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跟老大爷道了谢,就迈着小碎步往里面走,目光时不时的落在废品堆里的某件物品上,她在找宝贝。

    越是看着不起眼的东西,越可能有猫腻,只是寻常人看不到罢了。

    就像那些翡翠原石,也是主人家千辛万苦淘来的,还没等解开呢,就被人抄了当成破石头堆在这里。

    若不是她有透视这项异能,只怕也会把宝贝当成破烂吧!

    宋一然好久没用异能了,攒足了能量打量在今天好好淘一回宝。她拥有异能快四年的时间了,从来不知道异能到底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样难持运转的。反正她想用就用了,好像对自身没有什么损害。

    当然,她以前也怀疑过,大爆炸时那些莫名其妙刺进双眼里的白光,或许就是异能的来源。但是这根本无证可考,异能到底能一直存在,还是消耗掉那些所谓的光以后就不在了?宋一然不得而知。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是不想用异能的,但是奇怪的是,每次她脑袋里有一丁点使用异能的念头,异能就会自己蹦出来,堪比人工智能。

    后来,她也看开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爱咋咋地吧!

    宋一然直接放弃破书旧本这一块,时间紧迫,她还是挑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吧!

    场地很大,她一个人扎进去,很快就被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旧物淹没了。

    旧的轮胎,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废铜烂铁倒是有不少,只是这些对宋一然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很快她就觉得脸疼。

    一在块篮球那么大的铁疙瘩中,宋一然看到了金灿灿的一团,那铁疙瘩明显就是被人特意拼焊成那副模样的,实际上,里面有好多金块,金块似乎是被高温融化了,整体卡在铁疙瘩里面,晃动铁疙瘩的时候,会感觉这个东西像是实心的,听不到异响。但实际上,重量来自于铁疙瘩里面的金疙瘩。

    真是好东西。

    宋一然双眼冒光,连忙走过去,四下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她把铁疙瘩收到空间里,顺便把地上的其他东西拽过来,掩饰一下地上的痕迹。

    她又发现一把半大的小铁锹,这铁锹没有啥其它价值,就是大小合适,宋一然觉得自己正好需要,就把它拿在手上掂了掂,准备一会儿‘光明正大’地拿出去付钱。

    结果没走两步,她就看到一对品相极好的胆瓶,也不是很在,倒在一堆破石烂瓦之中,居然没有一点损坏。

    宋一然实在不懂瓷器和古董,这些玩意在她眼里都是一样的。她只是单纯听人说,这十几年间许多国宝被毁于一旦,许多瑰宝被人当成废铜烂铁扔在收购站,惨遭破坏。

    所以瓷瓶啊,瓷器这类东西,宋一然只要看见就收。将来年头太平了,要是能证明这些东西都是真的,她就上交国家,也算是为国家挽回损失了,不白活一回。

    太大件,太惹眼的东西她也不敢收,只是挑了一件小件的瓷器、青铜器,还有看起来挺值钱的东西收到空间里。

    有些佛像木雕坏得很严重,宋一然也不嫌弃,巴掌大的铜像,铜镜她也收了不少。

    只是没有再见到翡翠和黄金。

    县里的收获,居然没有在镇上的收获大,难道说县里的人见识更多一些,知道这里面有宝贝,所以捷足先登了?

    估计跟她有一样想法的人也不少,那些她希望找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也不一定。

    宋一然转了一圈,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赶紧去挑她要的柜子。

    石棉瓦搭建的棚子里,有很多大小不一的柜子,有的年头久远,一看就是没有精心养护,很破旧了。有的却有六七成新,看起来还不错。

    哎?

    宋一然有点看不懂了。

    墙角堆着两个长方形的小箱子,比过去那种老式炕柜箱子要大一点,外表看起来黑乎乎的,瞧不出原本是什么颜色。

    宋一然走过去摸了摸,两只箱子看起来大小相同,款式也相同,应该是一对来的。

    “看中这个了?”不知道何时,那个老夏站在了宋一然的背后。

    宋一然像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扯开一个笑容,“那个,我看这对箱子比较旧,应该会便宜点吧?”

    “这是红松木的?!?

    宋一然摇了摇头,表示不懂,“多少钱???”

    “一对四十五块?!?

    宋一然吃惊,“这,这么贵??!这是旧箱子??!”

    那个老夏瘦得有些凹陷的脸上闪过一抹讥讽,“这还贵?买不起别买???”

    宋一然有些局促不安,“能便宜点吗?”

    老夏打量了宋一然一眼,“这都是公家的定的价格,我们说了可不算!”

    “哦!”宋一然捏了捏衣角,低下头,“那,那买一只箱子呢?行不?”

    老夏突然问她,“你在哪个单位上班???”

    宋一然眼里闪过一抹惊喜,“你们还管送货?。??那太好了!”

    老夏皱眉,“谁管送货??!这一只箱子,加上你手里的铁锹,一共二十五块钱,爱买不买?!?

    “你这是什么态度??!”宋一然像是生气了,把手里的铁锹往旁边一扔,“不买了!真是的,我又不是来花钱买气受的?!彼低昃投钠庾?,看起来十分生气。

    老夏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半天,冷哼一声,干活去了。

    看门大爷还问宋一然呢,“姑娘,你挑好东西了吗?”

    “没有,态度差的很,大家都是工人阶~~~级,为什么他对我横眉冷对的,好像对待敌人那样?!彼我蝗缓苁苌说难?,“大爷,我不买了!”说完离开了收购站。

    看大门的老头摇了摇头,“这个老夏,又犯驴脾气了?!?

    宋一然一路快行,很快就离开了废品收购站,来到了县里中心地带。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就回到了县医院。

    箱子没买,但是她却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对箱子里有猫腻!

    那个老夏,很不一般嘛,他走路毫无声息一样,要不是自己耳力过人,只怕还发现不了他。

    一个普通职工,为什么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自己身后?

    七零异能小娇妻

    七零异能小娇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