宋一然,對雷千鈞的提防之心降到了最低。

    但是現在不是動手的時候。

    雷千鈞的虛弱并不是裝出來的,腹部急癥發作起來,真的是會出人命的!最重要的是,情況不明朗的情況下,他是不能暴露身份的。

    宋一然正蹲在地上檢查那位受傷護士的情況。她是中刀以后,被人拖到這邊來的,她的情況比想象中的要好一些,雖然腹部中了兩刀,但是沒有刺中藥害。而且這名護士體態較胖,腹部脂肪較厚,所以看起來流了很多血,但實際上出血量不大,沒有生命危險。她只是造成了暫時性的昏迷,可能還是被嚇的。

    “她的身體狀態很不好,需要輸血!”宋一然抬起頭,沖著胡子男道:“把她送出去吧,不然要死人的?!?

    “她死不死關我什么事?我是讓你看弟弟?!?

    雷千鈞一言不發,手捂在肚子那里,半瞇著眼睛。

    “快點,起來給我弟弟看?!笨裨甑暮幽薪兜衷誒濁Ь牟弊由?,“快點,要不然我殺了他!”

    宋一然慢吞吞的站起身來,去檢查另一個暴~~徒的情況。

    另一名暴~~徒躺在診床上,已經陷入半昏迷的癥狀,他體溫不高,但是全身大汗淋漓,牙關緊閉,同時伴有角弓反張和肌張力增高的情況。

    宋一然的檢查手法很專業,雷千鈞心里的疑惑也是越來越大。

    胡子男見宋一然去翻自己弟弟的眼皮,急得大叫,“他怎么樣,他得了什么???”

    宋一然沒理會他,又將手放在患者的脖子下面,然后微微用力上抬。

    脖子很僵硬。

    宋一然又去測了測他的脈搏,結果不出她所料有心率增快的表現。

    “你到底會不會看,我弟弟到底怎么了?”

    宋一然問他:“這幾天他有沒有頭暈乏力、吞咽困難、咀嚼無力,全身陣發性痙攣等癥狀?”

    那名胡子男有些傻眼了,點了點頭,“有!他怎么了?”

    “七八天之前,他應該受過外傷吧?”

    胡子男臉色陰晴不定,“你問這個干什么?”

    “救他??!我們大夫接診,當然要問清楚病史,才好判斷是什么病,要不然你以為我們是神仙不成,什么都不問清楚,就能治好病?!?

    胡子男咬牙切齒地道:“你膽子倒是不小??!”他這副猙獰樣子,嚇唬嚇唬普通人還行,想要嚇唬住宋一然,顯然是不能夠的。

    “你愛說不說,耽誤的是病人的病情,如果他再出現什么情況,你自己負責就是?!?

    胡子男想了想,才道:“是受過傷,腳底下被洋釘子扎了一下,好幾天了,沒好?!?

    “這就對了!哪知腳?”

    胡子男愣了一下,“左腳?!?

    宋一然戴上口罩,十分嫌棄的把暴~~~徒左腳的鞋子脫掉,再將他的襪子脫掉,仔細的看了看他腳上的傷口。

    “破傷風,受傷后兩周內發病?!彼我蝗黃鶘淼潰骸耙牟?!”

    胡子男顯然也聽過破傷風的大名,他焦急地問,“那咋辦?”

    “抗病毒,抗感染,抗痙攣聯合治療,中和游離毒素,抑制破傷風桿菌。用青霉素,地西泮,氯丙嗪治療?!?

    胡子男傻眼了,一句聽不懂,但是也說明了人家確實是大夫,很專業。

    雷千鈞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話,但是他全程都在默默關注著宋一然的一舉一動,聽到她說的專業醫學術語時,更是微微皺眉,似有所想。

    胡子男這會兒有些懵了,“那,那咋整?!?

    “你們冒著危險跑到醫院來,就是想要給他治病嗎?”

    胡子男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了什么,驚恐的看著宋一然,“你到底是不是大夫?”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