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七幾的大小伙子站在宋一然面前,只會傻笑,撓頭,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旁邊那個老大姐,一個勁兒的捅他的后腰,“你跟人家姑娘介紹一下自己??!”

    擦?。?!

    真是活久見!

    那位大姐還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吧?居然就敢把兒子帶過來相看,大姐你瘋了嗎?想兒媳婦想瘋了?

    “不用了,師傅你回去干活吧!我自己能行?!?

    大姐連忙道:“那咋能行呢!你看你一個小姑娘,細皮嫩肉的,細胳膊細腿的,這東西這么重,總得有人幫忙收拾不是?”

    宋一然尷尬的笑了笑,“真不用了!”

    大姐恨鐵不成鋼的推了自己兒子一把,“你快去??!”

    宋一然挑中了一只鐵箱子。

    食品廠的倉庫里放著的舊物,大多都是廠子里淘汰下來的東西,家居用的那種木箱子是沒有的,但是有兩個容量不小的鐵箱子,看起來應該是更衣室,或者是材料室替換下來的。

    這個鐵箱子有半人高,成長方形,箱子是那種中規中矩的造型,有蓋子。里面是有隔層的,隔板也是鐵制的,邊緣位置打磨過了,看起來沒有那么鋒利。而且鐵箱子外面掛鎖扣上焊上去的,看起來異常結實,隨便買一只鎖頭就可以掛上去。

    這樣一只鐵箱子,完全可以充當柜子用了,里面放點衣裳,個人生活用品,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只是外觀上看來,它沒那么好看罷了。

    宋一然要柜子只是裝裝樣子,她手里真正的貴重物品都放到空間里去了,所以這只大鐵箱子完全符合她的需求。

    小伙子特別實在,上來連話都不說,直接搬著大箱子往外走。

    他的力氣還不錯,但是箱子又大又笨重,他一個人挪,確實有些費勁。大姐為了能順利娶到兒媳婦也是拼了,母子倆費勁巴拉的抬,終于是把大箱子抬到了院子里。

    小伙子沖宋一然傻笑,宋一然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進屋里去挑東西

    大姐趁機跟兒子說悄悄話,“那姑娘模樣沒的挑,家里沒老人沒負擔。她是我們廠長的親戚,又是醫院的正式職工,這樣好的條件你上哪兒找去?”

    “嗯?!斃』鎰踴安歡?,心里有數,知道宋一然的條件很好,未必看得上自己。但是,他一眼就相中那姑娘了!就算明知道兩個人有些差距,他也想試試。

    “你倒是說話??!光嗯,光嗯能娶到媳婦?”大姐急得直冒火星子,“一會兒廠里安排車幫她搬東西,你也跟過去,幫忙把東西搬上樓,知道不?到了屋,有點眼力見,勤快點?!?

    小伙子越想越害羞,要不是膚色太黑,估計臉這會兒都要紅成一塊紅布了。

    “哎喲,你瞅瞅,你就是像老曲家人,一點都不像我,你要是像我,能像現在這樣,八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嗎?我瞧著那姑娘是個會過日子的,你可得給我爭點臉?!?

    老大姐姓袁,嫁的男人姓曲,她是一個特別外向,能言善道的人,偏偏嫁了一個鋸嘴葫蘆,連帶著兩個兒子都隨了老曲,只知道悶頭干活,不會說話。

    娘倆說話的工夫,宋一然又挑了一個小爐子出來,只有爐子,爐壁,沒有爐筒。

    大姐一看,特別熱心地道:“爐筒也有,你等著啊,我記著旁邊有個小倉房?!?

    宋一然連忙道:“大姐,我是來撿漏的,不是打劫的?!?

    老大姐笑得那叫一個和藹可親,“叫啥大姐啊~我這歲數,長你一輩,叫姨,叫嬸兒也行!”開玩笑,叫姐就差了一輩,咋跟兒子處對象??!

    宋一然尬笑了一下,從善如流地道:“阿姨??!爐筒子我回去再研究吧,這畢竟都是廠里的東西,不太好?!?

    “有啥不好的??!”老大姐道:“副廠長都發話了!再說這本來就是廠里要處理的東西。我這個后勤部的主任,總不能堅守自盜吧!”

    哇塞,看不出來這大姐還是個主任呢!

    嗯,這的頭,似乎主任多如牛毛。要是說有分量,還得是車間主任,權力不小,而且管理能力強。后勤主任,貌似有油水可撈??!

    “那行吧!”宋一然算是接受了大姐的好意,反正合理合法就行。

    又折騰了一會兒,宋一然就挑好了所有的東西。一只鐵箱子、一張小桌子、兩把椅子,還有爐子和爐筒一套,另外還有一捆鐵絲。

    宋一然準備用鐵絲在屋里拉了個晾衣服,毛巾的地方。

    大姐很熱心的讓兒子幫宋一然搬搬抬抬,宋一然微微皺收,“阿姨,你還是讓你兒子回去吧,別耽誤工作?!?

    人家也沒說要跟你相親,她總不能直接跟人家說,我沒看上你兒子吧?那也太自以為是了。

    “沒事,反正他的活兒也不忙?!痹蠼閌譴蚨ㄖ饕餿米約憾癰我蝗歡嘟喲ソ喲?,“再說,這些東西你自己咋搬上樓?就你這小身板,還不累壞了?”

    宋一然想了想,就道:“我對象能幫我干活,就不麻煩你們了?!?

    袁大姐愣了一下,然后問道:“你有對象了?”

    宋一然點了點頭,心想這下子總得知難而退了吧!

    她想得挺美,誰知道袁大姐技高一籌,“哦,那正好,讓我兒子給你對象搭把手,兩個人干活更快一點?!?

    宋一然暗暗吐槽,這袁大姐還真是……

    小曲私下里問袁大姐,“媽,人家,人家姑娘都有對象了?!?

    袁大姐輕笑,“你媽我吃的鹽比她吃的飯都多,她哪兒是有對象??!人家姑娘是看出了我的意思,沒瞧上你,又不好明著拒絕,所以才會這么說的。你呀,要是有人家一半聰明,我也不用在這兒上火了,趕緊給我用點心吧!”

    天下當娘的都一樣,就沒有不為子女操心的。

    就這樣,宋一然用很少的錢,買了好幾樣東西,還坐著食品廠的馬車,把這些東西都拉了回去。

    袁大姐和那個小曲,也跟她同行回了縣醫院,說是幫忙搭把手。

    其實宋一然心里清楚,袁大姐就是不相信她有對象,這是要跟她打消耗戰,非要她的把戲拆穿了不可。

    真是……

    宋一然還來不及產生什么挫敗感,突然發現樓門前站了一個人,她嘴角含笑,心想,真是神助功~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