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夫??!”宋一然重新把口罩摘下来,握在手里,问胡子男,“他这个病,畏光怕水,治疗过程漫长,死亡率高,你想没想过要怎么治?”

    胡子男被她问住了,他确实没有想过,他以为不用这么复杂的。

    “你不会以为开点药吃,就可以很快好起来吧?”宋一然道:“你这样到医院来,好好治病就好,为什么要捅伤人呢?”

    胡子男被眼前的情况弄得有些发懵,“不是,我们也不想捅伤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护士认出了我们!我们也是没办法?!?

    要不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呢!这个年代也没有天眼,电子监控什么的,更谈不上什么系统联网,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两个人,其实有点难度。

    两名暴~徒做梦也想不到,负责他们这件案子的队员,刚巧就是唐护士的表哥。唐护士就是受伤的胖护士,她表哥为了早日破案,把工作卷宗带回了家,唐护士呢,又刚巧去他们家拿东西,正好见到了卷宗里面两位暴徒的照片,可以说是印象深刻。

    两个倒霉孩子来县医院看病,本来也是想悄悄的来,悄悄的走,谁知道正好撞见唐护士。唐护士没忍住,就喊了一嗓子:他们是逃饭(不解释)两个人又是心虚,又是害怕,激动之下,就捅伤了唐护士,造成了如今的这种局面。

    宋一然见姓雷的头上的汗越来越多,当下道:“你让我给患者看看吧,他现在应该很疼?!?

    “你给我弟弟治病,否则的话,我直接送他回老家?!?

    雷千钧一直没动,很是配合,好像生怕胡子男真的会了结了他一样。

    不对劲儿。

    宋一然见过雷千钧的身手,他在(军)中,绝不是泛泛之辈。他绝对不是那种,能被一把匕首限制住行动的人。即便他盲肠炎发作,痛不欲生,他也应该有很多办法解决掉这两个,决不会在突发整件过后,还这样坐以待毙。

    这个人是假的,他不姓雷?

    不对,声音对,长相也对,下意思的皱眉也跟三年前一模一样。

    那就是……

    特殊任务?

    宋一然脑子中迅速滑过这四个字,一切都解释得通了,他不能暴露身份,所以不能反抗。

    “你弟弟的病我会治,但是我没药,怎么治?我说了这是一个漫长的治病过程,需要按周期治疗?!彼我蝗坏溃骸澳闳绻先梦揖任业牟∪?,我倒是有个办法救你弟弟?!?

    胡子男很激动,“你说!”他这一生,是再难回头了,他不是好人,但是必须是一个好哥哥,不然的话,对不起母亲临终时的嘱托。只要能治好老二,他就算是死了也能闭眼了。

    “你可以跟外头那些办案的人谈判,让他们给你准备救你弟弟的药品和器械,然后让他们给你准备一台车,开车你会吗?”

    胡子男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宋一然笑了笑,“然后我跟你走,你劫持我,一并带你弟弟离开这里,找个安静的地方给他治病。只要有足够的药品,你弟弟就有七成的治愈希望?!?

    “你不怕我杀了你?”

    “我死了,你弟弟就更没希望了!”宋一然很自信地道:“不是所有大夫都像我这样有胆量的,也不是所有大夫都像我这样医术高超的,你可以考虑一下?!?

    胡子男看了看雷千钧,又看了看宋一然,“你跟他是什么关系,竟然肯为他做到这个地步?!?

    “我不认识他,他也不是我的患者,但是医者父母心这话你听过吗?”宋一然神态自若的往前走了一步,“你就让我给他看看吧,用不了多长时间?!?

    宋一然看着雷千钧,觉得自己和眼前这个男人之间仿佛,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雷千钧半眯着眸子看着宋一然,更多的是疑惑和不解,小兔子胆子变大了。

    “行不行?”宋一色很快收回目光,“哪怕让我给他打一剂止痛针也行?!?

    胡子男有点不太相信,他下意识的觉得宋一然再逗他。

    “你是不是逗我玩呢?”

    宋一然笑了一下,很痛快的承认了,“对啊,我就是再逗你玩??!”

    那胡子男立刻把匕首从雷千钧的脖子上移开,用匕首指着宋一然,“你信不信我他吗的宰了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宋一然的手腕突然一抖,两枚小石子激~~射~~而出,那男人的手腕连着被击中两下,其中一枚小石子还打中他的麻筋,他手腕一松,匕首当下从他手中掉落。

    “??!”胡子男吃痛大叫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在这时候,宋一然手里的口罩也飞了过去,正好砸在胡子男的脸上。

    胡子男有一种被戏耍了的耻辱,他急忙把口罩从脸上扒下去,却发现自己手里的人质已经被那个女人拉到一边去了,而自己的匕首居然也被她捡走了。

    胡子男来不及多想,二话不说就朝着宋一然扑了过去,他不相信这个瘦弱的女人会有打败自己的本事,他只是一时大意,被这个女人骗了。

    殊不知所有要命的事,都是因为一时大意。

    胡子男知道自己时间不多,如果不能立刻制服这个人,那么外头那些办案的就会适时的冲进来,他们都是有木仓的,到时候自己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只有抢先一步将那可恶的女人收拾了,他才有活着的希望。

    可惜想法美好,现实残忍。他快,宋一然比他还快,早在胡子男起步的时候,宋一然手里的匕首就飞了出去。

    玩这个,她可是行家,指哪儿扔哪儿,扔得又快又准!

    胡子男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觉得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不自觉得往后倒,连平衡都难以掌握了,整个人一下子撞到药品柜,将里面的药品撞得稀里哗啦的。

    就在这时候,办案人员开始撞门了。

    胡子男把心一横,把手摸向腰间,立刻就想拉响雷馆儿,和大伙同归于尽。

    宋一然两步窜过去,一个漂亮的回旋踢,直接踢到胡子男的脑袋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胡子男踢晕了过去,他眼睛一翻,整个人瞬间失去意识,靠在药品柜上慢慢下滑,直接坐到了地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