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腳踏實地的態度,讓兩位干事很滿意。之前他們還曾經擔心,宋一然年紀小,又立了功,會不會目空一切,狂妄自大,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

    現在看,這孩子還是很是明白事理的,思想也很進步,難怪會做出舍己救人的事情來。

    “中醫學徒的工資可不高??!而且工作學習內容相對枯燥,你能適應嘛?”

    其實說白了,中醫門診樓那邊,太冷清了。一般有理想,有報復的年輕人,根本不愿意蹲在那里長蘑菇。

    相反,宋一然覺得那里挺好的,適合她。

    學西醫,她是科班出身,軍醫大學的碩士生。

    學中醫,她就是個野路子,根本沒有系統學過。如果能在正規的中醫大夫身邊當學徒,多學點中醫知識,也是不錯的。

    “既然你想好了,那么就這樣辦吧!這幾天你先適應一下,等你覺得自己適應好了,隨時可以去中醫門診樓那邊報道,最晚不超過下周一?!?

    宋一然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對了,你的住宿問題需要醫院幫你解決嗎?”這一點,其實他們也早就有考慮了,但是還是想聽聽宋一然的想法。

    宋一然不想留在洪家,醫院的職工宿舍更適合她。

    “我一個人,住宿舍應該更方便一些?!彼我蝗晃實潰骸翱梢隕昵脛骯に奚崧??”

    劉鳳英點頭,表示道:“我們醫院職工的住房問題也很緊張,沒有辦法給你安排到家屬樓那邊,但是可以給你安排一間單人的宿舍?!?

    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

    這年頭,職工的住房問題都是單位分配的。

    分房原則是看職稱的,資歷老,地位高,對單位貢獻大的員工,自然優先考慮住房問題。再有就是家里特別困難的,也要酌情考慮。像宋一然這樣,才把關系落進來,就想得到分房的,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醫院再怎么樣重視她的立功問題,也不可能干出這樣的事情來,對那些老員工沒辦法交待??!

    當然,宋一然救了兩條人命,還協助抓到了匪徒,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經過商量,他們決定給宋一然準備一間單人宿舍。

    現在集體宿舍都是八人間,有的單位效益不好,可能還有十人間,十二人間,所以說單人宿舍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

    宋一然對此表示滿意,這已經很不容易了。

    雙方雙說了一些場面話,這次談話就基本結束了。

    “小宋同志,歡迎你來到縣醫院,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希望你在這兒發光發熱,發揚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

    宋一然笑著點頭,心里卻在想,你高興就好。

    當天下午,宋一然就拿到了宿舍的鑰匙,然后去看了看她的新家。

    這時候職工分的住房有樓房,有平房,集體宿舍一般都是平房,也有把筒子樓改成集體宿舍的。醫院沒安排宋一然住進大集體宿舍,反而在中醫門診樓后邊的小樓里給她安排了一間獨立的房間。

    這層小樓一共就兩層,筒子樓結構,看著年代久遠,有些破舊。整體外墻是那種老照片里才能看到的紅磚墻,爬山虎繞過了大半個樓的墻體,窗戶還是那種格子窗樣式的,玻璃縫隙還是用膩子打實的。

    處處都透著年代的氣息。

    宋一然手里的鑰匙上貼著一塊醫用膠布,上面寫著:2-207

    二單元。

    宋一然很順利的找到了二單元,因為樓很小,一共就兩個單元門。她拿著鑰匙上了二樓,樓梯很老舊,走廊里光線也不夠,看起來有點陰暗。走廊過道里推著不少東西,有自行車,有蜂窩煤,還有各家各戶的生活用品,腌咸菜的壇子,漬酸菜的大缸。

    生活氣息很是濃郁。

    公共廁所,公共廚房,也沒有公共取暖措施。雖然是樓房,但是聽說要自己買煤,點爐子取暖。

    還好宋一然對這些硬件條件要求不高,她畢竟是個見慣后世繁華的人??!真要是讓她挑三揀四的,估計這縣里也找不出幾個她能住的地方。

    她很快找到了二零七,發現這是一個靠角落的位置,門口旁邊就是走廊的窗戶,看起來有點破舊。

    宋一然打開門,發現屋里出人意料的干凈整潔,窗戶玻璃被擦拭得干凈透亮,看樣子之前應該是被人打掃過了。

    英雄的待遇,似乎還不錯。

    屋里很空曠,只有一張單人床,木頭架子看起來很結實,就是年頭有點頭,上面的漆都掉沒了。目測,應該是一米八*一米二的床,比她之前想的要好多了。

    屋里干干凈凈,啥也沒有,看來要買不少東西??!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站在門口敲了敲門,宋一然回過頭去,瞧見了一位四十歲左右,穿著打扮都很出眾的女人。

    她穿的衣裳都是八成新的,料子呢的上衣,卡其料褲子,腳上蹬的是牛皮的皮鞋。她梳短發,這種發型相當于后世的學生頭,在這個年代有個很火的名字,叫五號頭,雖然跟她的年紀不太相符,但是很適合她,讓人印象深刻。

    女人身材很不錯,皮膚也算白皙,只是眼角的紋路和微微下耷的嘴角,暴露了她的年紀。

    “您是……”

    “你姓宋?”女人的聲音很好聽,表情雖然為零,但是目光中沒有鄙視和惡意,應該還算是個可以接觸的人。

    “是的?!?

    “我住你斜對面,105,姓錢?!?

    宋一然點了點頭,“你好!”

    “我這人不喜歡吵鬧,你一個人住,最好不要帶朋友過來,就算帶朋友過來,也希望你們不要吵吵鬧鬧,高聲交談,到時候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宋一然還沒等表態呢,姓錢的轉身就走了。

    What???

    宋一然啼笑皆非,這也太不友好了吧?下馬威嗎?

    后來她才知道,自己的這位新鄰居,不但潔癖,強迫癥,還是堅定的獨身主義,四十多了,沒成家,自己一個過人得特別逍遙自在。

    這個年代,二十四五歲還沒結婚的話,就已經大齡青年了。獨身不成家的人,那得承受多大壓力??!

    你別說,光是這一點,宋一然就挺佩服那位錢媛,活得還真是瀟灑。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