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夫??!”宋一然重新把口罩摘下來,握在手里,問胡子男,“他這個病,畏光怕水,治療過程漫長,死亡率高,你想沒想過要怎么治?”

    胡子男被她問住了,他確實沒有想過,他以為不用這么復雜的。

    “你不會以為開點藥吃,就可以很快好起來吧?”宋一然道:“你這樣到醫院來,好好治病就好,為什么要捅傷人呢?”

    胡子男被眼前的情況弄得有些發懵,“不是,我們也不想捅傷人,不知道為什么,這個護士認出了我們!我們也是沒辦法?!?

    要不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呢!這個年代也沒有天眼,電子監控什么的,更談不上什么系統聯網,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兩個人,其實有點難度。

    兩名暴~徒做夢也想不到,負責他們這件案子的隊員,剛巧就是唐護士的表哥。唐護士就是受傷的胖護士,她表哥為了早日破案,把工作卷宗帶回了家,唐護士呢,又剛巧去他們家拿東西,正好見到了卷宗里面兩位暴徒的照片,可以說是印象深刻。

    兩個倒霉孩子來縣醫院看病,本來也是想悄悄的來,悄悄的走,誰知道正好撞見唐護士。唐護士沒忍住,就喊了一嗓子:他們是逃飯(不解釋)兩個人又是心虛,又是害怕,激動之下,就捅傷了唐護士,造成了如今的這種局面。

    宋一然見姓雷的頭上的汗越來越多,當下道:“你讓我給患者看看吧,他現在應該很疼?!?

    “你給我弟弟治病,否則的話,我直接送他回老家?!?

    雷千鈞一直沒動,很是配合,好像生怕胡子男真的會了結了他一樣。

    不對勁兒。

    宋一然見過雷千鈞的身手,他在(軍)中,絕不是泛泛之輩。他絕對不是那種,能被一把匕首限制住行動的人。即便他盲腸炎發作,痛不欲生,他也應該有很多辦法解決掉這兩個,決不會在突發整件過后,還這樣坐以待斃。

    這個人是假的,他不姓雷?

    不對,聲音對,長相也對,下意思的皺眉也跟三年前一模一樣。

    那就是……

    特殊任務?

    宋一然腦子中迅速滑過這四個字,一切都解釋得通了,他不能暴露身份,所以不能反抗。

    “你弟弟的病我會治,但是我沒藥,怎么治?我說了這是一個漫長的治病過程,需要按周期治療?!彼我蝗壞潰骸澳閎綣先夢揖任業牟∪?,我倒是有個辦法救你弟弟?!?

    胡子男很激動,“你說!”他這一生,是再難回頭了,他不是好人,但是必須是一個好哥哥,不然的話,對不起母親臨終時的囑托。只要能治好老二,他就算是死了也能閉眼了。

    “你可以跟外頭那些辦案的人談判,讓他們給你準備救你弟弟的藥品和器械,然后讓他們給你準備一臺車,開車你會嗎?”

    胡子男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宋一然笑了笑,“然后我跟你走,你劫持我,一并帶你弟弟離開這里,找個安靜的地方給他治病。只要有足夠的藥品,你弟弟就有七成的治愈希望?!?

    “你不怕我殺了你?”

    “我死了,你弟弟就更沒希望了!”宋一然很自信地道:“不是所有大夫都像我這樣有膽量的,也不是所有大夫都像我這樣醫術高超的,你可以考慮一下?!?

    胡子男看了看雷千鈞,又看了看宋一然,“你跟他是什么關系,竟然肯為他做到這個地步?!?

    “我不認識他,他也不是我的患者,但是醫者父母心這話你聽過嗎?”宋一然神態自若的往前走了一步,“你就讓我給他看看吧,用不了多長時間?!?

    宋一然看著雷千鈞,覺得自己和眼前這個男人之間仿佛,像是隔了一個世紀那么久。

    雷千鈞半瞇著眸子看著宋一然,更多的是疑惑和不解,小兔子膽子變大了。

    “行不行?”宋一色很快收回目光,“哪怕讓我給他打一劑止痛針也行?!?

    胡子男有點不太相信,他下意識的覺得宋一然再逗他。

    “你是不是逗我玩呢?”

    宋一然笑了一下,很痛快的承認了,“對啊,我就是再逗你玩??!”

    那胡子男立刻把匕首從雷千鈞的脖子上移開,用匕首指著宋一然,“你信不信我他嗎的宰了你……”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宋一然的手腕突然一抖,兩枚小石子激~~射~~而出,那男人的手腕連著被擊中兩下,其中一枚小石子還打中他的麻筋,他手腕一松,匕首當下從他手中掉落。

    “??!”胡子男吃痛大叫一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在這時候,宋一然手里的口罩也飛了過去,正好砸在胡子男的臉上。

    胡子男有一種被戲耍了的恥辱,他急忙把口罩從臉上扒下去,卻發現自己手里的人質已經被那個女人拉到一邊去了,而自己的匕首居然也被她撿走了。

    胡子男來不及多想,二話不說就朝著宋一然撲了過去,他不相信這個瘦弱的女人會有打敗自己的本事,他只是一時大意,被這個女人騙了。

    殊不知所有要命的事,都是因為一時大意。

    胡子男知道自己時間不多,如果不能立刻制服這個人,那么外頭那些辦案的就會適時的沖進來,他們都是有木倉的,到時候自己就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只有搶先一步將那可惡的女人收拾了,他才有活著的希望。

    可惜想法美好,現實殘忍。他快,宋一然比他還快,早在胡子男起步的時候,宋一然手里的匕首就飛了出去。

    玩這個,她可是行家,指哪兒扔哪兒,扔得又快又準!

    胡子男根本來不及閃躲,只覺得肩膀上傳來一陣劇痛,整個人不自覺得往后倒,連平衡都難以掌握了,整個人一下子撞到藥品柜,將里面的藥品撞得稀里嘩啦的。

    就在這時候,辦案人員開始撞門了。

    胡子男把心一橫,把手摸向腰間,立刻就想拉響雷館兒,和大伙同歸于盡。

    宋一然兩步竄過去,一個漂亮的回旋踢,直接踢到胡子男的腦袋上。巨大的沖擊力直接把胡子男踢暈了過去,他眼睛一翻,整個人瞬間失去意識,靠在藥品柜上慢慢下滑,直接坐到了地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