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七几的大小伙子站在宋一然面前,只会傻笑,挠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旁边那个老大姐,一个劲儿的捅他的后腰,“你跟人家姑娘介绍一下自己??!”

    擦?。?!

    真是活久见!

    那位大姐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吧?居然就敢把儿子带过来相看,大姐你疯了吗?想儿媳妇想疯了?

    “不用了,师傅你回去干活吧!我自己能行?!?

    大姐连忙道:“那咋能行呢!你看你一个小姑娘,细皮嫩肉的,细胳膊细腿的,这东西这么重,总得有人帮忙收拾不是?”

    宋一然尴尬的笑了笑,“真不用了!”

    大姐恨铁不成钢的推了自己儿子一把,“你快去??!”

    宋一然挑中了一只铁箱子。

    食品厂的仓库里放着的旧物,大多都是厂子里淘汰下来的东西,家居用的那种木箱子是没有的,但是有两个容量不小的铁箱子,看起来应该是更衣室,或者是材料室替换下来的。

    这个铁箱子有半人高,成长方形,箱子是那种中规中矩的造型,有盖子。里面是有隔层的,隔板也是铁制的,边缘位置打磨过了,看起来没有那么锋利。而且铁箱子外面挂锁扣上焊上去的,看起来异常结实,随便买一只锁头就可以挂上去。

    这样一只铁箱子,完全可以充当柜子用了,里面放点衣裳,个人生活用品,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是外观上看来,它没那么好看罢了。

    宋一然要柜子只是装装样子,她手里真正的贵重物品都放到空间里去了,所以这只大铁箱子完全符合她的需求。

    小伙子特别实在,上来连话都不说,直接搬着大箱子往外走。

    他的力气还不错,但是箱子又大又笨重,他一个人挪,确实有些费劲。大姐为了能顺利娶到儿媳妇也是拼了,母子俩费劲巴拉的抬,终于是把大箱子抬到了院子里。

    小伙子冲宋一然傻笑,宋一然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进屋里去挑东西

    大姐趁机跟儿子说悄悄话,“那姑娘模样没的挑,家里没老人没负担。她是我们厂长的亲戚,又是医院的正式职工,这样好的条件你上哪儿找去?”

    “嗯?!毙』镒踊安欢?,心里有数,知道宋一然的条件很好,未必看得上自己。但是,他一眼就相中那姑娘了!就算明知道两个人有些差距,他也想试试。

    “你倒是说话??!光嗯,光嗯能娶到媳妇?”大姐急得直冒火星子,“一会儿厂里安排车帮她搬东西,你也跟过去,帮忙把东西搬上楼,知道不?到了屋,有点眼力见,勤快点?!?

    小伙子越想越害羞,要不是肤色太黑,估计脸这会儿都要红成一块红布了。

    “哎哟,你瞅瞅,你就是像老曲家人,一点都不像我,你要是像我,能像现在这样,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吗?我瞧着那姑娘是个会过日子的,你可得给我争点脸?!?

    老大姐姓袁,嫁的男人姓曲,她是一个特别外向,能言善道的人,偏偏嫁了一个锯嘴葫芦,连带着两个儿子都随了老曲,只知道闷头干活,不会说话。

    娘俩说话的工夫,宋一然又挑了一个小炉子出来,只有炉子,炉壁,没有炉筒。

    大姐一看,特别热心地道:“炉筒也有,你等着啊,我记着旁边有个小仓房?!?

    宋一然连忙道:“大姐,我是来捡漏的,不是打劫的?!?

    老大姐笑得那叫一个和蔼可亲,“叫啥大姐啊~我这岁数,长你一辈,叫姨,叫婶儿也行!”开玩笑,叫姐就差了一辈,咋跟儿子处对象??!

    宋一然尬笑了一下,从善如流地道:“阿姨??!炉筒子我回去再研究吧,这毕竟都是厂里的东西,不太好?!?

    “有啥不好的??!”老大姐道:“副厂长都发话了!再说这本来就是厂里要处理的东西。我这个后勤部的主任,总不能坚守自盗吧!”

    哇塞,看不出来这大姐还是个主任呢!

    嗯,这的头,似乎主任多如牛毛。要是说有分量,还得是车间主任,权力不小,而且管理能力强。后勤主任,貌似有油水可捞??!

    “那行吧!”宋一然算是接受了大姐的好意,反正合理合法就行。

    又折腾了一会儿,宋一然就挑好了所有的东西。一只铁箱子、一张小桌子、两把椅子,还有炉子和炉筒一套,另外还有一捆铁丝。

    宋一然准备用铁丝在屋里拉了个晾衣服,毛巾的地方。

    大姐很热心的让儿子帮宋一然搬搬抬抬,宋一然微微皱收,“阿姨,你还是让你儿子回去吧,别耽误工作?!?

    人家也没说要跟你相亲,她总不能直接跟人家说,我没看上你儿子吧?那也太自以为是了。

    “没事,反正他的活儿也不忙?!痹蠼闶谴蚨ㄖ饕馊米约憾痈我蝗欢嘟哟ソ哟?,“再说,这些东西你自己咋搬上楼?就你这小身板,还不累坏了?”

    宋一然想了想,就道:“我对象能帮我干活,就不麻烦你们了?!?

    袁大姐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有对象了?”

    宋一然点了点头,心想这下子总得知难而退了吧!

    她想得挺美,谁知道袁大姐技高一筹,“哦,那正好,让我儿子给你对象搭把手,两个人干活更快一点?!?

    宋一然暗暗吐槽,这袁大姐还真是……

    小曲私下里问袁大姐,“妈,人家,人家姑娘都有对象了?!?

    袁大姐轻笑,“你妈我吃的盐比她吃的饭都多,她哪儿是有对象??!人家姑娘是看出了我的意思,没瞧上你,又不好明着拒绝,所以才会这么说的。你呀,要是有人家一半聪明,我也不用在这儿上火了,赶紧给我用点心吧!”

    天下当娘的都一样,就没有不为子女操心的。

    就这样,宋一然用很少的钱,买了好几样东西,还坐着食品厂的马车,把这些东西都拉了回去。

    袁大姐和那个小曲,也跟她同行回了县医院,说是帮忙搭把手。

    其实宋一然心里清楚,袁大姐就是不相信她有对象,这是要跟她打消耗战,非要她的把戏拆穿了不可。

    真是……

    宋一然还来不及产生什么挫败感,突然发现楼门前站了一个人,她嘴角含笑,心想,真是神助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